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煦阳从敞开的轩窗斜射进屋子里,海菱微笑地拿着掸子,仔细地掸着书架上的每一本书,清理掉沾染在上头的灰尘。

  望着满满一室的书,她的嘴角愉悦地往上弯起一抹笑。

  自己这算是因祸得福吧,原以为只要装得笨手笨脚,便不会被选为秀女,岂料她还是进了宫,只不过是当了宫女,被派来摛藻堂打扫。

  这摛藻堂正是宫里藏书的地方之一,有一屋子看都看不完的书,令她顿时转忧为喜,打从前几日一来到这儿,她就兴奋不已。

  摸着那些书册,海菱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做完每日的打扫工作后,她抽出了一本书册,悄悄躲到角落去看书。

  她垂目专注地望着手里的书卷,看得入神,浑然没发现有人朝她走近。她专心地看着书,有一双眼睛也静静的打量着她。

  见她依然没发现自己,绵昱无声无息地走近,唇畔扬起一丝谑笑,喝道:“可让我找着你了,居然躲在这偷懒!”

  海菱闻言,以为是负责管理摛藻堂的大人,连忙想解释,“不,我只是……”才说了几个字,她便发现站在眼前的是一名陌生男子。

  他满脸虬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看起来怪吓人的。

  “你不是陈大人,你是谁?”

  “你不认得我了?”绵昱眯了眯眼,眸里有一丝不悦。他可是花了一番工夫,好不容易才找着了她,可她竟不记得自己

  她直觉地摇首,旋即想起一、两个月前,自己曾遇上一个同样蓄了满脸落腮胡的男人。可那男人一身狼狈,那晚她虽没仔细去瞧清那男人的长相,却隐约记得那男人说话的声音沙哑而虚弱,年纪似乎不小了,与眼前这名衣着华贵、嗓音醇柔的年轻男子不可能会是同一个人。

  “我不认识你,请让让!”他太靠近她了,逼近的男子气息令她有些恐惧。

  “你当真不记得了”闻言,绵昱目露凶芒地瞪她,仿佛她不认得他是件多么罪大恶极的事。

  他的神情看来凶狰,她惊惶得想越过他出去,但她才跨出一步,手臂就被他给扯住了。

  “你想做什么?放开我!”海菱害怕地怒斥,反射地扬起手便朝他挥出。

  只听见 的一声脆响,她震住,他也一呆。

  这是绵昱从小到大头一回挨耳刮子,他眸里顿掀怒色,伸手扣住她打了自己的那只手腕。

  他脸上显而易见的恚怒表情令她骇住,见他抬起手,以为他要打她,她直觉地抬起另一手护住了脸面。

  他强势地格开她的手,扣住她的下颚,迫她仰起脸直视着自己。

  “这辈子,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打我,你说,我该怎么惩治你的胆大包天?”他的嗓音很轻,语气里却透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阴鸷,注视着她的目光则犹如欲噬人的火焰,灼灼地睨着她。

  她被他那诡烈的眸光看得凛然一窒,不由得屏住了气息,所有的声音都被锁在咽喉,颤抖得发不出来。

  面对眼前流露出惧意的娇颜,他眸色转深,看着她微启的樱唇,像是要惩罚她似的朝她俯下了脸。

  看着那张朝自己逼近的脸孔,海菱先是一愕,接着又惊又惧地拚命挣扎,多年前的梦魇仿佛再次重现,她惊恐反抗着他无礼的侵犯。

  但他的铁臂却将她挣扎不停的双手锁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按着她的后脑,不让她乱动。

  “噢,该死的,你敢咬我!”绵昱低咒一声地放开她,口中霎时充满了腥味,那是他被咬破舌头沁出来的血。

  海菱的唇瓣也沾到了一些他的血沫,瞠大的眼里布满惊悸,一回神后,她慌乱地想趁机逃走。

  但他大手一扯,就再将她拉回怀中,双臂牢牢地禁锢住她。

  绵昱吐掉口里的血沫,拧眉怒嗔。“你以为打了我还咬伤我,能逃得掉吗?”

  看他的眼神像要吃了她,她骇得瑟瑟发抖,双手抵住他的胸口,用尽力气想推开这个男人,然而不论她怎么使力,他总是宛如一座山似的难以撼动分毫,她颤着唇道:“你放开我!陈大人他们就在外面,只要我一叫……”

  “哼,你就算叫破嗓子,他们也没那胆子敢进来。”他冷哼,见她吓得发抖,眼里的怒意稍稍退去,手上略微放松力道。

  听他这么一说,海菱挣扎得更激烈了。

  她畏惧的神色与厌憎的眼神,令他不悦地拢起眉,语含威胁地道:“你敢再动一下,我就再像刚才那样吻你。”

  闻言,她愤怒地瞪着他。“你到底想怎么样”自己又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我想怎么样?”那日在宫中再见到她,便有个念头浮起,此刻面对着她,那个念头更加强烈了,他荡开一笑,低醇的嗓音宣告,“我要你当我的女人。”

  她被他狂肆的宣言惹怒了,顾不得惧意,斥道:“你休想!”

  “啧,你生气的模样,可比你抖得像只虾子似的模样可爱多了。”绵昱说着,手指便滑上她柔细的脸庞。

  海菱愤怒地拨开他那只无礼的手。“不准碰我,拿开你的脏手!”

  对她的斥责,他不以为忤,反而饶富兴味的将手掌摊开在她面前。“我的手并不脏,喏,你瞧,干净得很,对吧?”

  “放开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