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十七


  第五章

  从花园回来后,珠儿便气呼呼的,来回踱了几步后,她两手叉腰,一脸严肃地道:“福晋,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海菱从书本里抬起头来,不解地瞥她一眼。“怎么了,珠儿?”

  “您是贝勒府的福晋耶,要有福晋的威严呀,怎么可以放任下人欺负到您头上来?”

  “只是些小事而已。”知她指的是自己先前去花园里,不小心被浇花的下人洒了一身的事。

  “什么小事?他们那么看轻您,根本没把您当福晋看!”这府里的下人有不少人都看不起福晋,没把她当主子看,连厨房在准备福晋的膳食时也特别怠慢。

  “那珠儿,你要我怎么办?把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都拖下去打几大板吗?”知道珠儿是在为自己抱不平,她心里挺感激的,可自己的出身确实与绵昱不相衬,也难怪那些下人要看轻她了。

  珠儿急道:“可……总不能让他们欺到您头上来呀,那阿葵明明是故意将水泼到您身上的,您至少该责备她一顿才是呀!您那么好说话,往后这府里的下人,个个都要爬到您头上撒野了。”

  海菱放下手里的书,沉吟了会,说:“我想她应该不是故意的,我瞧她似乎有心事,才会不小心洒到我。珠儿,不如你去问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再回来告诉我。”

  “什么?福晋,她分明是故……”

  她定定的望住珠儿。“珠儿,连你都不听我的吩咐了吗?”

  闻言,珠儿忍住将要脱口的话。“没有,奴婢不敢。”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寝楼。

  不久,珠儿便回来了。

  “福晋,原来阿葵家里出了事,她爹摔断了腿,没钱买药,所以她才会那么烦恼。”福晋真是心细如发,事情果然如她所料。

  “你去向总管支些银子,让她买药给她爹。”

  “咦,可是总管那边……”

  海菱俏皮的说:“你跟他说是我吩咐的,好歹我也是这贝勒府的福晋嘛,他多少会听我的话吧,他若不听,那只好等贝勒回来我再跟他说去。”

  听到她的话,珠儿噗哧笑了出来。“是。”福晋似乎已经开始把贝勒府当成是自个的家了,贝勒爷若知道,一定会很高兴吧!

  她衷心盼望着,这位脾气好又不爱计较的福晋,能永远得到贝勒爷的宠爱。

  来到寝楼,轻声推开房门,看见正在更衣的妻子,绵昱眸色一深,悄然地走过去,从身后搂住了她。

  半裸着的她,让他忍不住情欲勃发。他一向不是克制不住自己的人,可一面对她,再强的自抑力都会崩溃。

  海菱低呼一声,随即便发现那孟浪之人是她的丈夫,于是舒眉而笑。

  “你今日怎么这么早回来?”发觉他的手开始不安份地扯着自己才穿到一半的衣服,再瞥见他眸里跳跃着的火焰,她蓦然红了脸。

  “没事了,就早点回来。”他亲吻了她一口,两手不安份的揉捻着她柔嫩的胸脯。

  “啊,别,现在大白天的,你别……”

  “那有什么关系,咱们是在房里,又不是在外头。”

  “我、我觉得这种事应该要节制一点。”打那夜两人圆了房,他夜里就老爱缠着她,让她累得每天都晏起,可他却生龙活虎丝毫看不出疲色,昨晚两人才……现下他又想要了。

  “节制?”绵昱仿佛听见什么笑话,垂目瞅着她,“我跟自个儿的妻子欢爱有何不对?难道你要我去找别的女人?”

  “不是。”

  “那就是了。”他双手忙着脱去自己的衣衫,一脱完,便接着脱她的,然后将她压倒在榻上。

  见他兴致勃勃,海菱只好尽量迎合他,渐渐的也意乱情迷了起来,与他一起沦陷在情欲之中……

  等她醒来时,绵昱已不在身边。

  海菱起身穿妥衣服,便听见珠儿推门进来,笑咪咪的说道:“噫,福晋,您醒啦。”

  “嗯。”她的脸儿有些红,腼腆地应了声。

  “福晋……”珠儿迟疑了下。

  见她吞吞吐吐的,海菱不解地问:“有什么事吗?”

  “那个……董老爷又来找您了。”

  “我爹?”她蹙了下眉,“他在哪里?”

  “在偏厅里。您若不想见他,不如让奴婢去打发他走?”珠儿贴心的提议。

  董老爷每次来贝勒府,为的都不是来看女儿,而是要求女儿替他向贝勒爷求官,福晋为难地不肯答应,他便每次都摆脸色给福晋看,然后斥责她不孝,便愤然离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