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朵朵急得扑通跪了下来,朝陶凉玉磕头,“若是奴婢没能请到夫人过去,欢姨娘定会责罚奴婢,求夫人可怜可怜奴婢,移步过去一趟。”

  侍雨想再说什么,但陶凉玉不忍朵朵被责罚,出声说道:“那就先过去她那儿吧。”

  侍雨很不赞同她总是这么容易让步,“夫人,咱们不是还有事要办。”

  “也不差这一时半刻。”陶凉玉知道侍雨一心向着她,拍拍她的手安抚着。

  “多谢夫人。”朵朵赶紧起身领着几人过去。

  “噫,怎么不走廊道那儿呢?”见她绕了远路,弄梅出声问。

  朵朵回头答道:“昨儿个下了一夜的雪,今早雪化了,通往欢姨娘住的跨院的廊道又湿又滑,不好走,奴婢这才领夫人从这儿过去。”

  “没人清理吗?”陶凉玉疑惑的问。

  朵朵解释,“这要过年了,大伙都忙着除尘打扫,一时半会还抽不出人手去清理。”

  一行人从花园过去,此刻正值冬天,百花凋零,唯独寒梅独绽,尤其宋忆风又偏爱腊梅,是故花园里栽种了成片的腊梅树,此刻树上盛开了一片嫣红的花朵,为花园增添了一抹艳丽。

  朵朵忽地停下脚步,朝左侧的方向望去,讶然的噫了声,“咦,欢姨娘在那里。”

  陶凉玉几人也抬头望过去,见在欢姨娘面前站了个蓄着落腮鬅,约莫三十岁的高壮男子,她认出那是马管事,他先前掌管布庄,前一阵子被调到粮行去了,两人不知在说着什么,忽地,欢姨娘冷不防的倒向他怀里。

  下一瞬,就见欢姨娘扯着喉咙大喊,“啊,非礼啊,快来人——”

  陶凉玉几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就见有两名家丁跑过去,在欢姨娘的命令下抓住马管事。

  “我没有轻薄她,你们放开我!”马管事愤怒的大吼。

  “你还敢狡辩,把他给我绑到庄主那儿去。”欢姨娘娇斥。

  见到欢姨娘让家丁押着马管事离开,陶凉玉目瞪口呆。

  “方才是怎么回事?”她总觉得事情似乎不像欢姨娘所说的那样,怀疑自个儿是不是眼花漏看了什么。

  侍雨有些迟疑的说:“奴婢怎么觉得方才是欢姨娘自个儿扑向他怀里的?”这事关系到欢姨娘的清白,故而她说得有些小心。

  “我瞧着也是。”弄梅也说道。

  “若是这样,那欢姨娘为何要诬赖他?”陶凉玉诧讶又不解。

  弄梅出声询问领她们过来的朵朵,“你不是说欢姨娘请夫人过去喝茶,有事情想同她商量,她怎么不在自个儿的跨院等着,跑来花园了?”

  朵朵低眉敛目的答道:“这奴婢也不知,兴许是想出来迎接夫人吧。”

  侍雨禁不住好奇,提议道:“夫人,您不是正好也要去找庄主吗,要不咱们跟去瞧瞧?”

  “嗯。”陶凉玉也很想知道为何会这般,一行人遂转往宋忆风的书斋。

  来到书斋门口,几人从开启的大门便能瞧见里头的情景。

  屋里,欢姨娘正满脸怒容的指控马管事——

  “我见他一人独自在花园里徘徊,以为他是迷路了,遂好心上前想为他引路,哪里知道这说着说着,他竟然就一把拉过我,抱在怀里,想轻薄我。”说到这儿她一脸屈辱,“庄主,我虽然出身青楼,可也不是个随便的女子,您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不能教我平白被人欺辱了去。”

  马管事激动的驳斥,“没这回事,庄主,这些全是她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今儿个庄主召见我,老管事领我进来时,说让我候在花园等您,我这才会在花园里。”

  他跟随宋忆风有十来年了,从一名伙计做起,因能力不错,做事勤快又负责,在五、六年前被提拔为布庄的管事,不久前又被调到粮行去当大掌柜,掌管乐云庄旗下最大的买卖。

  不让他说完,欢姨娘打断他的话,哭诉着,“分明就是你见色起心,见四下无人,这才轻薄调戏于我,你以为我出身青楼便可以随你欺辱吗?庄主,您一定要严惩这人,否则我不要活了。”她拿着手绢掩面哭道。

  宋忆风俊朗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怒色,喝斥,“马清其,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马清其又惊又怒的喊冤,“庄主,绝无此事,您不能听她一面之词,是她在诬赖我。”

  宋忆风沉下脸厉色质问:“你说是她诬赖你,那么我问你,她与你昔日可有任何冤仇?”

  他一愣,回道:“没有。”

  “既没有,她为何要诬赖你?这事关她的名节,她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宋忆风连声诘问。

  马清其那张蓄着落腮胡的粗犷面容,被他问得一阵青一阵白,“我……不管庄主相不相信,总之,我绝没有做过这种事,我可以对天发誓。”他抬起手,情绪激愤的指天为誓。

  看到此,陶凉玉快步走进来,插话道:“相公,这件事我可以作证,那时我恰巧经过看见了。”

  见到她出言相帮,马清其宛如看见了救星,急切的开口,“夫人,您真的瞧见了,当时我确实没有动手轻薄欢姨娘,对吗?”

  陶凉玉用力点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当时马管事确实没有对欢姨娘有轻薄之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