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他张嘴要说什么,外头忽然传来一声呼唤,“爷,您在这儿吗?”

  听见那声音,绵昱扬声吩咐,“鄂尔,我在这里,你在外面等着,我待会就出去。”

  听到里面传来主子的声音,鄂尔连忙应道:“是。”

  他深睇住她,轻淡的嗓音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霸道。“等我回来,我就会向皇上要人,你乖乖在这儿等着。”他飞快地在她唇上印上一吻,便放开她往外走。

  他临走前撂下的话令海菱又惊又怒,她随即憎恶地用力抹着唇瓣,想抹去留在她唇上的狂妄气息。

  那个男人以为他是谁?凭什么这么对她?

  第二章

  一日、两日、三日……日子在平静中悄然流逝,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海菱依然待在摛藻堂里当个打扫的小宫女。

  要说这安静的日子里有什么不寻常的,便是太后曾经驾临,随意看了会儿书之后,随口再问了她这小宫女几句话便离开了。

  直到一个月后,海菱惊惶不安的心总算定下来了,心忖那些贵族的纨 子弟,身边一定有数不清的女人,那个男人八成早就把她给忘了。

  随着一个月、两个月过去,她也愈来愈适应这里的生活。

  她爱看书,而这里有读之不尽的书,所以她爱上了摛藻堂,日子就在一边打扫一边偷闲看书中悄然而过。

  春风融化了寒雪,转眼间七个月过去了,她也已十六岁。

  就在她以为,日子将继续这样平淡而悠闲的过下去,一直到她二十五岁被放出宫时,突来的一道圣旨打破了宁静的生活,也在宫女之间引发惊异连连──

  “天哪,海菱,你居然要成为昱贝勒的福晋了,这怎么可能?”

  “就是呀,会不会是圣旨写错了名字?”

  “可这上头明明就写着董海菱三个字呀,应该不可能有错吧?”

  “而且这上头写着的是福晋耶,既不是庶福晋,也不是侧福晋,是嫡福晋呢,天哪,真不敢相信!”

  “可为什么会是海菱呢?她跟咱们一样,只不过是个宫女,又不是出身名门望族,皇上怎么可能把她指给身份尊贵的昱贝勒当福晋?”

  有人狐疑地出声问:“海菱,你认识昱贝勒呀?”

  海菱轻轻摇首,她比那些宫女更疑惑。为何皇上会赐下这样一道指婚圣旨?昱贝勒,究竟是谁?

  “听说昱贝勒是皇上最器重的皇孙,也是太后最宠爱的玄孙。他骁勇善战,立下了不少军功,先前朝廷出征准噶尔连吃败战,皇上大为震怒,于是便派昱贝勒前去监军,他一到,只花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敉平了乱事。”

  “昱贝勒他……”

  宫女们吱吱喳喳说着有关昱贝勒的事迹,但这些都没有听进海菱的耳里,她犹未从震惊中回神,不敢相信凭着这样一道圣旨,已决定了她未来的命运。

  金色的囍字和喜幛将寝楼内布置得喜气洋洋,桌案上燃着的龙凤喜烛,将室内映照得灯火通明。

  “福晋,这桌上有一壶酒、一盘半生半熟的子孙饽饽及一碗汤面,待会你与贝勒爷在饮完合卺酒后,便一人一口共吃这子孙饽饽与汤面。”喜婆对新嫁娘解释。

  海菱端坐在床缘,轻应了声。她身穿着吉服,头上盖着一条红盖头,呼出的鼻息微微拂动了头巾。

  喜婆在解释完洞房的规矩后,便与一旁的侍婢低声闲聊着,等待新郎进洞房。

  海菱绞着喜帕,极力按捺着想逃跑的冲动,紧张得双手的掌心都被沁出的汗水给浸湿了。

  想起当爹得知皇上竟将她指给昱贝勒为福晋时,那惊喜得阖不拢嘴的样子──

  “爹果然没有看错你,还是你有出息,不像你姊姊那死丫头,竟然跟常弘那混小子跑了。”

  “姊姊跟常弘表哥跑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进宫三个月后,人家昌贝子看上了那死丫头,说要收她当庶福晋,她不肯,就在你大娘的袒护下跟常弘那混帐私奔了,真是气死我了!还好你争气,皇上居然把你指给了昱贝勒当福晋,呵呵,这可比当昌贝子的庶福晋要体面太多了,真是我的乖女儿……”

  想起前几天爹告诉她的这些事,海菱轻咬着唇。姊姊跟常弘表哥情投意合,爹要她嫁给昌贝子,也难怪她不愿意。

  在大娘的骄纵溺宠下,姊姊一向我行我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压根不管旁人怎么说。

  现下姊姊与常弘表哥在一块,一定过得很……幸福吧?常弘表哥对姊姊那么痴情,一定会很宠她的……

  她胸口泛起一阵苦涩,黯然的闭上眼。常弘表哥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过她,他第一眼看见姊姊时就对姊姊一见钟情,现下更不惜带姊姊私奔,她还痴想什么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