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十八


  他也不想想,贝勒爷在娶了福晋后,已经替他连升了三级,他还不知足,真是贪心!

  “罢了,他到底是我爹。”海菱徐徐走向偏厅。

  一见女儿进来,董明伦便酸了她一顿,“啧,现在是福晋,会摆谱喽,连我这个爹想见你,都得等上好半晌。”

  “我适才在……休息,不知爹来了。”她垂目,不想看见父亲尖酸刻薄的脸。

  “罢了,我今儿个来是为了上次跟你提的事,你跟昱贝勒提了没?”

  “……这种事我不好向他开口。”上回就跟爹说过了她的难处,他却还是不肯死心。

  “你怎么会不好开口?你想想,爹的官位愈大,你不也愈有面子吗?爹要你去提,也是为了你着想呀。”

  海菱委婉地说道:“爹,他已经帮您连升了三级,若是这么快再帮您升官,恐怕会惹人非议。”

  董明伦理直气壮的说:“他可是昱贝勒,谁敢说他的不是?”

  “就因为他是皇亲,所以行事才更该谨慎些。”

  见女儿仍不应允,他怒喝,“你是不是不肯帮爹?”

  “我……”她低眸下语。

  “好呀,你现在是堂堂福晋了,所以就不把我这个爹看在眼里是不是?你也不想想,当初若不是我让你去选秀女,你会被昱贝勒给看上,成为福晋吗?你这个不孝女,枉费我把你养得这么大!”他疾言厉色地责备女儿。

  “爹,我不是不想帮您,而是夫君的事我无法干涉,纵使我向他提了,他也未必会答应。”

  “你连提都没提,怎么知道他会不答应?”不顾女儿一脸难色,董明伦咄咄逼人,“你若是连这个小忙都不肯帮我,以后就不要再叫我爹了,我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说毕,他便愤愤离去。心里却暗忖,这个女儿一向柔顺,相信自己这么说,她一定不敢再违逆他的意思。

  海菱愁眉敛目,无奈地轻轻叹息。

  而这一切全都落入站在窗外的另一双眼睛里。

  “鄂尔,去把董明伦找回来。”绵昱低声吩咐。

  看着董明伦如愿地又晋升了一级,一脸满意地离开后,鄂尔不平地说:“爷,您真要帮他升官呀?您这么纵容他,说不得过没几日,他又会再跑来要求您帮他升官。”

  绵昱冷冷的出声,“这是最后一次了。”

  “可是他若再上门的话……”

  “吩咐下去,以后他若再来找福晋,不准放他进来。”他不想再看见她那张万分为难的脸。有这样的父亲,还不如没有。

  “是。”鄂尔乐得一应。他早看董明伦这贪得无厌的人不顺眼,仗着女儿嫁给了贝勒爷,就一再跑来求官,真是厚颜无耻。

  离开厅堂前,绵昱回头再交代,“鄂尔,这事不要让福晋知道。”

  鄂尔恭敬的回道:“是。”

  看来爷真是打从心里疼着福晋,不过这个福晋也确实值得爷这么宠她。

  下人做错事,或是对她不敬,她都不曾责备过他们,甚至还会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帮他们一把。

  本来有些下人是挺瞧不起她的出身,压根没将她放在眼里的,可这一阵子下人之间开始对她改变了看法,那些批评她的人,也渐渐不再说她配不上贝勒爷了。

  府里现在反而流传着这些话——

  “福晋真是一个心慈的好人。”

  “贝勒爷能娶到像福晋这样的女人,真是有福气。”

  “还好贝勒爷是娶她当福晋,若是娶了骄纵的五格格,咱们的日子可没这么好过。”

  贝勒府里的人,都开始真心喜爱这位好脾气的女主人了。

  黑夜里,海菱睁着眼睛难以入睡。

  摸着床畔空虚的位置,她幽幽叹息,难以想象自己竟会如此的思念他。

  打他们圆房后的半年来,这是绵昱头一次出远门,今天是他不在的第三日。

  这半年来,他夜夜都拥着她入眠,刚开始她还不太习惯,然而一旦习惯了他的怀抱,此刻他不在身旁,反而有种孤枕难眠的感觉。

  海菱索性起身看书,看了好半晌,这才渐渐有了些睡意,再躺回床上,阖目须臾,终于睡着了。

  她才睡下没多久,寝楼的房门被人悄悄地推开,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地走进来,他来到床畔,掀起床幔,脱了鞋袜便爬上床。

  身子被抚触的异样感觉,令海菱从梦里倏然惊醒,她吓得就要脱口尖叫,一睁眼便在黑暗中看清了那正在轻薄她的人是谁,这才咽下了到口的惊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