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三十一


  “恩情归恩情,你可要记明白谁才是你的丈夫。”直截了当的警告,不许她的心再惦着常弘,他才是她该时时刻刻惦在心里的那人。

  “我当然明白。”感觉他揽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且他的语气中微透着一丝怒意,海菱有些不明所以。

  “既然如此,尽快把他们打发走,若他们缺盘缠的话,就去帐房那儿支一笔银子给他们,也算是答谢当年他救了你的恩情。”

  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海菱微诧。他的意思莫非是要连姊姊也一并赶走吗?这是否意味着,他不打算收姊姊为侧福晋?

  她忍不住欣喜地应道:“好,过两日等表哥病好了,我就请他们离开。”

  听她没有要留常弘的意思,绵昱心头也跟着一宽。

  看来是他多心了,即使以前她曾爱慕过常弘,可这会儿她的心应是向着他的。

  悬宕在心头的烦恼终于消散,海菱挽着他的手臂,唇边漾着粲笑。

  看到她脸上的甜笑,绵昱也被感染了她的好心情。“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没有呀,今晚的月色真美。”她别开眼,佯装在赏月,无法坦然向他道出心里的欢喜。

  第二日午后,王府来了个意外的访客。

  看见端坐在厅里的妇人,海菱眉心轻颦,缓缓举步走进去。

  “大娘,您怎么来了?”

  董夫人一见到她,先是打量了她一身的穿戴,心头暗忖着女儿果然没有说错,海菱在这过着锦衣玉食的好日子,脸儿和身段都出落得更标致了。

  “海菱,你嫁过来这么久,大娘一直没空来探望你,今儿个就特地抽空过来看看你过得如何?瞧你气色不错,日子应该是过得很好吧?”

  “嗯。”大娘哪会没空,她整日都闲在家里没事做。可她并不是怨大娘没来探望自己,而是疑惑着大娘今日特地过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对了,大娘,姊姊也在府里,我让人请她出来见您。”

  “用不着,我今日是特地来看你的,不是看她。”语气一转,董夫人脸色微微一沉,“我说海菱,你当了福晋,就不认爹娘了吗?”

  不知她提的是哪桩,海菱急忙否认,“海菱没这么想过。”

  “没有?”董夫人尖声说道:“你可知你爹有几次想上门来看你,结果都被门外的守卫拦着,不让他进来?”

  “有这种事?我不知道。”她还以为是爹死了心,所以这些日子才没再上门来求官,没想到竟是被守卫拦下来的,这么说……莫非是绵昱的意思?

  是爹的贪得无餍惹得他心烦,所以才不让爹登门吗?

  “你不知道?”董夫人狐疑地审视着她。

  来王府之前,她还以为自己也会如同夫婿一样,被排拒于王府门外,原本是不想来自讨没趣的,但海棠一早就回家向她哭诉了一番,让她不得不亲自登门走这一趟,所幸守卫得知她的身份后,倒也没拦着不让她进来。

  “我真的不知道有这件事,我想也许是王爷吩咐的。”

  “他为什么这么吩咐?”董夫人质疑地道:“难道是你叫他这么做的?”

  “不是,这件事若非大娘提起,我一点也不知情。”

  “罢了,我今天来是为了另一件事。”董夫人挥挥手,懒得再追究这件事,她来此尚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说。

  “什么事?”海菱绞着手里的绢帕,心里有些明白大娘来这里的用意。她是心慈善良,但并不笨,能让大娘亲自找上门,一定是为了姊姊的事。

  “我就有话直说了,你一个人服侍王爷一定很辛苦,不如就让你姊姊跟你一块服侍王爷,也能替你减轻些负担。况且你们姊妹俩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有她关照着你,也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海菱黯然垂眸。大娘要说的果然是这件事,真可笑,她难道不知从小到大,欺负自己最多的人就是姊姊了吗?现在,姊姊竟连她的丈夫都想要抢!

  “那常弘表哥怎么办?”

  “他?”董夫人轻蔑的撇唇,“那个没用的窝囊废,海棠不要他了,你打发他回去吧,省得他再对海棠纠缠不休。”

  她本来以为大哥会看在自己的份上,让海棠和她这个外甥拜堂完婚,结果没想到古板的大哥一听说他儿子带着海棠私奔,那牛脾气发作起来,连自个儿的儿子都不认了。

  要不,凭着她娘家那丰厚的家底,是够海棠过上好日子了,不过……今天来此一看,发现比起这豫亲王府,她娘家那些家产可差得远了,所以她无论如何都要让女儿嫁给豫亲王不可。

  “什么?”听见大娘如此无情的话,海菱一脸愕然。

  “总之,你让王爷收了海棠就是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