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百年相思的罪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她不客气的跳上他的背,在夜风吹拂下,十分凉爽舒服,她抬起头,“天上的星星好多好亮哦。”

  “嗯。”瞥了眼,霍尹步履稳健的背着她走回停车的岸边。

  回到租来的车上:心头涨满了一种莫名的感动,沈如曦忍不住勾下他的颈子,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她想她应该是有些喜欢上他了,跟他在一起她过得很快乐。

  霍尹拥住她,回应她的吻。有倾心爱恋了两世的人相伴在侧,他已没有什麽奢求了。

  两人从澎湖回来下久.霍家便对外宣布霍三少的喜讯,并且公开宴客.将媳妇沈如曦介绍给大众。

  霍家的大家长霍崇达对儿子的婚事完全乐观其成,毕竟当长子是Gay、次子风流成性时,三儿子肯老老实实娶个女人安定下来,他已心满意足,哪里会再挑剔媳妇的出身。

  喜宴全由大女儿霍芷若一手包办,由於霍尹是霍家三位公子里第一个结婚的,所以场面办得十分盛大。

  席开近九十桌,前来喝喜酒的泰半都是与霍家有往来的政商名流,沈如曦一个晚上就换了四套礼服,被带着去认识一个又一个的人,但人太多了,她记得的实在没几个,有的记住了脸,忘了名字:有的记住名字,忘了长相。

  整场喜宴她忙得都没空吃上几口饭菜。

  好不容易可以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霍家大少却过来敬酒,“如曦,谢谢你肯嫁给我们家老么,他这个人不太懂什麽情趣、说话又刻薄,不过以後还是请你多多照顾他。”霍璿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看来风度翩翩、英俊优雅。

  一旁的霍二少也痞痞的接腔,“还有记得多生几个孩子,我跟大哥这辈子大概不会生小孩了,以後霍家的香火就靠你们来传承了。”霍瑞同样一身笔挺的西装,俊美的脸上挂着一抹轻挑的笑。

  没想到他们会跑来跟她说这些,沈如曦有些局促,求救的眼神瞥向了一旁的霍尹。

  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回了两位兄长一句,“别想把这麽重的责任丢给我。”

  霍家大姊也横了两个弟弟一眼,“就是呀,你们两个做人家哥哥的竟然有脸把这种事赖给弟弟,没人教你们什麽叫羞耻吗?”

  霍二少不以为意的笑道:“大姊,那两个宇早就被我打包扔进太平洋去了,再说,大哥这辈子大概是不可能找女人生孩子了;而我呢,是还找不到一个想让她生下我孩子的女人。”说完,他拍了拍弟弟的肩,“所以这件事自然只能落到小尹头上了。”

  霍尹眸色隐隐一黯,“那不是我的责任。”如果七夕的事是真的,那麽他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有子嗣,因为他已将它拿来交换此刻的幸福。

  他的语气透着一丝不快和严厉,令霍家三姊弟有些意外的互觑了一眼。

  霍芷若立刻出面缓颊,“小尹和如曦才刚新婚,现在就叫他们生孩子也未免太早了,让他们先逍遥几年再说吧.”她接着牵起沈如曦的手,“跟我来,我介绍几个好姊妹给你认识。”

  “小尹,不过是叫你生孩子,你干麽摆脸色给我看呀?”霍二少有些不满的质问弟弟。

  “想要小孩你自己去生。”冷冷丢下这句话,霍尹掉头离开。他不後侮拿子嗣做了交换,这一生只要如曦能陪在他身边就已足够。

  霍二少气得向大哥告状,“大哥,你看看这小子是什麽态度?”

  “小尹的个性就是这样,你别去招惹他。”霍太少训斥二弟。

  霍瑞很委屈,“我哪有招惹他,我只不过叫他多生几个小孩而已。”

  喜宴过後,霍尹带沈如曦到巴黎蜜月旅行。在巴黎的博物馆和美术馆欣赏了很多大师的画作,沈如曦心满意足的回来之後,画风也渐渐有了不同,用色更加大胆鲜艳,细腻的笔触洋溢着一股热情和温暖,作品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她很清楚那不是因为看了大师的杰作而产生的改变,而是生活里的幸福愉悦让她打从心里对所见的一切有了不一样的烕受,所以风格才会有这麽明显的转变。

  她很快乐,二十四年来,这一段时间是她人生最富足的时刻,不是物质上的富足,而是心灵上的。与霍尹结婚後,她精神上有了支柱,生活安定。

  以前单恋着兆新哥却始终得不到他的回应,令她很孤独;不停的付出却得不到回报,令她觉得很疲惫,那段日子的感受就像她自己一个人独自坐在一艘小船里飘荡在大海上,看不到陆地,不安又彷徨。

  而现在她停泊进了一处温暖的港湾里,不用再孤单的飘流,让她终於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心整个安定了下来。

  她贪恋着这样的生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