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八


  “嗯,我会劝姊姊的。”但姊姊似乎在王府里住上了瘾,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该怎么办呢?

  常弘表哥刚才说,若是姊姊不想跟他走,那么他就要一个人离开了。

  那意思似是说,他对姊姊已经死心了,若是挽不回姊姊的心,便要就此分道扬镳。

  唉,他们怎么会弄到如今这样的下场呢?

  不久,两人一起来到澡堂,下人们备好热水便退了出去,海菱腼腆地替绵昱脱下衣物。

  “你也进来一起洗吧。”

  “啊,不,我……”她还来不及拒绝,就被他给拉进浴池里,身上的衣袍全浸湿了。

  他俐落地在水里剥去她那身累赘的衣物,抛到池边,然后猛烈地封住她的唇……

  一场激情的云雨过后,两人倦得在池边相拥而眠。

  海菱在他怀里舒服地翻了个身,鼻端嗅着熟悉的男子气息,让她即使在睡梦里,唇办都漾着甜甜的笑。

  小睡片刻,绵昱便醒来了,眷恋地吻了吻她微启的唇,脸颊摩娑着她柔嫩的粉颊。

  “除了我,不准你心里再有任何人,听到没有?”他在她耳旁低声命令。

  睡得正熟的她没有听见他那透着浓浓占有欲的低沉嗓音,自然无法回答他。

  他抓来披在屏风上头的衣物,轻轻地为两人穿上,抱着她回到寝楼。

  “王爷,福晋睡了?”

  “嗯。”将她轻柔地放到床榻上,为她盖好被褥后,绵昱回头瞅向珠儿,“珠儿,我有话问你,你跟我来。”

  “是。”瞥见王爷脸色微沉,不知他想询问何事,珠儿心头一惊。

  跟着他来到寝楼的花厅,她战战兢兢地福身。“王爷想问珠儿何事?”

  “是有关福晋的姊姊和她表哥的事,他们为何会在王府里一住便是这么久?”

  珠儿闻言一喜。既然王爷主动问起,她一定要把董海棠的恶行全都告诉王爷不可!她开始一一说着董海棠在王府里这段时间所做的事。

  发觉珠儿所说的都是有关董海棠的事,却没有多少是关于常弘的事,绵昱蹙眉打断正在数落着董海棠的她。

  “那叫常弘的男子又是为什么不走?”

  “这自然是因为海棠小姐的缘故呀!”

  “怎会跟她有关?”

  “他们是一块来的,福晋虽然没明说,但我瞧他们似乎是一对儿的,只是不知为啥,海棠小姐似乎不怎么理睬常公子就是了,连他病了都不管,还是福晋好心替他请来大夫诊治。”

  “福晋常常去探望他?”

  “嗯,福晋曾提过,当年若非常公子救了她,她差点就要被人给糟蹋了,所以她非常感激常公子。”

  “是他救了她?!”闻言,绵昱敛起俊眉,思忖须臾,挥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第八章

  一早,海菱正和珠儿在逗着孩子玩,有人不请自来了。

  “海菱,我有话同你说。”

  “什么事?”海菱望向姊姊,意外地发现她的神色透着一抹兴奋,似是为着什么事而高兴不已。

  看见珠儿也在,董海棠不客气地命令,“珠儿,你先把孩子带下去,不要让他吵着我和福晋。”

  珠儿才不听她的,动也不动。

  “珠儿,你聋啦,我叫你下去你没听到吗?”董海棠板起脸孔斥道。

  “在这王府,珠儿只听王爷跟福晋的话。”她冷冷的回嘴。

  “你这该死的奴才,竟胆敢这样跟我说话!”董海菱气极了,想也不想地扬起手,冷不防地掴了她一掌。

  莫名其妙挨了一记耳光,珠儿怒红了眼。“你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你这狗奴才,打死了活……”

  看见姊姊又扬起手,海菱不由得动了怒,连忙拉住她。“姊姊,你太过份了,珠儿又没做错什么事?你为什么打她?”

  “你也瞧见了,她刚才同我说话那是什么态度?你这么纵容奴才,当心她爬到你头上去!”

  深吸一口气,海菱走向珠儿代姊姊向她道歉,“珠儿,对不起,你先下去。”

  “福晋!”珠儿红着眼叫道。她进王府这么久,可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福晋更是连大声斥责她都不曾,而这董海棠竟敢打她?!

  “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姊姊计较好不好?”海菱柔声安抚她。

  “嗯。”既然福晋都这么说了,她只得颔首,抱着孩子离开。

  她下去后,海菱这才肃声开口,“姊姊,你不该打珠儿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