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妻掌后宅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掌灯时分,马车驶进乐云庄,一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下了马车,他身上披着一件墨色的大氅,夜空降着鹅毛大雪,顷刻间就将他的墨发染得霜白。

  他那张俊朗英挺的面容此刻毫无表情,只有双眼隐隐流露出一丝阴郁之色。

  他屏退随从,独自一人走向居住的寝屋。

  来到屋门前,不经意间瞟见旁边一株在大雪中怒放的腊梅,他微微一怔,勾起了久远以前的记忆——

  那年与今日一样漫天飞雪,当时的他年仅十四岁,为了寻找杀害父亲的贼人,离开家乡四处奔波。

  家族世代经营镖局,那一年秋天,他父亲押运了一批货物出门,这一去便不再回来,后来才得知那批货遭人劫了,那趟跟着出镖的所有人全遭到杀害。

  当时已病重的母亲听闻此恶耗,病情加剧,跟着父亲一块去了,族中的叔伯长辈们追查到父亲他们是被盘据在金阳山一带恶名昭彰的盗匪所杀,畏惧于那些匪徒的残暴,没人敢去为他们报仇。

  他在娘亲过世后,独自一人前往金阳山,欲找那些贼子报杀父之仇。

  可他那时年轻气盛又自不量力,还未踏进那些匪徒的贼窝,就被打成重伤,拚着一口气,抢下一匹马逃走,他骑上马时已是意识不清,后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待再次醒转时,他人倒卧在荒野的雪地里,那马也不见了踪影。

  他身子被冻僵,重伤的身躯无法动弹,就在他绝望的以为他这短暂的一生约莫就要交代在这里时,在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约莫七、八岁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那精致的眉眼,让他有一瞬间以为自个儿看见了雪地里的精灵。

  她穿着一身红色棉袄,走到他身边,天真又稚嫩的问着他,“大哥哥,你怎么在这里睡觉?会冻死的。”

  他苦笑,“大哥哥也不想在这里睡觉,只是大哥哥受伤了爬不起来。”

  “那我扶大哥哥起来。”她自告奋勇的说着,伸出短短的小手就想搀扶起他,可使尽吃奶力气也没能扶起,小脸涨得红通通的。

  那时他看得想笑,摸摸她的脑袋说道:“你力气小,扶不起我。”

  “那怎么办?”她急得整张小脸都皱起来,那模样看起来尤其可爱,让他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腮颊。

  “小姑娘,你家里可还有其他人?”他问。

  “有,我娘在,我去叫她,你等等。”说完,便转身咚咚咚跑走。

  等了半晌后,他才看见那小女孩再次出现,白色的雪地里,她那身红色的棉袄就像个小小的火球,也像一朵盛开在雪地里的红色腊梅,给他带来了希望。

  后来,他被她母亲扶回了她们母女俩的住处,之后便在那里养伤,度过了整个冬天。

  就在他伤癒后准备离开的前一天,凉玉依依不舍的扯着他的衣袖,“大哥哥不能留下来陪着玉儿吗?”

  “大哥哥还有事要做,没办法留下来,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往后若有空就过来看你。”他抱起娇软的她坐到自个儿的腿上,对这个陪伴了他几个月的小丫头也很舍不得,笑道:“若不是你这会儿年纪还太小,我就可以娶你为妻,带你一块走了。”

  她母亲恰好听见他所说的话,出声表示,“虽然玉儿年纪尚小,但倘若你有此心,未尝不可先订下亲事。”

  他惊喜道:“夫人此话当真?”在这里疗伤几个月,他从对方的言谈举止里隐约知晓,这位陶夫人出身官宦之家,只是不知因何故家道中落,丈夫又离家不知所踪,这才独自带着女儿居住在此,仗着略通一些医术,替这附近村子里的人看病,养活女儿。

  “我瞧你的品性不差,玉儿又喜欢同你玩,若你有意,咱们可以先订下这门亲事,待玉儿日后长大,你再娶她过门。”

  于是,他就这样订下这门亲事。

  三年后,陶夫人染了一场风寒,却没能撑过去,撒手离去前,让人送信给他,要将女儿托付给他。

  那时他正招募了一群人准备去铲除盘据在金阳山的那群匪徒,因此没有看到信,待灭了那群恶徒后,他看到信赶过去时,陶夫人已过世,只剩下凉玉孤零零的一人守在屋里。

  他开门进去时,她抱着母亲的遗物缩在床角,独自饮泣着,那悲悲戚戚呼喊着娘的声音,让人闻之落泪。

  他将她带回来养在身边,待到她十七岁时便迎娶她为妻,他宠她疼她,不舍得她受一丝委屈,把她护得牢牢的,不让她知道人心的险恶……却没想到……最后竟是害了她。

  他眸里掠过一丝阴鸷,将目光从腊梅上移开,这次,他不会再犯相同的错了。

  他抬手准备要推开房门,却在听见里头传来的交谈声时,停了下来——

  “……你们说相公这趟怎么会出门这么久还不回来?”屋里,陶凉玉坐在桌前,清脆的嗓音有丝埋怨,但更多的却是担忧和思念。

  “庄主自娶了夫人,倒是不曾离开这么多日,这次一出门就是十几天,莫怪夫人想念庄主了。”婢女侍雨蹲着身子正在给炭盆里换上新炭,好让盆子里的火烧得更旺些,她那张可爱的圆脸被炭火给烘得红咚咚的。

  坐在圆凳上正在绣花的婢女弄梅接腔说道:“奴婢猜也许是这几日风雪太大,路上不好走,这才迟了几日,夫人别太担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