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三十二


  她沉默着没有出声。不要,她不想这么做,她不想把自己的夫婿跟任何女人分享。

  “海菱,我跟你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我听到了,可是我……”她深吸一口气,道出心里的想法,“我不想跟姊姊共事一夫。”

  “你说什么?!”董夫人怒问。没想到昔日一向柔顺的海菱,竟然敢拒绝她的要求。

  面对大娘的怒火,海菱微微一凛,接着鼓趄勇气说:“大娘,姊姊已经是表哥的人了,怎么能再让她嫁给王爷?再说,这种事纵使我答应了,王爷不答应也没有用。”绵昱昨晚要她尽早将姊姊和常弘送走,这就表明了他无意收姊姊当侧福晋。

  “你是他的福晋,只要你开个口,就能多个女人服侍他,他哪会不答应?男人都是这样的,只会嫌女人不够多,不会嫌女人少的。”董夫人怒声命令,“总之,这事儿你非给我办妥不可!”

  “福晋,那董夫人实在太跋扈了,她凭什么这么要求您?!”刚才一直陪在一旁没有出声的珠儿,在董夫人离开后,这才气愤难平地嗔道。

  海菱轻咬着下唇,因为愤怒,心头急促地跳动着。她绝不会把丈夫让一半给姊姊,她不要他去抱除了自己以外的女人!

  “福晋,您可不要被她一吓就傻傻地答应了。”见她沉默不语,珠儿不放心地提醒。

  须臾,待海菱将满腔的怨怒压抑下来后,这才徐徐开口,“珠儿,你放心,不管大娘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

  “那就好,我还真怕您最后会心软地答应了她。虽然王爷那么宠您,可就算您真的开了口,王爷一定也不会允的。”福晋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太心慈仁善了,所以才会被她那可恶的姊姊给吃定了。

  海菱垂目沉吟了会儿。依姊姊的个性,她要的东西一定非得到手不可,绝不会就此罢休的,自己该怎么办呢?

  这会儿纵使赶姊姊定,姊姊肯定也不会离开吧?

  对了,她再去劝劝常弘表哥,顺便给他一笔银子,看在以往的情份上,也许只要他向姊姊软言哄上几句话,姊姊会愿意跟他离开。

  这么一想,海菱连忙朝挹色楼而去。

  “福晋,您这么急要上哪去?”见她行色匆匆,珠儿连忙追上去。

  “去找表哥。”顾虑到常弘的面子,她向珠儿吩咐,“你先回寝楼去吧。”

  来到挹色楼的厢房,海菱吃惊地看见常弘在收拾行囊,似是准备要离开了。

  “表哥,你这是做什么?”

  “表妹,你来得刚好,我正要去向你告辞呢,在王府里叨扰这么久,我也该走了。”

  “那姊姊呢?”

  “她?”提到海棠,常弘神色不由得一黯,“她不想跟我走。”

  “表哥……”海菱一脸为难地看着他。她来此是希望他能带走姊姊,但看样子他是打算要一个人离开了。

  见她欲言又止,他出声问:“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她抬目望着他半晌,这才道出来意,“既然表哥要离开,我希望你能带姊姊一块走。”

  “我问过她了,但她不愿意走,说要留下来。”常弘无奈地说。

  “可是姊姊她……”海菱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让他知道这件事,她怕他听了心头会很难过。

  见她神色有异,常弘问:“海棠怎么了?”

  在他追问下,考虑片刻,她决定据实以告,“姊姊她……想要王爷收了她。”

  “什么?!”常弘心头一寒,总算明白她怎么都不肯跟他离开的原因。也对,他区区一个平民,凭什么跟堂堂一个亲王比呢?论家世没有家世,论权势没有权势,更别说豫亲王还长得俊美无俦,但……“她难道没有想过他可是你的夫婿?”

  她无奈的回道:“姊姊一向都是如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没错,她本来就是个自私又任性的女人,哪会懂得替人着想。”常弘讽笑。他不是不了解海棠的个性,可先前被她的美艳迷了心魂,完全不在乎那些。

  当初两人一起离开董家后,他便带着她到江南做个小生意糊口,可她却吵着要他买大屋,还要有一群奴婢伺候她,身上穿的要是绫罗绸缎,吃的要是山珍海味。

  他经商所赚的钱,压根赶不上她挥霍的速度,弄到最后,甚至连房子都得变卖了,资金还是周转不来,他的生意也因此跟着垮了。

  他不是没有后悔过在她的央求下带她离开董家,可后来一想,海棠已是他的女人,他就该负起责任,可谁知道她竟如此无情又贪慕荣华富贵,连妹妹的丈夫都想染指。

  海菱看得出来常弘在听到此事后,很心痛也很愤怒,但她无论如何都不想把自己的丈夫让给姊姊,所以还是说出了心里的话,“表哥,我知道姊姊已经是你的人了,所以尽管姊姊不愿意跟你离开,我还是希望你能带她走,我准备了一笔银子,应该可以维持你们好一阵子的生活。”

  “还有,我前些日子写了封信,托人送去给舅舅,代你们向他求情,请求他接纳你跟姊姊,我想这几日应该就有消息了。”

  没料到她竟会这么做,常弘有些意外地深睇了她一眼。在她的眼里,他再也看不到昔日那丝恋慕,此刻,为了保护自己的丈夫,她也不再像往日那样任由海棠予取予求,眼里透着一抹罕见的坚定,这意味着——她是真的非常地在乎她的夫婿。

  沉吟片刻后,他问:“表妹,豫亲王待你如何?”其实寄住在这里的这段时日,他已从不少下人那里得知,豫亲王非常宠爱她的事,但他希望能亲耳听到表妹说。

  “他待我很好,我这辈子没被人这样疼爱、在乎过。”

  “那就好。”他沉吟着点了点头,“那么那个人何时会带回爹的消息?”

  “我想差不多就在这几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