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九


  “她不过是个奴才,竟敢不听我的话,我为什么不能打她?”董海棠一脸骄纵地反驳。

  “她并不是你的奴才,你就打不得。”

  没想到妹妹竟会回嘴,董海棠恼怒地要驳斥,旋即想到自己前来找她是为了何事,遂改口,“好好好,这次算我不对总成了吧?”

  “姊姊,你来得刚好,我有事想跟你说,你和表哥——”

  海菱尚未说完,董海棠便打断她的话,兴高采烈地迳自说:“海菱,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不如我们姊妹俩共事一夫吧。”

  “什、什么?!”闻言,海菱一脸惊愕。

  董海棠没半点害臊,理直气壮地接着道:“虽然我们姊妹共事一夫,不过姊姊不会跟你抢福晋的位置,姊姊就委屈一点当个侧福晋好了,以后有姊姊在,这王府里的下人就不会再这么没规没矩了。”

  “姊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她吃惊地瞪着姊姊,想不到姊姊竟然想跟她共事一夫。

  看见妹妹惊诧的神色,董海棠娇笑吟吟地说出昨晚事先想好的理由。

  “我想你一个人伺候王爷,必定会觉得很吃力,看在咱们姊妹的情份上,所以我才想替你分担这服侍王爷的责任,往后有姊姊在,你就不会这么累了。”

  “我一点都不觉得累。”看着姊姊那志在必得的神采,海菱猛然一惊,这才醒悟姊姊是看上了她的夫婿,所以才会这么说。

  “欸,海菱,你别嘴硬逞强,你虽是福晋,但人家王爷是什么身份?日后必定还会再纳侧福晋和庶福晋的。只要有姊姊在,他就会是咱们姊妹两人的,姊姊会帮着你,不让他再纳那些侧福晋和庶福晋,让他只专宠着咱们姊妹。”

  海菱寒着脸说不出话来。

  瞧见她的脸色,董海棠厉眸一瞪。“怎么,你不肯呀?”

  她是不肯,她绝不要跟姊姊共事一夫,姊姊怎么能连她的夫婿都想要抢呢?她太过份了!

  “海菱,你可别忘了,要不是我,你哪有机会进宫,进而成为豫亲王福晋?”董海棠立刻怒着脸提醒她这件事。

  望着姊姊那张美艳而刻薄的脸庞,海菱心寒地开口,“这种事我没办法做主,要看王爷的意思。”她说的是实话,而非敷衍姊姊,以绵昱的性子,他不想要的,任何人都休想强塞给他。

  董海棠狐疑地问:“你的意思是……要我自个去问他?”

  海菱低声说:“他若喜欢,谁也拦不了他,他若不喜欢,谁也勉强不了他。”身为一个女人的可悲,就是无法阻止夫婿纳妾,若是阻止,那便犯了七出之一条。

  她不知道绵昱会否看上姊姊,但她对姊姊竟觊觎起自己的夫婿,感到无比的痛心……

  “珠儿,把孩子带下去。”绵昱一进寝楼,便沉着脸吩咐。

  “是。”听到那微露愠意的嗓音,珠儿与嬷嬷朝走进房里的主子瞥去一眼,两人赶紧抱着孩子离开寝楼。

  留意到夫婿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知在恼什么,海菱小心翼翼地迎向他问:“怎么了?”

  “我很难伺候吗?”他冷声质问。

  “不、不会。”她摇头,不解他为何会突然这么问。

  “是你让你姊姊去找我的?”

  姊姊真的去找他了?海菱心头一沉,先是沉默了下,才颔首。“嗯。”不安地瞅着他。她没有想到姊姊会这么快就去找他了,他该不会答应了姊姊的要求了吧?

  “你知道她找我是为了什么事吗?”

  “……知道。”她垂下眼,害怕听到他说出愿意纳姊姊为侧福晋的事。

  “那你为什么还让她去找我?”绵昱眸色冷沉地盯着她。

  她垂着首,低声说:“我……我无法替你做主,所以才……”

  “才让她来找我?”他抬起她的脸,阴鸷地诘问:“是因为那个孩子分了你的心,让你忙碌得分不出心思来伺候我吗?”

  他冰列的眼神令她霎时明白,若是自己胆敢说是,他一定会把那孩子再送走,她连忙摇首。“不,没这回事,孩子有珠儿和嬷嬷照顾,我一点也不忙。”

  她很确定他生气了,但不知他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生气,于是心里有些慌了,抓着他的手臂,小心翼翼地问:“我做错什么,惹你不开心了?”

  “你很大方嘛,大方到乐意把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分享?”他冷讽。

  适才董海棠去书斋找他时,几乎是毫无顾忌的宽衣解带想色诱他,就在他斥责她时,她竞说那是海菱的意思——

  “王爷息怒,海棠并不是这么轻贱的女子,是因为我妹妹担心自己伺候不来王爷,希望我能与她共事一夫,一起服侍王爷,所以我才这么做,希望能博得王爷的欢心,否则……海棠绝不是不知羞耻的女人,请王爷不要误会。”

  她说着便呜咽低泣起来,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仅得不到他半分的怜惜,她那番话反而令他胸口顿时生起一股怒意。

  哪个女人不希望丈夫这一生一世只专宠于她一个人,而她竟然不吝于与她姊姊分享丈夫的宠爱!

  若她够在乎他,就绝不会容许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她之所以愿意这么做,那只意味着一件事——她不够爱他,更甚者,也许她从未爱过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