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三


  “他对本宫说,你曾救过他,本宫以为他是为了报恩才想娶你,但他说不是,他在第一次遇见你时,就将你给惦在心上了,只可惜那时他有伤在身,无法前去找你,后来没想到会在宫里再见到你。”看见海菱惊讶的神情,太后微笑再道:“你呀,没瞧见那孩子提到你时眼儿有多亮,他欣喜的表情本宫至今都还记得。”

  不知道绵昱竟是这么看待她的,海菱心头顿时一阵激荡。“我以为他是为了我能在夜里视物,所以才会娶我……”

  “没那回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听七阿哥他们的福晋和格格们这么说的。”

  “那恐怕是她们误会了,当时他是对皇上说,因为你能在夜里视物,所以他才会被你给救了,并非因此而娶你。”太后面露慈祥的笑容,又说:“绵昱是本宫抚养成人的,本宫很清楚,若不是他真心喜欢的人,他是绝不会娶进门的。喏,你可知道那五格格推你落水,绵昱饶了她后,她仍一心想嫁给绵昱,即使委屈做侧福晋也愿意?”

  “海菱不知。”她轻摇螓首,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件事。

  “你知道绵昱是怎么回答的吗?”见她摇头,太后笑道:“绵昱说,可以呀,一日一五格格进门,他就让她天天睡在她推你落水的那口池子里。”

  “啊!他真的这么说?”听闻太后的话,海菱一脸惊讶。这意思不就是……要溺死五格格吗?

  “没错,这可把五格格吓坏了,不敢再闹着要嫁给绵昱了。”见海菱一脸震讶,太后徐徐再开口,“当初他说要迎娶你为福晋时,本宫原是不太同意,但后来一想,难得有让绵昱看得上眼的人,即使你们身分不相称,本宫还是替他向皇上求情,让皇上成全你们的事。”

  听太后说了这些事,海菱眼眶不禁湿了。“我不知道……他心里是这么看待我的。”原来她的丈夫是打从心眼里在疼爱着她的。眉心纠结多日的愁郁,宛如拨云见日般顷刻间舒展开了。

  是她太傻了,凭着旁人说的那些话,就将他这些时日来为她所做的事全抹去,结果苦了自己,也苦了他,更害得他们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思及此,海菱惭愧地低下头。都是她的心胸不够豁达宽厚,才会造成这种遗憾。

  看着她内疚的神情,太后温声启口再告诉她一件事,“绵昱以前不知多宝贝他那把大胡子,怎么都不肯剃,只有在本宫一年一度的寿诞时,他才肯剃了讨本宫欢心,可这段时日,他竟然每日都将胡子给刮得干干净净的,这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

  “可不是,那孩子不喜欢自个儿太过俊俏的长相,所以十几岁时,就开始蓄起胡子,想掩盖住那张过于俊美的相貌。可他留了这么久的胡子,却在你们成亲第二日便把胡子给剃得干净,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谁?”

  听到此,海菱心里一阵动容,喉头哽咽了起来,她连忙捣住嘴,随即激动得落下泪来。

  太后轻轻拍抚着她的肩,和蔼的道:“这下心结是不是解开了,丫头?”

  迎上她仿佛洞悉了什么的眼神,海菱赶紧抹去眼泪,窘得满脸通红。“谢谢太后告诉海菱这些事。”

  太后慈爱地笑了笑。“你开心了,绵昱自然跟着开心,这下七阿哥他们也就可以安心了。”

  “七阿哥?”她不解自己的情绪跟七阿哥他们有什么关连。

  “七阿哥说,每次绵昱看见他和福贝勒,都是一脸想杀人似的凶狠表情,害他们现下一看见他,就远远躲开了呢。”

  海菱被太后这话给逗笑了。“失去孩子的事,怪不了七阿哥他们的。”

  “你明白就好,”看见她的笑颜,太后赞道:“瞧你真该多笑的,这笑起来多甜呀。”第一次看见这孩子,她就看出她仁厚心慈,所以才愿意让绵昱娶她。

  被太后这一赞,海菱羞怯地垂下头,嘴角却不由得漾起灿烂的笑意。

  送太后离开后,海菱驻足在窗前,低声对着天穹说:“孩子,娘对不起你,不过,娘只能为你伤心到今天,娘不能再让关心娘的人着急、担忧了。”说着她轻阖上眼,双手合十,向上苍许了个愿。

  接着,她坐在花厅里等绵昱。

  一直到深夜他才回来,看见她竟坐在花厅里,不禁有些讶异。“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我有话想跟你说。”望着他,海菱缓步走向他。

  “什么话?”看着她有些不寻常的神色,绵昱轻拢了下眉峰。

  “对不起,这些日子让你为我担心了。”她低声说。

  闻言,他霎时舒开拢起的俊眉。“只要你没事就好。”

  纤指轻抚上他那张俊媚的脸孔,她这才发现,他也消瘦了不少。

  看见她眼里突然滚出泪水,他骇然一惊。“你怎么哭了?”

  她将脸儿埋进他胸前,喃喃说道:“对不起,我只哭这次,这次哭过了,我就不再难过了。”

  “……好,你尽情的哭吧。”自小产以来,她还不曾流过泪,如今她愿意哭出来,这便意味着她终于能放开那孩子了。绵昱欣慰地轻拍着她的背,让她在他怀里哭个够。

  半晌,她抬起脸,破涕为笑,说:“绵昱,我想生十二个孩子。”

  他闻言一愕。“十二个?会不会太多了?”

  “不会。”

  “为什么你想要这么多个孩子?”

  “我想把他们生回来。”

  “他们?”

  “那些因我而死的人。”

  他微一思索,便明白了她所指的那些人是谁了,是上次同福贝勒一起去围剿乱党,经她指出藏身之所而被杀的那些人。

  他知道她一直对那些人的死心怀愧疚,夜里更常因此而作恶梦。

  “好吧,随你。”话虽如此,但要不要让她生这么多,可是操之在他身上。十二个?实在太多了,他可舍不得她像头母猪一样一直生个不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