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

  这晚,陶凉玉做了红豆福糕,外头是糯米做的,里头包着红豆馅,软糯的滋味里充满了红豆的香甜,十分爽口。

  她将这红豆福糕捧到书房里给宋忆风,那张娇媚清艳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这是我做的红豆福糕,相公尝尝。”

  抬眸望着她脸上那甜美如花的笑颜,宋忆风藏住了眼里的心绪,语气严峻的训斥她。

  “端下去,以后别再做这些糕点了,这些自有厨子会做,你与其做这些,还不如多把心思花在学习看帐、算帐上头,便能早一日学会。”

  他的话宛如寒天里的冷水朝她兜头浇下,冻得她浑身一僵,她咬着唇看着不再如往常那般疼宠她的丈夫,脸上充满了委屈。

  “你知道我脑子生得笨,做不来那些事的。”

  他的嗓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你既然知道自个儿笨,就该比别人下更多的功夫来学。”

  她觉得自己彷佛完全不认得眼前这个男人了,不明白这样遽然的改变是因何而起,“为什么你非让我学这些不可?”

  “倘若你只是个下人,我不会强逼你学这些,可如今你是我宋忆风的妻子,是这乐云庄的女主人,连这些都不会,你要如何打理这偌大的庄子,如何使唤庄子里的那些下人?”他神色峻厉的质问她。

  她不平的为自个儿辩解,“可是我以前也不会这些……”

  “以前是我太纵容你了,以后,我不会再那般放纵你,我可不想让外人笑话咱们这乐云庄的女主人是个无能的废物。”

  被他这般斥骂,她羞惭得几乎要哭出来,一时无地自容,紧咬着下唇,转身跑了出去。

  他那句无能的废物彷佛恶咒不停的回荡在她耳边,戳刺着她的心和她的尊严。

  原来在他眼里,她竟是个无能的废物吗?

  忆及昔日两人那些甜蜜的恩爱,再想起他这两日冷漠和严厉的对待,她的心就如同此刻的寒风,冷得让她颤抖。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是她让他厌倦了吗?

  可以前她也什么都不会,他也没嫌弃过她,为何现在才来嫌弃她?

  她一路哭着回到寝院,侍雨和弄梅见她满脸泪痕,惊诧道:“夫人这是怎么了?为何哭成这般?”

  她摇着螓首,此刻她正伤心,不想说话,走回寝房,脱去鞋子,将自个儿整个人藏进了被褥里。

  “夫人。”侍雨和弄梅跟着走进来,担忧的相觑一眼,夫人先前端着糕点去书房给庄主时还眉开眼笑的,怎么这会儿却是哭着回来?

  听见被褥里隐隐传来的啜泣声,弄梅走过去轻拍着缠裹着她的被褥,哄问:“夫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就是呀,是谁欺负了您,您快告诉奴婢,奴婢替您出气去。”侍雨也接腔说。

  好半晌,陶凉玉才抽抽噎噎的探出了脸,脸上沾满了泪珠。

  “侍雨、弄梅,你们说我是不是个没用的废物?”

  侍雨闻言怒嗔,“夫人,是哪个奴才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跟您说这种话?奴婢让管事去打烂他那张嘴”

  陶凉玉哽咽的道:“是相公说的。”

  侍雨惊愕的张着嘴,差点被自个儿的唾沫给呛到,“是庄主?他怎么会对夫人说出这种话?”

  陶凉玉将适才在书房里的经过告诉她们,“……最后他说他不想让外人笑话咱们这乐云庄的女主人是个无能的废物。”

  “庄主这么说太过分了。”侍雨忿忿替她抱不平。

  弄梅则若有所思的忖道:“庄主这趟出门回来之后,整个人彷佛都变了,该不会是……”

  见她说到这儿便打住了话,侍雨连忙出声追问:“是什么?”

  瞥了陶凉玉一眼,弄梅犹豫了会儿才低声说了句,“会不会是中邪了?”

  侍雨听了之后,恍然大悟的叫道:“没错,庄主定是中邪了,否则他先前疼夫人疼得如珠如宝,连重话都舍不得说她一句,怎么会这趟回来之后,就变了个性子,对夫人严厉起来,连废物这种不堪的话都毫不留情的对夫人说出口。”

  陶凉玉听得一愣一愣的,“中邪?那该怎么办?”

  侍雨快一步说道:“夫人,这要请个道士来驱邪才成。”

  陶凉玉有些错愕,“要请道士驱邪?”

  “没错,事不宜迟,夫人,赶明儿个一早奴婢就出庄去,请个法术高明的道士来庄子里。”

  弄梅出声阻止她,“侍雨,请道士来庄子里这事非同小可,不可贸然而行,否则要是让庄主知道,定会责怪夫人不可。”

  “不找道士,那怎么赶走附在庄主身上作祟的邪物呢?”

  “夫人,中邪之事只是奴婢的臆测,做不得准,这事咱们得再观察一阵子,看看情况再说,说不得庄主的改变是另有原因也未可知。”

  “那会是什么原因?”陶凉玉一脸茫然。

  弄梅摇首,“这奴婢也不知道,要不奴婢明日去找这次随庄主出去的孟兆打听看看,庄主这段时日在外头可是有什么异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