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七


  被派来伺候她的小翠,抬头望去,答道:“咦,是咱们王爷,他回来了。”

  “那个人就是豫亲王?!”董海棠一脸吃惊。她一直以为豫亲王长得又老又丑,不意今日一见,竟是如此年轻且风采夺目,她不曾见过比他更俊美迷人的男子。

  “没错。”

  绵昱行色匆匆地朝她们这方向而来,他才一回府,便急着想去见分别二十几日的妻子。

  “王爷万安。”他一来到她们身前,董海棠连忙福身,娇声说道。

  “嗯。”可惜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挥了下手,便大步往前而去。

  “他这么急,是赶着要上哪去?”见他竟瞧也没瞧她一眼,她有些不悦地问。

  “自然是上福晋那儿去。”小翠斜眸瞟她一下,“咱们王爷可疼福晋了,每回他出门,一回来就是先去看福晋。”蓦然想起一事,脱口低呼,“啊,我记得福晋这会儿是在厢房那儿探望常公子,王爷回寝楼,会见不着福晋的,我得赶紧去通知福晋。”

  “不用了,我去通知我妹妹就得了,没你的事儿,你下去吧。”眸光一眯,董海棠赶走小翠,却没有走回厢房,而是走向海菱住的寝楼。

  她摸摸头发、拉拉衣襟,脸上绽起娇媚一笑,来到寝楼前,正好遇到找不到人正要推门而出的绵昱。

  “王爷,您没找到我妹妹吗?”

  “你妹妹?你是谁?”闻言,绵昱这才正眼看她。

  “回王爷,我是海菱的姊姊海棠。”

  “你是海菱的姊姊?”

  “是,我知道海菱在哪里,我带王爷过去。”

  “那你带路吧。”

  踩着寸子的脚款款地走着,董海棠侧眸瞄着他,有意无意地开口,“王爷可知海菱曾经爱慕一名男子的事?”

  “海菱曾经爱慕一名男子?”听到这话,绵昱微敛起眉。

  “怎么,她没同您提过呀,那……咱们还是别过去,回寝楼等海菱好了。”她掩着嘴,一副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的表情。

  “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清楚?海菱在哪里?”他凝眉追问。

  “她、她在……”董海棠故作一脸为难,接着才说:“她此刻正在常弘表哥住的厢房那儿,打小海菱就对常弘表哥他……”说至此,她噤了声,斜觑着他。

  她未竟的话意,任何人都听得出来是什么意思,绵昱不动声色地问:“那个男人在府里?”

  “是呀,他是同我一道过来探望妹妹的,妹妹好意挽留我在这儿多住上一段时日,怎知他也跟着留了下来,赖着不走,海菱这阵子便常常去找他……啊!”董海棠佯作惊惶,“我不该跟您说这些的,我想妹妹应该不再爱慕常弘表哥了才是,毕竟她已经嫁给王爷了。”

  “他住在哪间厢房?”他眸色一沉。

  “就在挹色楼那里。”

  绵昱撇下暗自得意的董海棠,立刻举步朝挹色楼而去。

  来到厢房,他门也不敲地便推门而入,果然看见海菱就在里面,她坐在桌前,正与一名男子说着话。

  “……表哥,你再多休息几日,不用急着离开,有什么事,等养好病再说。”

  “可是叨扰了你这么多日,怎么好意思?”

  “表哥别这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安心在这儿养病,姊姊那边我会再劝……”

  “噫,王爷,您回来啦!”瞥见有人推开了门,珠儿叫道。

  海菱连忙回头,一望见绵昱,便满脸惊喜地迎上前去。“你回来了。”

  “你在这儿做什么?”他嗓音微沉,俊眸横了常弘一眼,眼里掠过一丝不豫之色。

  “表哥和姊姊来看我,这阵子暂时住在府里,”她上前拉着杵在门口的夫婿进屋,为他介绍,“这是我表哥常弘,他这几日染了风寒,在府里养病。表哥,这位便是豫亲王。”

  “王爷。”常弘连忙起身一揖。他没有想到豫亲王竟如此年轻俊美。

  冷淡地颔首,绵昱一句话都没有说,便直接携着海菱离开。

  侧首看着风尘仆仆的夫婿,察觉到他僵冷不悦的神色,海菱迟疑了下,轻轻挽着他的手臂,体贴地开口,“这一路赶回来,辛苦你了,先回寝楼歇会儿吧。”

  细睇她一会儿,绵昱说道:“我想先去洗个身,你伺候我。”

  海菱一愣,颔首。“呃,好。”这是他第一次要她服侍他沐浴净身,她连忙吩咐跟在身后的珠儿去准备热水与干净的衣物。

  珠儿应声离开后,绵昱问:“他来多久了?”

  “谁?”须臾,她才意会过来,“你是指常弘表哥他们?在你离开那日,姊姊和表哥就来了。”

  “他们一直待到现在?”

  “嗯,常弘表哥染了风寒,而姊姊她又……”她顿了顿,不知该如何对他提姊姊的事,遂改口说:“就一直住到这时了。”

  “等他好了,就让他走。”成亲直到现在,除了他,她仍然无法忍受男人太过接近她,但适才,她竟然跟那男人十分热络,还一脸关切,那情景令他看得十分碍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