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珠儿一惊,连忙应道:“是、是,奴婢这就去。”

  贝勒爷究竟在想什么呀?这福晋也是,人人都想求得自个夫婿的宠爱,但福晋似乎并不那么想。

  别以为她瞧不出来,福晋刻意打坏贝勒爷的那些东西,为的就是要惹贝勒爷生气。真不知福晋这么做,图的是什么?

  “等总管把东西买回来,你就可以尽情的砸个够了。”冷鸷地瞥了海菱一眼,绵昱旋身走了出去。

  握着手里的凤雕,海菱颓然跌坐在椅上。他……看出她的意图了吗?

  瞪着那堆了满院的东西,珠儿忍不住叹气。“福晋,贝勒爷交代了,总管买回来的这些玉器、瓷器,您一定要砸完,没砸完就不准您看书。”

  海菱低垂着螓首,轻咬着下唇。他一定是故意的!为了惩罚她这几日的行为。

  “福晋,您再不动手,今天恐怕会砸不完……”珠儿再次叹气。

  主子受罚,她这个侍婢也跟着倒楣,方才她才被总管狠狠的给训了一顿,还罚她今晚不能吃饭。总管说他伺候贝勒爷这么久,从没瞧贝勒爷这么震怒过。

  贝勒爷待福晋这么好,不计较她的出身,还愿意娶她为嫡福晋,这不知羡煞了多少想嫁给贝勒爷的格格们,真不晓得福晋为何如此不知好歹,不努力讨他欢心也就罢了,还尽做些惹他生气的事?

  沉默半晌,海菱开始动手砸起那摆满一院子的器物。

  砰砰的砸物声,回荡在安静的院落里,显得格外的刺耳,珠儿忍不住掩住双耳。

  海菱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砸着一只又一只的瓶子。

  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她,良久,才旋身离开。

  从这夜开始,绵昱不曾再回到这座寝楼。

  第三章

  “福晋,这下您满意了吧,贝勒爷现下不再踏进寝楼一步了。”珠儿忍不住挖苦。

  是的,她很满意了。

  晚上她再也无须惊惶的入眠。

  他终于厌恶她,不再来找她,她该满意了,但,在不见他的这几日里,心头却又隐隐有股说不出的怅然。

  海菱从手上的书卷里抬眸,怔然地望向屋外的天空,此刻正逢夏末秋初,浓密的云层掩住了太阳,天气阴阴的,有丝凉意。

  “好像要下雨了。”她喃道。

  见她一脸不在乎,珠儿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劝她,“福晋,您这么做是何苦呢?若是得不到丈夫的宠爱,不但您日后的日子不好过,就连下人都会欺负到您头上,不把您给看在眼里。”连她这个伺候福晋的奴婢,也会跟着被人看不起。

  她淡淡望了珠儿一眼,轻声说:“若是你不想伺候我也没关系,想去哪儿尽管去吧。”

  珠儿连忙解释,“福晋,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的意思是……”

  两人正在说话间,外头来了名侍婢通报,“福晋,五格格来访,说要见您。”

  “五格格?”闻言,珠儿讶问:“桂儿,你说的可是礼亲王府的五格格?”

  “没错。”

  “福晋,这五格格恐怕来者不善,您要当心一点。”珠儿好意提醒她。五格格一心一意想嫁给贝勒爷,可惜贝勒爷看不上她,不愿娶她,而是娶了福晋,五格格心里头一定很不是滋味。

  “嗯。”海菱轻轻颔首,起身要朝前厅走去,却听见桂儿再说:“福晋,五格格不在前厅里,她在明月池那儿。”

  “我知道了。”她轻移莲步徐徐走往后园。

  珠儿本要跟去,想到外头有点凉,怕要下雨了,遂再回房去拿了件斗篷想带去让她披上,因此慢了她须臾。

  明月池畔,一见海菱来了,五格格便投以恚怒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你就是董海菱?”

  “是,请问五格格找我有何事?”

  “没什么事本格格就不能来找你吗?”五格格满眼嫉妒地开口,“长得又不是怎样的天姿绝色,我真不懂为什么绵昱非娶你不可?”

  她耸了耸肩,应道:“不只五格格不明白,我也不明白。”

  那日在摛藻堂见过她后,他便莫名其妙地说要她,原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竟真的娶她为妻了。她委实不晓得自己究竟是哪一点让他给看上了?

  见她那一脸淡然的神色,仿佛压根没将她看在眼里,五格格怒道:“你不要得意,我一定会让绵昱休了你,你根本配不上他!”

  海菱淡淡瞥去一眼。“若是五格格真能做到,我求之不得。”

  她说这话是真心的,但听在五格格的耳里,却以为海菱是在讥讽她不自量力,她更气恼了,泼辣地扬起手,重重掴了海菱一巴掌,同时那掌也将没有防备的她给打得踉跄后退了几步,身子一个不稳便跌进了池里。

  五格格呆了一呆,由于仍在气头上,也没想到要救她,便迳自甩袖离开。

  “啊,福晋!”这会儿才来到池畔的珠儿,只来得及看见主子跌入池里的那一幕,吓得惊惶失措。怎么办?她不会泅水啊!一回神后,她才连忙跑去找人过来,“来人、快来人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