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二


  这时,珠儿代总管来传话,“贝勒爷,七阿哥和福贝勒他们来看福晋了。”

  他立即沉下脸。“他们还有脸来!”怒气腾腾地离开寝楼。

  等在前厅里头的几人,一看见他进来,人人面露讨好的笑脸。

  七阿哥瞅向福贝勒,示意他先开口,福贝勒心里暗暗叫苦,看向一脸阴寒的绵昱,只得脸上堆满笑,打着哈哈,“绵昱,咱们来看昱福晋,她身子没事了吧?”

  “你说呢?”

  冰寒的眼神朝他射来,冻得福贝勒打了个哆嗦。

  “我、我和七阿哥带了些上好的补药和紫参,要给你的福晋好好补养身子。孩子没了我们也很遗憾,不过养好身子以后,你想要几个,还、还可以再、再生。”干么用这种怨毒的眼神瞪他,他也很无辜的好不好?

  他哪知道昱福晋有了身孕,而且那天她只不过是在一旁看着,替他们揪出那些躲起来的叛乱份子,哪知道她看着看着就小产了?

  见他一脸想宰人的阴郁表情,七阿哥也赶紧陪笑说道:“就是呗,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昱福晋好好调养身子,这些补药都是我从宫里头带来的,以后养好了身子,不愁生不了孩子。”

  “就算再生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了!”绵昱忍无可忍,一把勒住福贝勒的颈子,恶狠狠地问道:“当初你不是向我保证,绝不会让她有任何损伤的吗?你说,你要怎么把失去的孩子赔给我?”

  “我、我、我……”他快被他给勒得断气了,“你、你、你先放、放手……”

  “绵昱,你真想勒死他啊,快松手!”七阿哥见了,赶紧上前想架开他。

  但他的手劲大得惊人,七阿哥压根扳不动,情急之下说道:“这事也怪不了我们呀,若是知道你福晋已有了身孕的事,我们绝不会要她一起去的,你自个儿也不知道的不是吗?怎能全怪在我们头上呢?”

  被他这么一说,绵昱冷着脸松开了福贝勒,咆哮地下达逐客令,“滚,全部都给我滚出去!”

  “好、好,我们这就出去,你可别生气啊。”七阿哥连忙拉着仍在喘气的福贝勒,仓卒地离开。

  他们离去后,绵昱愤怒地将桌案上的杯子全都扫落桌面,接着一掌震裂了那张桌子。

  看着那坐在院子里,盯着一朵花发呆的人,珠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才短短十几天,福晋就憔悴、消瘦得惊人,她仿佛忘了要怎么笑似的,脸上总是木然无神,看了就教人心酸不忍。

  偶然间,她曾听福晋喃喃自语着,说什么对不起,都是她害死了他们,他们如果要找人索命,找她就好,不要为难她的孩子。

  看来失去了那孩子,福晋是很自责的,所以才会一直抑郁不乐。

  珠儿走到海菱身边,劝道:“福晋,外头天冷,回房去吧。”

  她默默地起身,回到寝楼。

  “贝勒爷说,今儿个有事会晚点回来。”

  “嗯。”她轻哼一声。

  “您别再这样了,福晋,您再这样下去,会让贝勒爷瞧着心烦的。”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老面对着愁颜不展的妻子,她真为福晋担心,一旦失宠于贝勒爷,那该怎么办才好?

  半晌,海菱仍是一语不发。

  “福晋,恕奴婢无礼,但奴婢有话不吐不快。”珠儿一古脑儿的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老实说,失去孩子,您伤心,贝勒爷也不好受呀,上次七阿哥和福贝勒他们来探望您,听说贝勒爷对他们发了好大一顿脾气,还把他们给赶走。贝勒爷如此心疼您,这半个月来总是捺着性子安慰您,可人的耐性是有限的,您再这样下去,终有一日贝勒爷会对您不耐烦的。”

  垂目睇望着手指良久,海菱才要开口,便听见有名太监进来通报,“昱福晋,太后来了。”

  “什么?”她和珠儿都吃了一惊,“太后?!”

  “没错,太后是特地来探望昱福晋的。”

  “太后在哪里?”

  “就要进来了。”

  海菱连忙起身,来到寝楼外迎接太后鸾驾。

  “海菱叩见太后。”

  “你身子欠安,这礼就免了,来,让本宫看看。”太后仔细望了望她的气色,心疼地拍拍她的手,“瞧你怎么憔悴成这样,怪不得绵昱这么心疼了,还跟皇上闹了一顿好大的脾气。”

  “他对皇上发脾气?”海菱一愕。

  太后边说边拉着她进寝楼里。“绵昱这孩子,怪皇上下旨让你去帮七阿哥围剿乱党,所以才会害你小产,失去了你们的头一个孩子。”

  “他……怎能对皇上这么说?”她有些吃惊,生怕他因为自己而惹怒龙颜,招来祸事。

  “这回确实是皇上不对,怎能让你一个弱质女流去帮七阿哥他们呢?你们失去孩儿,相对的,皇上也失去一个玄孙,对这件事皇上也很舍不得,所以没怪绵昱,你不要担心。”

  两人在花厅坐下,太后接着再说:“本宫听说你这些日子一直抑郁不乐,所以才来瞧瞧你。孩子没了是很令人伤心,不过这表示那孩儿跟咱们无缘,你也别太惦着了。”

  “……是,太后。”海菱低首应道。

  “看你难受,绵昱也不快活。这孩子呀,很少将什么人给放在心上,你可还记得,你以前在摛藻宫时,本宫曾上那儿去过一趟?”

  “记得。”那时太后随口问了几句话便走了。

  “当时绵昱正准备出征准噶尔,他来见本宫,对本宫说要娶你当福晋,央求本宫替他照应着你,直到他回来。”

  “什么?”海菱讶异地抬首。所以当时她才能那么平静地待在摛藻宫里,即使躲在里头偷看书,被那里的办事大人给发现了,也不曾被责备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