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夫人、夫人,不好了!”

  侍雨开门出去斥道,“怎么大呼小叫的,还有没有规矩。”

  “侍雨姊,我有事要求见夫人。”一名丫鬟神色焦急的道。

  “什么事?”侍雨认出这丫鬟是被派去服侍欢姨娘的丫头朵朵。

  “昭宜小姐与欢姨娘打起来了。”

  “她们俩怎么会打起来?”侍雨诧道。

  在书房里的陶凉玉听见她们的谈话,吩咐道:“侍雨,让她进来。”

  朵朵闻言,急忙越过侍雨走进去,“奴婢见过夫人。”

  “你适才说昭宜小姐与欢姨娘怎么了?”陶凉玉问,她方才没听得很清楚。

  “她们俩在靠近花园的回廊那儿打起来了,奴婢求夫人去阻止她们。”

  “昭宜为何要打欢姨娘?”陶凉玉讶问。

  “是欢姨娘不小心碰撞到了昭宜小姐,这才触怒了她。”

  “只是碰撞到,昭宜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打欢姨娘?”陶凉玉有些吃惊。

  “奴婢也不知道,昭宜小姐很生气,奴婢怕她会将欢姨娘给打死,求夫人快去救她。”朵朵说着跪了下来央求道。

  “你快起来,我这就过去看看。”陶凉玉搁下算盘,跟着朵朵过去。

  几人来到那处廊道上,果然看见欢姨娘与李昭宜真的扭打成一团。

  “你这人尽可夫的下作婊子,忆风哥定是被你给下了蛊,这才会迷了心瞧上你这贱人!”李昭宜一边咒骂她,一边满脸恚怒的抓了欢姨娘一爪子。

  俞欢看似柔弱无力的回避着她,但在接近她时,则嘲讽的低声骂了回去,“我知道你定是嫉妒我得到了庄主的宠爱,才这般辱骂我,你别妄想了,凭你这丑八怪是入不了庄主的眼,趁早死了心找个人嫁了吧,否则等你再老一些,就没人要你这老姑婆了。”

  “你说谁是丑八怪、老姑婆?”李昭宜被她的话给激得怒火更炽,想扯住她的头发,却被她快一步给避开了,她不死心的再扑上去。

  趁着她再扑过来时,俞欢又嘲笑的对她说:“都二十好几还没嫁人,不是老姑婆是什么?也是,你长得这么丑,嘴毒心肠也毒,莫怪没人敢要你!”她的嗓音很轻,除了李昭宜没人听见。

  因此看在围观的下人们眼里,就像是李昭宜单方面在对她施暴和咒骂,而俞欢则是被迫还手。

  才刚到的陶凉玉见到此情景,也这么认为,正想上前劝阻时,被侍雨拦下了。

  “夫人,先别忙着过去,再等一会儿。”

  “这是为何?”

  因为她见了欢姨娘被打,觉得大快人心,但这种话侍雨不好老实说出来,只说道:“咱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先看看再说。”

  就连弄梅也表示,“夫人,侍雨说的没错,再等会儿吧。”

  在两人的劝说下,陶凉玉只好继续旁观。

  “你这婊子胆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李昭宜震怒的咒骂着,扑过去想搧欢姨娘巴掌,俞欢不着痕迹的抬起一脚绊了她一下,李昭宜冷不防被绊倒,她脸朝下,鼻子狠狠撞向地面,疼得她惨叫出声。

  附近围观的下人们见状不由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欸,以往昭宜小姐性子虽然高傲,但举止也挺斯文有礼的,没想到竟也有这么泼辣的一面。”

  “可不是,瞧她那一副凶悍的模样,还真教人开了眼界。”

  “瞧,她想打欢姨娘,反倒让自个儿摔了一跤哩。”

  李昭宜仗着是庄主的表妹,没少拿身分欺压使唤他们,如今见她竟公然与庄主新纳的姨娘打成一团,下人们全都抱持着看好戏的心态在一旁围观,没人上去劝阻。

  而李昭宜的侍婢虽然想阻止自家主子,但无奈她们拉都拉不开她。

  至于欢姨娘的两名侍婢,其中一人杵在一旁,一脸束手无策的表情,另一人则站在陶凉玉身旁,神色虽急切,却也并未上前。

  忽然间,不知有谁说了声,“噫,庄主来了。”

  听见的下人赶紧跑了,否则让庄主见到他们这些下人在围观主子们打架,弄得不好可会被牵累受罚。

  没听见的下人还一脸津津有味的看着李昭宜跌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用着恶毒的言词咒骂着俞欢——

  “你这千人枕万人骑的妓女,你那身子简直就同臭水沟里的水一样肮脏,你定是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才蛊惑了忆风哥,你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一定会揭露你的真面目,让忆风哥把你赶出去。”

  陶凉玉错愕的望着前面披头散发、彷佛疯妇一般的李昭宜,无法相信这么不堪粗俗的话竟是出自她之口。

  她平素为人是有些高傲,可以前也不曾听过她口出恶言,怎么这会儿不仅动手,还如恶妇般对着欢姨娘咒骂不休。

  “这是怎么回事?”宋忆风面带怒容走过来,看向衣衫凌乱、钗横鬓乱的两人,“你们怎么弄成这样?”

  李昭宜捂着撞疼的鼻子愤而先告状,“忆风哥,是她,全是她打我的,你要为我作主,她才刚进门就出手殴打我,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宋忆风瞟了她一眼,看向俞欢,问道:“是你先动的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