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百年相思的罪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你相不相信人有前世?”

  “前世?我不知道,也许有吧。”她反问:“你相信吗?”

  一缯发丝落到脸颊有点痒。她伸手拨了下头发,收回来时却不小心碰到他的脸,被他握住了手,他手心传来的温度,仿佛直接烫入她的心,引起她的心一阵颤悸。

  她没有挣扎,静静让他握着,隐隐感觉到他的呼吸靠她越来越近,她下意识的屏息。

  霍尹的声音在幽暗的房里响起,“我以前不相信,现在信了。”眼睛已适应了黑暗,他轻抚着她的脸,然後慢慢的将唇覆上她的。

  历经了两世的爱恋,他终於娶到她了,今天在教堂看见她朝他走来,然後在牧师念完结婚誓词,听见她亲口说出了那句“我愿意”时,他盼了两世的愿望终於成真,他狂喜得整颗心都在发烫。

  此刻魂牵梦萦的人就躺在身侧,他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他要她,他想要她想到快疯了!

  她瞠大了眼,而霍尹的吻很温柔,轻轻的吮吻着她的双唇,吻得很慢很细,仿佛在品嚐着什麽珍馐,她不知不觉的阖上眼。

  须臾,他的吻渐渐变得炽烈,他的舌滑进她的嘴里,强势的缠吮着她的舌,不容她退缩,似乎想要占有她的一切。

  他的双手也没闲着,解开她睡衣的扣子,揉抚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恣意的撩拨挑逗着她体内潜藏着的情慾。

  当他的唇从她的粉颈一路吻向她的酥胸,她的娇吟从嘴里逸出。

  此时她是完全清醒的,没有任何酒精迷惑她的神智,她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手是怎样爱抚着她的身子,被他的唇吻过的肌肤像着了火一样热烫。

  她身体里的细胞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叫嚣着它们要解放、要狂欢。

  两人之间的契合,令她的身体深处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喜悦,仿佛她与眼前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一体的,当密密的结合在一起时,她才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

  缓缓睁开眼,看着陌生的房间,沈如曦有一瞬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下一刻才忆起这里是霍尹的家,昨天他们结婚了。

  然後昨晚他们又滚了一次床单,放纵的做到半夜才睡,所以她现在有些腰酸腿软。

  发现房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她慢吞吞的爬起来,瞥见床边的矮柜上放着一张纸条,她拿起来看见上面写着——

  如曦,公司有事,我先过去一趟,我会带午餐回来,早餐在桌上记得吃,七龙猪我已喂过。

  这些简单的关心话语,让她心底有一丝甜蜜,她轻笑着放下纸条,走进浴室盥洗沐浴。

  换上一套家居服走出房间,七龙猪一看到她就摇着尾巴到她脚边蹭着,她伸手摸摸牠的头,笑问:“七龙猪,你还习惯新家吗?”

  “驹驹驹。”牠甩动尾巴,心情还下错,因为早上牠被喂了一顿大餐。

  “喜欢呀,那很好,以後我们就要住在这里了。”拍拍牠的头.沈如曦走向餐桌,正要吃早餐时,听见电话铃声响起。

  她听出那是她手机的铃声,昨天好像把手机放在包包里了,她找了下,才在客厅的椅子上发现自己的包包,她走过去拿出手机接听电话。

  “喂,汤大哥……什麽?好,我马上过去。”挂上电话後,顾不得吃早餐,她拿起背包,低头对跟在她脚边的爱猪说了声,“七龙猪,曹姊那边被抗议的邻居包围了,我先过去一趟,你乖乖在家哦,晚一点回来再带你出去散步。”

  说完,她匆匆打开大门走了出去,被丢下的七龙猪不满的驹驹驹的叫着。

  不久,霍尹带着午餐回来,只看见七龙猪躺在客厅地上,牠懒懒的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尾巴轻摇了下,继续睡觉。

  他也没理牠,以为沈如曦还在睡,他走进卧室却没见到她,屋子里四处都找不到人,他於是拨打她的手机,响了许久都没人接听。

  他再打到画室,同样没人接电话。

  霍尹蹙起眉。她不在家,也不在画室,去了哪里?

  一时找不到人,也没头绪,霍尹於是在客厅坐下,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按到新闻台。

  他漫不经心的边看新闻,边继续打给她。

  下一秒,看见新闻画面里竟然出现自己正在寻找的人,霍尹吃了一惊,不禁仔细的看起报导。

  “接下来为观众报导的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一起抗议事件,一名曹姓妇人因为收养太多流浪狗而遭到邻居抗议,争执之中,有人动手殴打一名前去帮忙的志工,导致那名志工受伤流血,以下是本台的记者稍早前在现场的摄影画面……”

  新闻画面从主播台切到一处巷弄里,数名男女聚集在一栋民宅前,有几人激动的咒骂着,另外有几人在一旁耐心的安抚,不时还能听见民宅里传来此起彼落的狗吠声。

  男记者拿着麦克风说明目前的情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