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三十


  因此在撵走董海棠后,他再也静不下心处理公事,立刻过来找她。

  “是……姊姊要求的。”海菱闻言窒了窒。她什么都可以让给姊姊,但只有绵昱,她不想让,只要一思及日后姊姊在他怀抱里笑得甜蜜的情景,她胸口就闷闷的揪疼着,她甚至想不顾姊妹之情,将姊姊赶离王府。

  绵昱寒着脸问:“所以你就答应了?”

  “我、我没有答应,我知道这种事我做不了主,要看你的意思。”他疏冷的神色令她一惊,不由自主地握住了他的手臂。

  她的回答令他非常不满。要看他的意思?难道她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吗?

  她姊姊那么要求,她非但没有拒绝,还要她来找他,难道她压根不在乎他有多少个女人吗?

  还是因为在她的心里惦着念着的,是那个叫常弘的男人?

  这个念头令绵昱又妒又怒,冷冷挥开她握着他手臂的手,旋身离开。

  见他拂袖离去,海菱愣了愣,不明白他究竟是在生什么气。

  难道是因为她让姊姊去找他?!

  可是这种事本来就由不得她做主呀,况且,她希望的是他能当面拒绝姊姊的要求,打碎姊姊的奢想。

  莫非……他想纳姊姊为侧福晋?!这么一想,她的脸色顿时发白。

  是夜,夜已深沉,但绵昱一直待在书斋里没有回寝楼。

  海菱手里端着杯参茶,在书斋门口踌躇了半晌,这才抬起手轻敲门板。

  “谁?”

  “是我。”

  “进来。”

  听到里面传来的嗓音,海菱连忙推门进屋。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歇着?”坐在桌案前的绵昱,从公文堆里抬头瞅了她一眼,不疾不徐的嗓音听不出喜怒。

  “我听说你还在忙,所以就替你泡了杯参茶。”海菱走向书斋左首那张紫檀木桌,将手里的参茶递向他。

  今日下午他沉着脸离开后,她便一直惴惴不安,后来连晚膳他都是在书斋吃,不若平时那样与她一块吃。

  接着她等了他一个晚上,却一直等不到他回寝楼,心里更是忐忑,因为自她与他圆房以来,他从未这般过。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惹他不快了,一整个晚上坐立难安,等了半晌,这才借着替他送参茶过来,想见他一面,问清楚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

  绵昱接过她送来的参茶,面无表情地啜饮了几口。

  “时候不早了,你……还没忙完吗?”见他似没有开口的意思,海菱轻声问。

  “嗯,还要一时半刻才能看完这些折子。”下午董海棠来他这儿一闹,他回寝楼找了她,再回书斋后,一时气闷得难以再专心处理公事,所以,才会耽搁到这么晚。

  她的小手轻绞着衣裙,迟疑了下,问:“那……我可以留在这儿陪你吗?”

  “你还不困吗?”听到她的话,绵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不困。”海菱用力摇头,脸上绽开讨好的笑容。

  “随你吧。”她的主动示好,令他从下午便盘旋在胸口的那股恚怒,稍稍消散了些。

  “我不会吵你的。”说完,她便乖乖地端坐在椅上,不再出声,书斋里又回复原先的静谧。

  海菱的眸光难以自禁地缠绕在埋首于批阅公文的夫君身上,她那双秋水明瞳里荡漾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缱绻柔情。在这样的深夜陪在他身边,伴着他处理公务,她情不自禁地露出甜甜的浅笑。

  绵昱早就发觉到她的视线一直停在自己身上,他没有说破,只是任由她看着自己,因为她专注凝睇着他的眼神,令他有股奇异的满足感,胸口的余怒至此完全逸散。

  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公事后,他抬首迎上她的视线,海菱连忙羞怯地垂下眼。

  “走吧,回房了。”他起身走向门口。

  “嗯。”走在他身侧,她又忍不住偷偷看他,细心地发觉他的神色不再疏冷。

  他……不生气了?

  迟疑了下,海菱轻声问:“我……今天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你不快?”不问个清楚,她不知自己日后会不会又在无意中惹他生气。

  绵昱眯眸望她。“你还不知道自个做错了什么?”

  “我……不知道。”她一脸不解地摇头,完全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他低哼一声,问:“那常弘就是当初救了你的人?”

  她有些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把话题转来这里,但仍顺从的回答,“嗯,当年若不是他及时救了我,我恐怕早被那恶人给玷污了,所以我一直很感激表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