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陶凉玉心中惶惶然,一时也无法可想,颔首道:“也好,那你找个时间问问孟兆。”

  同床共枕四年多,夜里入睡时,陶凉玉早已习惯窝在丈夫的怀里,被他拥着入眠。

  可如今躺在身侧的丈夫,白日里对她严苛以待也就罢了,夜里也不再如往昔那样与她相拥而眠。

  寒冬寂静的深夜里,没有他温暖的怀抱,她冷得难以入睡。

  犹豫了好半晌后,见他闭着眼,也不知睡着了没有,她小心翼翼的朝他挪了过去,悄悄靠向他怀里,见他没有推开她,她心头微喜,大胆的缩进他的怀抱里,拉起他的手圈抱住她。

  抬眼看着他,见他似是已睡着,她伸手轻轻抚摸着那张她熟稔无比的脸庞,她七岁时认识他,十七岁时嫁他为妻,如今两人成亲已四年多,他一直对她呵宠有加,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

  可思及他这两日的严厉,她委屈得忍不住喃喃低声问:“相公,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还是你厌了我?”

  宋忆风终是没忍住幽幽轻叹一声,张开眼望着她。

  “以前我以为将你保护在我的羽翼之下,便是对你好,可我后来发觉那是害了你,我不该把你养成一个无知又无能的女子,一旦遭人朦骗欺凌,便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束手待毙。”

  “没人会蒙骗欺凌我的。”她觉得他太多虑了。

  “那是因为这庄子里有我镇着,没人敢欺你,倘若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了呢,没人再能护着你,你有什么能耐和本事管得住这一庄子的下人?届时说不得就连下人都能恣意欺辱你。”

  “不会的,他们不会那么做,而且你怎么可能不在呢?”自她十岁那年被他接到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待她很好,她不相信有人会那么待她,她更加不相信身子一向健朗的丈夫,会有不在的一天。

  静默了好半晌,宋忆风才徐徐出声,“日后你便会明白这世事多变、人心难测。”他无法责怪她过于单纯天真,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将她保护得太好所致,让她不知人心险恶。

  但所幸现在还来得及,他会让她彻底明白人情的冷暖、人性的奸恶贪婪。

  她懵懵懂懂地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问道:“是不是只要我学会了看帐和算帐,你就不生我的气了?”

  他从没生她的气,他气的是他自己,但这些话他无法对她明言,只能说道:“等你哪天能担起主母该负的责任时,我就不生气了。”

  翌日,陶凉玉待在书房里,同方九继续学习如何算帐,而另一头在议事厅里,宋忆风召集了重要的部属齐聚一堂。

  宋忆风梭视着坐在底下的众人,最后目光扫过宋忆辰与李昭宜,神态一如往常那般,豪迈的朗声开口——

  “今日召大伙赶来,是有几件事要宣布。这第一件事是这一年来大家辛苦了,所以我打算从今年的盈利里再多提拨出一成出来,派发给所有人吃红。”

  随着他这话一落,在座的诸位掌柜、管事们,皆拊掌喝采,“好啊,咱们替底下的那些伙计们多谢庄主。”

  环顾众人皆满脸笑意,他抬起手示意底下的众人噤声,接着再宣布下一件事。“这第二件事,为了咱们乐云庄未来能有更好的发展,有部分的人手要重新另做安排。首先是陈大春、李长发两人调至油行,至于原本油行的管事和掌柜一个调到布庄、一个调到如虹酒楼……”他发布了一串新的安排。

  听毕后,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他突然做出如此大规模的调动有何深意,不过众人谨慎得没有立即出言相询。

  也在这批调动人员中的宋忆辰率先出声询问:“敢问大哥为何要把我调至马场,可是觉得我先前在粮行做得不好?”

  乐云庄旗下粮行的生意可比马场来得大多了,每日经手的银子至少就有数千两以上,一年下来数十万两跑不掉,至于马场一整年下来,顶了天也就两、三万两的银子。且在粮行里,他还能暗中从里头苛扣下不少油水,到了马场,就没有那么多油水可捞,因此他压根不想去马场。

  望向这位堂弟,宋忆风敛去了眸里所有的情绪,神色一如既往的解释。

  “咱们马场的生意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我这是打算借重你的才能,想看看能不能将马场发展起来,所以才将你调过去。”末了,他唇边荡开一抹笑意,说道:“不过若是忆辰你自认没这个能力,担不起重任,我倒也不勉强,不过可就要罚你去咱们旗下的如虹酒楼,做三天的小厮。”

  他这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

  有人笑道:“俺倒是想瞧瞧二爷当小厮的模样。”

  有人接腔揶揄,“要是二爷真去酒楼当三天小厮,我定日日去捧场。”

  其它人也纷纷取笑,不过这些人调侃的话皆没有恶意,众人只以为这是宋忆风有意想磨练磨练宋忆辰,故而将他调去乐云庄旗下最不赚钱的马场。

  宋忆辰即使再不想去,但如今面对这局面,逼得他不得不去,他心下暗恨的瞅了宋忆风一眼,可面上仍微笑的拱手答道:“这下可要辜负各位的期待了,我决定接下大哥交代的差事,非让马场的生意在我手里翻倍不可。”

  宋忆风赞许道:“不错,有气魄,我拭目以待。”说完这些,他最后看向李昭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