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百年相思的罪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这三天因为担心霍尹,她都没心情带七龙猪出去,心里有些歉疚。

  于是她打开大门,带它搭电梯下楼。现在才清晨六点,外面街道上只有一些早起的行人,她不经意朝天空瞥去一眼,一抹淡白的月亮挂在天穹上。

  她突然想起,今天是七夕情人节。

  与霍尹结婚三年,每年的情人节他们都一起度过,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回来?

  今天是第五天,大姊说,他给她七天思考的时间,所以他还要再过两天才会回来。

  如果能打得通他的电话,她会叫他立刻回来,她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霍尹、霍尹,你快回来吧,你快回来,我才能告诉你,我的心意。”抬头望着天上那抹淡淡的月亮,她在心里默念着对他的思念。

  一直慢吞吞走着的七龙猪此时突然暴冲,迈开肥短的猪蹄往前跑去。

  “七龙猪,等一下,你要做什么?”她吓了一跳,急忙追上去。

  “驹驹驹驹……”它没有停下来,低吼了几声,又向前跑了几步后,才猛然停了下来。

  沈如曦也跟着停下,抬头看见眼前的景物,她怔住了。

  她置身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里,左边的柜台上方浮现出五个淡金色的字--幸福贩卖店。

  她瞪大眼,震惊的盯着那几个字看。

  她来到了幸福贩卖店?这就是霍尹说的那个地方吗?

  她吃惊的打量着这间店,后方有一座七彩的拱桥,拱桥上方有道泉水流进下方的池子里,有两只彩色鸟儿停在椅上静止不动,看不出来是真是假,池水上面缭绕着淡淡的雾气,整间店里安静得只听得见淙淙的流水声。

  她再看向旁边,摆了两张太师椅,中间有张茶几。

  “有人在吗?”她轻声询问。

  等了片刻,迟迟不见有人出来,七龙猪也不知是不是刚才跑得太累,走到一张太师椅前躺下,她跟着走过去。因为一直没见到有人,她决定先坐在这里等。

  也许待会儿就会有人过来。

  她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坐下。

  蓦然间,椅子上散发出一团柔和的白光包围住她全身,她眼前忽地一暗,下一刻又亮了起来。

  封锁在灵魂深处的前世记忆,顷刻问如潮水般翻涌而出--

  “师兄,我觉得头好痛又好冷。”长相明艳的少女秀眉紧蹙,流露出难受不适的神情。

  男子吩咐一旁的侍女再去点燃几个暖炉,接着坐到床边。

  “靠过来一点,我帮你揉揉。”

  “噢。”她挪了挪,靠向他。

  他一边伸手在她额际轻揉着,一边叮嘱着,“以后别再莾撞的跟着官差跑进山里抓犯人。”

  在他按揉下她舒服了些,紧拧的眉心微微松开,“我哪有莽撞,我只是想去帮忙抓那些江洋大盗。”她噘着嘴反驳。

  “抓江洋大盗是官差的责任,你去凑什么热闹?结果没抓到人,反而受了一夜寒。”他训斥着,俊秀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心疼。

  “师兄怎么能这么说?这种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坏人,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我们是学武之人,更应该尽一己之力!气人的是搜捕了一夜,竟然还是让那些江洋大盗给逃了。”

  因为昨晚全身发冷又头痛欲裂,折腾得她一夜没睡好,他身上温暖的气息让她觉得身子似乎暖了些,不由得再靠近他一点,半阖着眼,有些昏昏欲睡。

  可是又舍不得睡着,她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着师兄,怪想念他的,忍不住想再和他说说话。

  “抓坏人的事就交给那些官差去办吧,要不然朝廷养着他们有何用。”他好言相劝。师妹武功平平,却爱管闲事、打抱不平,他很担心师妹哪天不小心会因此为她招来灾祸。

  “但那些官差也不轻松呀,能尽一分力帮忙,就尽一分力嘛。像师兄明明就有一身不凡的武艺,却不肯报效朝廷,这不是白白浪费了你一身好本领?要是我像师兄一样拥有那么高强的武功,我就把那些坏人全都抓起来。”

  “人各有志。”他淡淡的说了句,见她亲昵的靠着自己,他眸光流露出一抹柔色。

  知道师兄无意仕途,她也不再勉强,而在他的按摩下,她舒服得眼皮都快闭起来了,她强勉撑起沉重的眼皮,不让自个儿睡着,“师兄,这几个月都没见到你,师娘说你上江南去了,你去那儿做什么?”

  “我大哥在江南经商,前阵子他家中出了些事,让我过去帮他。”见她半眯着眼,嘴角轻轻翘起,他的指尖不禁想轻触那柔软的唇瓣。

  “那你还会再过去吗?”

  “下个月还要再过去一趟。”

  “我再过一阵子也要南下呢。”提起这件事,她兴匆匆的说:“我要去找见尘哥,不如师兄等我,我们结伴一起去?”

  从她口中听见另一名男子的名字,他眼神一黯。

  没听见他答腔,她抬眸看向他,“师兄,你怎么不说话?”

  “结伴同行的事届时再说吧,家里的事安排妥当后,也许我会早一点南下。”

  他起身,替她掖了掖被褥,“我看你似是想睡了,你睡吧,我也该走了。”

  “那师兄明天会再来看我吗?”她仰起脸期待的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