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六


  董海棠扬声,尖锐地提醒妹妹,“海菱,当初要不是我没去选秀女,你又怎么有机会过这种好日子?你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拜我所赐,你最好给我记着。”

  一边抱着孩子轻哄着,海菱一边看手里绵昱捎回来的信,都看了好几遍,还是一看再看地回味着他字里行间透露的思念。

  珠儿取笑她,“福晋,那封信都快让您给看烂了。”

  尽管被侍婢嘲笑,海菱还是舍不得将信给收起来,再三留连。

  “他说事情办得很顺利,很快就能回来。”她的嘴角洋溢着甜甜的笑。

  珠儿应道:“希望王爷快点回来。”倒不是因为她想见王爷,而是希望他回来治治一个嚣张的客人。

  仗着福晋晋的姊姊,那董海棠几乎把王府当成自个儿的家,在这里作威作福,恣意辱骂下人,还要求福晋替她裁制新的衣裳、添购首饰,要求了一大堆东西。

  看在福晋的面子上,人人是敢怒而不敢言。他们下人受气也就罢了,更可恶的是,那女人连对福晋都不客气!

  “珠儿,你是想念王爷了,还是在想念鄂尔?”听见珠儿这么说,海菱打趣地道。珠儿对鄂尔有好感的事,她早就发觉了,心忖等这趟他们回来,她打算跟绵昱商量,找个好日子把他俩的婚事办一办。

  珠儿噘嘴娇嗔,“谁想那块木头了,奴婢是希望王爷快点回来,免得海棠小姐继续在王府里作威作福。”

  闻言,海菱嘴角的笑不由得敛起。“姊姊今天又做了什么事?”

  “她上厨房那儿去,吩咐厨房做了一堆她爱吃的甜食,还要厨子们日后都要按照她的口味做菜,味道要加重点儿。厨子说福晋喜欢清淡的味道,结果她竟要厨子依她的口味为主,还说谁若不依,她就要让您赶走那些不听话的厨子。”

  听她这么说,海菱颦起黛眉。

  珠儿趁机劝道:“福晋,不是奴婢要说,您再这样放任她下去,她真会以为自个儿才是这王府的女主人了。”

  海菱难为地说:“可她到底是我的姊姊呀,你让我怎么赶她走?”

  知她心软,压根不好意思轰走那讨人厌的姊姊,珠儿提议,“至少您可以警告她,叫她收敛一点。”

  “我劝过她了,可是她根本不听。”从小姊姊就是如此骄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在意旁人的感受。

  看主子似乎拿这不速之客没辙,珠儿不禁急道:“我看她压根搞不清楚,谁才是这王府的福晋,您再这么纵容下去,等王爷回来,说不定要生气了。”

  海菱低叹一声。若是让绵昱得知姊姊在这府里所做的一切,也许真会气恼。

  “好吧,我再去劝劝她。”

  前几日她曾对姊姊说,自己已代她写信去求舅舅原谅她和常弘的事,但姊姊竟是毫不领情,还说舅舅原不原谅她,她压根不在乎,也不想嫁给常弘。

  海菱来到董海棠和常弘住的厢房,打算好好跟姊姊再谈谈,然而一进房里,就看见她坐在梳妆台前,戴着新买来的首饰,笑得阖不拢嘴。

  “姊姊。”

  “海菱,你来得刚好,瞧瞧我戴这串珍珠美不美?”

  “美。”她颔首。姊姊本就长得美艳,此刻身穿一袭上好衣料裁制的旗服,头上梳着两把头,再加上一袭桃红色的对襟坎肩,将她衬得益发艳丽。眸光不经意瞥见床榻上躺了个人,微讶地问:“噫,常弘表哥怎么了?”大白天的便躺在床上。

  董海棠没怎么在意地回答,“他说头疼不舒服。”

  她关心地问:“要不要请大夫来瞧瞧?”

  “你去问他。”忙着将珍珠耳环戴在耳上,她根本不想搭理他。

  见姊姊一脸不在乎,海菱只好走到床边探问:“表哥,你不舒服,我请大夫来瞧瞧好吗?”

  “不用了,只是头疼而已,用不着麻烦了。”睁开眼看见是她,常弘连忙坐起身来,倏地感到一阵晕眩,幸亏她及时伸手扶住他,他才没跌下床。

  “可是我瞧你脸色不太好看,还是让大夫来瞧瞧好了。”她不放心地说。表哥脸色真的有些苍白,气色很差。

  “这……好吧,那就偏劳表妹了。”看着善解人意的海菱,再望望坐在梳妆台前,只顾着穿戴那些首饰的董海棠,常弘忍不住有些感慨。

  以前他就察觉到海菱偷偷恋慕着自己的事,但那时他满心都是海棠,被海棠的艳丽给迷得神魂颠倒,压根不曾仔细看过她。

  现下一瞧,他发现海菱已出落得如此妍美秀丽,一点也不输给海棠,最重要的是,她的性子要比海棠好上太多了,既心慈又懂得体贴人。

  “那表哥先休息一下,我让人去请大夫来。”说着,海菱吩咐珠儿差人去请来大夫,随后便出去了。

  见表哥不舒服,她不好现下跟姊姊谈要他们离开的事,走出厢房前,看见姊姊对表哥仍是一派漠不关心,她有些恼,但又没有立场去指责姊姊。

  她好怀疑,姊姊是否真的曾喜欢过常弘表哥,否则那喜欢怎会如此轻易就消失了?

  她不禁再思及,日后绵昱是不是也会如姊姊一般,对她的喜爱随着时日过去而渐渐淡掉?

  届时,他是否也会像姊姊对常弘表哥一样,如此的冷漠?

  望见不远处廊上走来的男子,董海棠看得两眼发直,扯着一旁的侍婢急问。

  “小翠,那个人是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