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二十


  这话一出,几位阿哥、贝勒、贝子顿时面面相觑。

  十五阿哥摇了摇扇子,接腔缓颊,“绵昱,既然福贝勒承诺一定会把你的福晋护得好好的,没人能伤着她,你就甭担心了。”

  “就是呀,绵昱,这回围剿那帮乱党,咱们早有万全的准备,只是怕他们趁乱逃走,才需要你的福晋帮忙看看他们躲到哪个老鼠洞里去了。”负责指挥此次围剿任务的七阿哥,笑咪咪的说道。

  “绵昱,你不答应也不成,咱们可是有皇上的圣旨。”原本不打算拿出圣旨来压他,但看绵昱那模样似是不想答应他们的要求,福贝勒这才取出了圣旨。

  绵昱接过圣旨,瞥去一眼,随即阴沉了脸。

  见他脸色一沉,七阿哥连忙解释,“本来咱们也没打算要带你福晋同去的,是皇阿玛提起昱福晋能在夜里视物,所以才要她同咱们一道过去,也许能帮得上什么忙。”

  “就是呗,若不是皇上提及,咱们也不知此事呢。”察觉他眼神透着一股冷煞之气,福贝勒赶紧将事情全推到皇上头上。

  瞪着那道圣旨,绵昱冷鸷地出声,“既然是皇上的旨意,看来我不答应也不成了。”那冰凝的嗓音,让厅堂里的温度陡降。

  “啊,对了,绵昱,你托我找的书找到了。”十五阿哥赶紧取出一册书卷献殷勤,这才让温度稍稍回升了些。

  送走那票阿哥、贝勒、贝子后,绵昱回到寝楼。

  听见他进来的声音,海菱眸也不抬地盯着手里的书本。

  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神色有丝冷淡,他微蹙了下眉,走至桌前坐下。她还是看都不看向他,迳自看着手里的书,仿佛那书精彩到让她舍不得移开视线。

  有点不对劲。

  “那些福晋和格格惹你不快了?”他试探地问。

  “没有。”海菱低声回答。她们只是同她说了一些她以前不知道的事而已,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好在意那些话,在意到气闷得不想同他说话。

  他抚着下颚,打量着她低垂的侧颜。

  两人就这么坐了半晌,海菱依然不怎么搭理他,绵昱便将手上拿着的一卷书册搁在桌面。

  她悄悄觑了一眼,瞥见封面写着《太平御览》几个字,眸儿蓦然睁大,可令她惊讶的不是这几个字,而是……

  她的脸微微抬起,眼里流露出一丝热切,忍不住探出手去,但还没摸到那书,他便把书拿走了。

  她的目光盯着他手上的书,瞬也不瞬。“那本书可是宋刻本?”

  “嗯。”绵昱轻哼一声,心中有丝不满。为了他手上这本书,她终于肯理睬他了?

  “我、我可以看看吗?”她举起了手,迫不及待地想从他手上接过那卷书。

  可他却移开手,不让海菱碰触到书卷。

  “不行,你没瞧见我正在看吗?”他佯装很有兴趣地翻动那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书页。

  “那……那等你看完,再借我看好吗?”她的眼睛绽起期盼的亮光。

  此刻她脸上的欣喜之情不是为了他,而是因为他手上的书,绵昱看了有些不是滋味,轻哼了声。“嗯。”

  她目不转睛地在一旁耐心等着他看完那卷书。

  被她那热切的目光看得坐不住,他慢吞吞的开口,“如果……你现在亲亲我的话,我就把这本书送给你。”本来还想再逗逗她的,可现下他倒先沉不住气了。

  海菱毫不犹豫地走到他身边,亲吻他的面颊。

  他不满意的指着自己的唇瓣。“得亲这里才算。”

  她粉颊一红,微一迟疑,便从善如流地将蜜唇覆上他的唇瓣。

  他顺势将她抱坐在腿上,一手搂着她的柳腰,一手按着她的脑后,深深地吻着她。

  四片胶合的唇瓣良久才分开,她细细低喘着,一得自由,便迫不及侍地从他手上拿走那书卷。

  绵昱发觉自己对她的吸引力竟不如一卷书,心里有些恼,但看着她面露兴奋地小心翻动着那书页,所有的抱怨便全数消散无踪。

  罢了,只要她开心就好。

  有了那卷宋刻本的书,海菱就这样将夫婿给晾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一直到要就寝了,他才抽走她手上的书,不让她再看。

  “明儿个再看吧,夜深了。”

  海菱服侍他宽衣,心思仍盈绕在适才看的那本书上头,耳边忽听见他的声音。

  “过几日七叔他们要去围剿乱党,要带你一块去,说是想借助你夜里能视物的能力,帮他们捉拿乱党。”

  闻言,她顿觉胸口微微一滞,低首应道:“嗯。”那些福晋、格格说得果然没错,就是为了这双眼睛,他才会娶她的。

  绵昱接着说:“我会陪着你一块去,你不用害怕。”

  “嗯。”她轻轻颔首,一股难言的低落情绪盘踞在心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