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百年相思的罪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由於附近居民的抗议很激烈,流浪动物协会的几名志工正在努力安抚他们的情绪,同时向他们保证,只要找到适当的地点,就会尽快将那些流浪狗全部移走,但是那些居民不相信志工的保证,要他们立刻将那些狗带走,现在双方正在进行沟通。”

  摄影机的镜头接着移到後方一名正在安抚附近居民的女性志工身上,霍尹一眼就认出那人正是沈如曦。

  “我们已经在想办法找地方安置这些狗,麻烦你们再忍耐几天奸不好,一找到地方我们就会把狗带走。”她耐着性子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两女一男说明。

  那两女一男完全不领情,其中一名中年妇人一开口火气就很大,“你还要我们忍多久?你自己来这里睡睡看,这些狗从白天开始就一直叫到半夜都不停,我们每天都睡不好,白天都没精神你知不知道?我儿子前天就是因为被吵得整夜都没睡,精神不济,才在上班的途中发生了车祸,手臂骨折!”

  “跟他们没什麽好说的。你们立刻给林北带着那些死狗搬走就是了!”说话的是一名年约五十岁理着平头的男人,他火气很大的伸手一推沈如曦,她没有防备的跌了一跤。

  旁边的一名男志工看见,赶紧走过去扶起她,回头对他们说:“我们很有诚意的在跟你们沟通,你们怎麽能动手打人?”

  “我没有动手打人,是她自己不小心跌倒的。”那男人不承认有动手。

  见他竟然睁眼说瞎话,沈如曦有些生气,“是你推我,我才跌倒的。”

  “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你,我哪有推你。”对方蛮横的否认。

  “你明明推了我。”不满他一直狡辩,她皱起了眉。

  “我刚才那样只是碰,这样才叫推。”男人说完用力推了她一下。

  沈如曦整个人被他推得往後倒下。

  咚的一声,後脑重重敲到地上,痛得她整张脸都缩成了一团。

  那名男志工见状,生气的要上前跟那男人理论。

  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就一拳朝他挥来,正好打到他的鼻子,当场喷出血来。

  男人还不罢休,揪住那名志工的衣领,连续朝他挥了几拳。

  一旁的另一名妇人见状,死命的拉开他,“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啦!”

  男人却飙出一串脏话,“×××××,林北警告你们,你们今天再不搬走,林北见一只狗就杀一只狗!”

  看到这里,霍尹再也看不下去,而沈如曦的电话仍打不通,他於是打到协会去询问。

  “……所以他们现在在医院,哪一家?我知道了。”

  收起电话,他匆匆出门,很快驱车来到一家医院,他疾步走向急诊室寻找沈如曦。

  协会的人员说,她与那名男志工受伤後,有人叫来救护车把他们送到医院。

  找了片刻,他终於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她,快步来到她身边,“如曦。”

  沈如曦正闭着眼休息,听见他的声音讶异的张开眼,“你怎麽来了?”

  “我在新闻上看见你受伤的消息。发生这种事,你怎麽不打电话给我?”他俊脸上罕见的露出一抹怒容,语带责备,她实在太令人担心。

  见他一脸严厉的瞪着她,沈如曦撑着病床旁的栏杆要坐起,连忙解释,“因为我头还有点晕,本来想说等晚一点不晕了就回去。”

  霍尹伸手扶起她,又拿枕头塞在她腰後让她靠着,关心的问:“很严重吗?还有没有哪里受伤?”他眸光急切的上下看着她。

  “医生检查过了,只有後脑肿了个包,没什麽大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她有些不平的嗔道:“那男人真的很恶劣,不只推了我两次,居然还把汤大哥打成那样,太过分了!”

  提到这件事,霍尹眉头微皱,“你们在找地方安置那些流浪动物的事,怎麽没跟我说?”

  沈如曦头仍有点晕,不禁把头靠上站在床边的霍尹胸前,听见他的话,她抬起眼,无辜的说:“我那天去找你,本来是要说这件事的,可是你突然向我求婚,我就不小心把这件事给忘了。”接着第二天,他大姊就安排他们结婚的事,直到今天其他志工打电话给她,她才想起来。

  拉着他的手,她央求的说:“欸,霍尹,你能不能帮忙找个地方安置那些流浪狗?那里的人实在太凶悍了,我怕他们真的会跑去杀死那些狗儿,曹姊今天被他们吓死了。”

  他没有迟疑的答应,“好,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听见他愿意帮忙,沈如曦绽开笑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