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就在海菱想着心事时,寝楼的门被人推开了。

  喜婆与侍婢连忙恭敬的福身唤道:“贝勒爷。”

  新郎倌挥手遣退她们,接着他走向床榻,用秤棍挑开红盖头。

  四目相望,她愣了愣,错愕地脱口叫道:“是你”天哪,七、八个月前在摛藻堂调戏她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昱贝勒!

  见她满脸惊诧,绵昱低笑一声,“我说过要你当我的女人,说到便会做到。”

  她贝齿轻咬着下唇,情绪蓦然紧绷了起来,想到今夜便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她必须要与他在这房里独处一宿,身子便隐隐瑟缩了下。

  “你究竟……为什么非要我不可?”她忍不住问出盘旋在心头多日的疑惑。

  她不明白,他们只不过是见过一面而已,他为何竟想娶她这个身份地位与他如此不相称的女子为福晋,凭他的身份,多得是与他门当户对的女子可选择呀。

  “为什么?”绵昱讳莫如深地凝视着她。只因为他从未如此惦记过一个女人,自第一次遇见她之后,她的身影仿佛在他心头扎了根似的,令他念念难忘。

  但这样的事,他并不想让她知道,于是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因为我们有缘。你饿了吧?过去吃些东西。”他伸手要扶起她,可她却避开了他伸过去的手。

  见她似在抗拒自己的碰触,他微蹙了下眉峰。

  海菱自行走到桌前。

  绵昱也徐徐踱步过去。

  他倒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她,他浅酌一口后,将自己手上饮剩的那杯交给她,再从她手上取过她啜了一口的那杯,一饮而尽。

  酒液入口,海菱只觉喉中霎时火辣辣的,接着一股热气从她的腹部缓缓升起。

  她微微蹙眉,抬眸,发现他望着自己的眼神突然变得灼热,她怔了下,觉得眼前这双眼似乎在哪见过?

  还来不及细想,嘴里便被塞了一个咬了一口的子孙饽饽,那半生不熟的味道并不好吃,她皱眉吞下,接着又被喂了一口汤面。

  “饿了吧,这生的子孙饽饽就别吃了,吃汤面吧。”绵昱把一碗汤面放在她面前。

  她惴惴不安地垂首吃了几口汤面,就再也没心情吃了。

  “怎么不吃了?”

  “我吃不下了。”她细声答道。

  “那好,咱们该做正事了。”他说着便拦腰抱起她。

  她惊呼一声,“你要做什么?放我下来!”

  “在喝过合卺酒、吃过子孙饽饽后,接下来就该坐帐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我知道。”

  他将她抱到床榻,男左女右,她坐在右榻,他则在左边坐下。

  发现她身子微微发抖,他问:“你很冷?”

  海菱畏怯地摇了摇头,不敢望向他,小手绞紧了衣裙轻颤着。

  眼角余光隐隐瞥见他伸手在解开马褂的衣扣,她惊恐的缩进床榻里。她知道这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也很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但却无法抑止心头涌起的那股深深恐惧。

  见她一脸惊惶,绵昱柔声安抚,“你不用怕,待会我会很温柔。”

  虽然他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颤抖,尤其看到他已脱下马褂,朝她倾过身时,她脸色倏地刷白,拚命往后退,同时脱口哀求,“求你……不要碰我!”

  她知道她不该对自己的新婚夫婿说出这种话,但一想到他即将要对自己做什么事,她的身子就无法抑止的剧烈发颤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福晋居然在新婚之夜求他不要碰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我当然知道。”见他陡然朝自己伸出手,她骇然低呼,“啊,你不要过来!”

  绵昱探手要将那蜷缩得像团虾子的人给揪出来,可她却激烈的抗拒、挣扎着。

  “不要碰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