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因为即使被选为皇帝的嫔妃,也不保证将来能享有一生的荣华富贵,更多的人是从此幽居深宫,过着无人闻问的寂寥生活。

  半晌,终于轮到海菱了。

  “下一个。”

  她深深吸气,举步往前走时,不知是太紧张还是怎地,狠狠跌了一跤,出了个大糗,惹来一阵讪笑。她慌慌张张地爬起来,然后踉踉跄跄地来到户部官员与内监公公面前。

  能通过初选,皆是容貌秀美者,但复选时除了相貌、仪态外,女红、才艺也列为考核的项目。此时,几名负责选秀的户部官员与内监公公在审视了她所绣的绣品后,人人俱是摇头。

  “这是你绣的?”那拙劣的手艺,让人忍不住想唾弃。

  “……是。”她绞着手,一脸畏怯憨傻的瞪大眼,瞅着那位发问的官员。

  “那……你会抚琴吗?”

  “不会。”

  “下棋?”

  “不会。”

  “吟诗?”

  “不会。”

  “作画?”

  “不会。”

  “那……你究竟会什么?”

  海菱嗫嚅了会,这才慢吞吞的出声,“我……我会洗衣,呃,还会擦地,也会打扫。”

  她这些话一出口,顿时引来数声讪笑。这是在选秀女,又不是在选婢女!

  负责选秀的官员与内监公公低声交谈,不一会儿便有了决定。

  “这个就撂牌子吧。”撂牌子即是将写有应选秀女姓名的木牌归还给她,这即意味没被选上,将会被送出宫去。

  一名太监忽然附在内监公公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那名内监公公再望了她一眼,沉吟了下,说道:“看起来是挺乖巧的,好吧,就依你所言把她带过去吧。”

  “你跟我来。”太监对她招招手。

  海菱一脸错愕。不会吧?难道她被选上了

  “噫,绵昱,你怎么不走了?”见正要一同进宫的绵昱突然驻足停步,十五阿哥纳闷地回头问。

  “那个女孩……”他转身望着前方正在举行的选秀,有名秀女跌了一大跤,惹来众人的嘲笑,也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的眸中疾掠过一抹惊喜。他上次果然没有看错,真是她!

  “什么女孩?”闻言,十五阿哥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哦,你说那里呀,户部和内监正在挑选秀女,听说今年选上的秀女,皇上将指给还未娶妻的亲王、贝勒与贝子们。”

  “是吗?”绵昱漫不在乎地应道。

  “对了,我还听说礼亲王曾向皇阿玛提过,想将他府上的五格格许配给你。”

  “我不要。”他厌恶地拒绝。一个念头顿时闪过脑中,他眸子轻眯下,为这一闪而逝的想法吃了一惊,接着唇畔便勾起肆意的一笑。有何不可?与其要他去娶一个自己看不上眼的女人,还不如娶一个能够被他惦记在心上的女人。

  “若是皇阿玛允了礼亲王,那可就由不得你说不要了。”十五阿哥事不关己的悠闲笑道。

  绵昱冷哼一声。他不想要的,谁也勉强不了他。

  “绵昱,瞧你一直望着那里,莫非你看上了谁?”见他的眼神一直望向对面,十五阿哥好奇地问,忍不住也朝选秀那头瞥去了几眼,却没发现有特别令人惊艳的女子。

  “没有。”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眼神。

  “那走吧,太后还在等咱们呢。”望着绵昱那张布满虬髯的脸孔,十五阿哥回想起他以前那风采魅人的俊俏模样,一脸怀念的笑说:“还是你原本那张脸看起来顺眼多了,太后前几日还兴高采烈地同我说,真希望她的寿诞快点到,她有一年没看到你唱那出贵妃醉酒了。”

  绵昱冷淡地打碎十五阿哥的期待,“今年太后寿诞时,我刚好不在宫里。”所以他今天才会提前进宫来向太后贺寿。

  “为什么?你要上哪去?”十五阿哥震惊得瞪大眼。

  “准噶尔。”

  “不能晚点再去吗?再过几日就是太后寿诞,你起码唱完那出贵妃醉酒再走不迟。”他跟太后一样眼巴巴的等了一年,这下他这一走,岂不是还要再等上一年。

  “军情紧急,十五叔认为能耽误吗?”

  “呃……不、不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