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三十六


  听到这声暴喝,珠儿这才发现王爷就站在鄂尔的身后。

  “海菱怎么会在客栈里?”绵昱急问。

  “这待会再说,王爷,现在先救人要紧。”

  “她在哪里?”绵昱跨步要进去前,猛地停步回头问。

  小二立刻回答,“应该是地字第三号房,直走到底左转第三间就是了,可这会儿那里的火烧得正旺,很危险,您还是……”话还未说完,就见他头也不回地奔进客栈里。

  见主子跑了进去,鄂尔也不敢有所耽搁,即刻跟了进去。

  珠儿也没闲着,朝小二斥道:“你还杵着干么?还不快点找人进去救火?若是咱们王爷有个闪失,你们赔得起吗?”

  “什么王爷?”

  “刚才进去的那人是豫亲王!”

  “啊,这、这……”小二霎时一惊,用不着珠儿再说什么,立即在人群中找到掌柜,说明原由,然后一群人提着水桶回到火场救火。倘若那豫亲王真有个损伤,只怕他们客栈的人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

  而此刻来到后院的绵昱,看见一整排厢房全都陷入火海中,周围传来哔哔剥剥的木头燃烧声,还未接近,那熊熊的火光便已炽热得烫人。

  他毫无犹豫地踹开第三间屋子的门板,冒着火势奔进屋里。

  “王爷!”鄂尔惊叫一声,来不及阻止他,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主子一起进入屋内。

  一进到房里,迎面扑来的高温与浓烟令绵昱睁不开眼,他勉强眯着眼搜寻屋内,隐约看见床榻上躺着人。

  他快步走近,然而入目所见,竟是海菱与常弘相拥睡在一起的亲匿姿态,他眸中顿时燃起一抹滔天怒焰。

  他惊怒的眸光死死地瞪着躺在床上的两人,一时竟忘了自己置身在危险的大火中。

  鄂尔进来后,看见主子杵在床边动也不动,周遭窜起的火舌愈烧愈旺,再不出去恐怕就出不去了,他赶紧走过来。

  “王爷,您怎么了?找到福晋了吗?”话一说毕,便看见床榻上的两人,他愕然一惊,随即就看出了端倪,“王爷,他们似乎昏迷了,这火势太烈了,咱们还是先将福晋救出去再说吧。”

  鄂尔的话惊醒了绵昱,他回神,立刻抱趄海菱旋身离开,鄂尔略一迟疑,也跟着抄起常弘扛上肩头,跟着要踏出去。

  来到门口,一根烧得通红的梁木当头朝绵昱和海菱砸下,在后头看见的鄂尔,惊恐地失声提醒,“王爷,小心!”

  绵昱来不及闪开,他抱紧海菱弯下身,用自己的身体密密护住怀中人,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着火的梁木砸上他的背,火苗瞬间烧到他背后的衣服。

  “啊,王爷,您背后着火了!”鄂尔大惊失色。

  顾不得扑灭背上的火势,忍着那如烙铁般的疼痛,绵昱大喊一声,“鄂尔,先出去再说!”连忙抱着海菱冲出房外。

  来到屋外,背后剧痛难当,绵昱再也撑不住地跌坐在地上。鄂尔将常弘丢向一旁,赶紧脱下身上的衣袍,拚命扑打着他背后的火苗。

  片刻,那火苗终于熄灭了,鄂尔也累得气喘吁吁地坐倒地上,粗着声说:“王爷,没事儿了,您可以放开福晋了。”

  没听到回应,他抬目望过去。

  “王爷……”这才发觉自家主子似是昏厥了过去。

  鄂尔上前想从他怀里将被牢牢护着的海菱抱下来,但他的双臂抱得死紧,一时竟难以移开。

  见状,他劝道:“王爷,您把福晋平安救出来了,已经没事儿了,您松手,放开福晋吧。”

  昏厥的绵昱嘴里喃喃呓语着,“谁都不可以抢走我的福晋,谁都不可以……”

  隐约听见他说的话,想到主子即使伤重昏了过去,却还挂心着妻子,鄂尔鼻子一酸,赶紧好言相劝,“属下没要抢,您受伤了,还是先放开福晋吧。”

  他费力再扳着绵昱紧抱着海菱的手,花了一番工夫才终于移开他,抱下同样昏迷不醒的海菱。

  抬头看见提着水桶前来救火的几人,鄂尔连忙喝道:“你们还杵着干么?还不快帮着把人送回豫亲王府。”

  第十章

  看着背后烧伤、光裸的上身包裹着白布,被迫趴卧在床榻的夫君,海菱眼里的泪落个不停。

  都怪她轻信了姊姊,才会累及他受这么重的伤。

  她清醒后,鄂尔便告诉她,绵昱不顾一切地冲进燃着熊熊烈焰的房里要带她逃出去时,被一根落下的梁木给砸到,但他却还是不肯放手,拚命将她护在怀里,她这才逃过一劫,而他背部却被那根烧得通红的梁木烫烧,整个背后霎时着火,命虽是救回来了,可他却是昏迷不醒……

  见她一直看着绵昱掉泪,一旁的珠儿不忍心地劝道:“福晋,你就别再哭了,王爷虽然受了伤,但至少性命无虞啊,太医也说了,王爷只要休养些时日便能痊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