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她知道他生气了,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可是她真的好怕,身子无法停止的抖个不停,泪花在眼里转着,几乎就要落下来。

  看她这副惊恐至极的反应就好像他准备强暴她似的,绵昱恼得额上青筋暴跳,收回了扯住她的手。

  她可知道为了迎娶她,他可是花了多少代价,才终于让皇祖点头答应?

  而此刻,就在他们的新婚之夜,身为妻子的她,竟然要求自己这个丈夫不要碰她!

  海菱双臂紧紧环抱着自己,瑟瑟颤抖着,抬起一双含泪的眼惊惶的瞅着他。

  他阴鸷了脸,看见她噙在眼里的泪水时,咬牙怒瞪她须臾,接着便拂袖离开寝楼。该死的,这女人、这女人竟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这样可怜兮兮的她,让他洞房的兴致全没了!

  他离开后,海菱眼里的泪这才滑下面颊,她抱着膝缩在床角,贝齿咬着下唇,黛眉深锁,独自面对燃着喜烛的喜房。

  她感觉得出来那个人……她的丈夫很生气、很生气,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跟他做那件事……

  几年前那场不堪的回忆又浮上眼前,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还有那淫笑的声音,清晰又凄厉的充斥在耳边,思及那曾恣意抚摸、揉捏着她身子的那双恶心的手,她就忍不住作呕。

  她捂着唇,闭上眼,拚命地想甩掉那梦餍般的恐怖情景。

  眼前忽地掠过一张斯文的脸孔,她惊悸的心终于渐渐平息下来。

  是了,就是拥有那张俊逸脸孔的人,在最后一刻救她逃离了魔掌。

  “常弘表哥……”她失神的喃道。

  半晌后,她抱着膝,疲惫得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看着主子拿着面镜子端详了半天,鄂尔忍不住出声问:“贝勒爷,有什么不对吗?”主子一向不喜欢他那张脸,所以平素不爱照镜子,但今儿个他却反常的要他去取来一面镜子,之后便瞪着那镜子一直看着,也不知究竟在看什么?

  过了一会儿,绵昱才悠悠开口,“鄂尔,你觉得我看起来很老吗?”

  “老?贝勒爷您今年才不过二十四岁,怎么会老!”

  “我知道我自个儿几岁,我是问你我这模样看起来很老吗?”

  “不会呀,贝勒爷这模样一点都不老。”鄂尔摇头,有点纳闷主子竟然在意起自己的容貌了。

  “那我这模样看起来很丑怪吓人吗?”他再问。

  诧异于他竟会这么问,鄂尔吃惊地说:“谁不知贝勒爷那张脸俊媚迷……呃,英姿勃发、神俊威武,哪里丑怪了?”他疑惑的接着问:“爷为什么会这么问?”

  “你没骗我?”绵昱怀疑属下没说实话。

  “属下怎敢骗爷,爷若不信,不妨再问问其他人,相信绝不会有一个人说爷长得丑怪的。”

  他实在不懂,贝勒爷为何会这么说?朝野上下谁不知绵昱贝勒生得极俊,就是因为太俊了,所以他总是蓄着一脸落腮胡,掩盖住他那张会勾人的脸孔。

  虽然太后不喜欢贝勒爷蓄胡子,但也管不了他,每年只有在太后寿诞时,爷才会将那脸胡须给剃掉,讨太后欢心。

  贝勒出生那一年,由于王爷与福晋先后过世,太后怜惜他那么年幼便失去了父母,遂将他带至宫里养大,所以贝勒爷与太后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在所有的皇玄孙里,太后最疼爱贝勒爷。

  这次贝勒爷之所以能如愿迎娶董海菱为福晋,除了他用军功来交换外,也是因为有太后出面说情,皇上这才破格答应的,要不然,贝勒爷与福晋两人身份如此不相称,皇上哪肯答应。

  “那她为什么这么怕我?”望着镜中的自己,绵昱不解地喃喃自语。

  “爷,您说什么?”鄂尔没听清楚,紧接着又吃惊得瞠大眼,“爷,您在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是说,这会儿离太后的寿诞还有好几个月,爷,您为什么会……”

  “不是太后寿诞,我就不能这么做吗?”

  “呃,不是。”不过爷突然这么做,这真是……太不寻常了。

  月娘升上夜幕,万籁俱寂的园子里,响起一道轻微的开门声。

  “下去吧,这儿不用伺候了。”

  看见推门走进寝楼的男子,侍婢珠儿先是一愣,接着脸红心跳地福身退出去。

  绵昱望向端坐在花厅里的女子,她正专注地看着手上的一本书卷。

  他轻咳了一声想引起她的注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