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三十三


  细思须臾,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常弘抬起头。“好,若是爹同意了我和海棠的婚事,那么即使海棠不愿意,我也会带她回乡,不让她纠缠着王爷。”他的女人他该自己好好管教、管教了。

  “真的?谢谢表哥。”海菱欣喜地道谢。

  对于她的善良,他感到心疼与愧疚。“表妹,该道歉的是我们,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而已。”

  此刻屋里的人,浑然没有发现有一抹人影悄悄杵在房门外,在听完他们的谈话后,露出一脸的愤恨和怨毒。

  第九章

  过了三日,海菱终于等到舅舅捎来的消息,看完信里的内容,她兴高采烈地走向挹色楼。

  绵昱一回府便在回廊上瞥到一脸欣喜的妻子,他改变了原要走向寝楼的脚步,跟在她身后来到挹色楼。

  远远地,他便从敞开的房门看见她拿了一封书信递给常弘,一双眉霎时凝起,只见她满脸笑靥地不知对常弘说了什么,常弘接过书信,展信看了会儿后,微微点了点头,也回了几句话。

  “……这真是太好了,谢谢你,海菱。”

  “是呀,表哥,这样一来……”海菱话未说毕,便看见绵昱走进房里。

  “发生了什么好事?瞧你们两人笑得这么开心。”他皮笑肉不笑地出声,嗓音微透着一丝阴寒。

  常弘一凛,抬头一看,发觉绵昱朝他射来的眼神透着一抹凌厉。

  先前他就感觉到豫亲王似乎对自己怀有莫名的敌意,而此刻这厌憎的眼神令他再无疑问。可令他不解的是,他不知自个儿是哪里得罪豫亲王了?

  没料到会在这儿看见绵昱,海菱有些意外,她浅笑的解释,“是这样的,我刚收到舅舅托人送来的书信,所以便拿来给表哥。”

  舅舅终于愿意原谅表哥和姊姊了,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所以她便迫不及待地赶来告诉表哥这个消息。

  “是吗?信里写了些什么?”绵昱不动声色地揽住她的肩,睨了常弘一眼。

  接收到他投来的冷锐眼神,常弘先是不解,接着瞥见他亲匿拥着海菱,那透着浓浓占有欲的神态令他心念一动,登时醒悟了一件事,原来豫亲王之所以对他怀有敌意,全是因为海菱,他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这位王爷是真的很在乎海菱。

  “信在这儿,王爷请看。”他不愿让他再有什么误解,于是坦然的将手里的信递给绵昱。

  绵昱接过信,看完后,脸色稍霁,将信归还给他。“这么说,你打算要娶董海棠了,本王先在此恭喜你们。”

  “谢谢王爷。”常弘连忙拱手回道。心里窃笑着果然如此,王爷那莫名的敌意霎时便消失无踪了。

  “你打算何时前去提亲?”这几日,董海棠还不死心地千方百计想纠缠他,令他极不耐烦,巴不得快快把她撵出府。

  “大概就在这两日,等我同海棠商量后,就过去向姨父提亲。”

  “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总管说,我会交代他一声。”绵昱说着,便携同海菱离开。

  走出挹色楼外,发现海菱脸上还是挂着止不住的笑容,他挑眉问:“常弘要和你姊姊成亲,是他们的事,你干么笑得这么开心?”

  “好不容易取得舅舅的谅解,答应让他们成亲,我忍不住为他们高兴嘛。”她说不出口其实她这么欢喜,是因为这样一来,姊姊就会随表哥离开王府,不会再吵着想当侧福晋了。

  “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离开王府了吧?”绵昱只关心这件事,若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他早就下逐客令撵人了。

  “嗯,等表哥说服了姊姊后,应该马上就会离开了。”

  回到寝房里,海菱服侍他换下朝服,穿上一件长袍,替他系上织带后,再取来一件黑色马褂搭在那件月白色长袍外。

  替他换好衣袍,看着风采魅人的夫婿,即使夜夜同床共枕,她还是忍不住为之目眩神迷。

  她那含羞带怯的恋慕眸光,令绵昱看了心情大好,搂她坐在他腿上,轻啄了下她的粉唇。

  他亲匿的举止,令海菱两颊染上晕红,猛然思及一事,她连忙提醒他,“太后寿诞再过不到半个月就要到了,咱们该送什么贺礼好呢?”

  “我已准备好贺礼,你不必操心。对了,太后寿诞那天,你千万别进宫去。”

  “噫,可是太后先前说了要我进宫陪她看戏……”

  “届时你找个理由推掉。”他温热的唇移到她的粉颈上轻吮着。

  “为什么?”她呼吸微促,不解地问。

  “那天进宫向太后贺寿的皇亲国戚与文武大臣很多,我担心你会不习惯。”

  海菱虽觉得这理由似乎太牵强了,但还是柔顺地答应,“好,那我跟太后说我身子不适,那天就不进宫了,啊——”她惊呼一声,娇颜倏地涨红,“你、你不要这样……”他竟隔着衣物,轻啮着她的胸。

  她伸手想护在胸前,但却被他先一步把两手给抓在身后。

  绵昱抬眸欣赏她羞得满脸通红的俏模样,原先只是想逗逗她,然而逗着逗着,他体内就涌起一股情欲,倏地打横抱起她,走向床榻。

  她适才服侍他穿妥的衣物,又再落了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