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十六


  “你回来了。”看见夫婿推门进屋,海菱绽出一笑,起身相迎。

  绵昱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神色有些异样。

  “怎么了?”看见寝房内点了两支龙凤喜烛,他眸子微眯了下。

  “我……准备了些酒菜。”她垂下螓首轻声说。想到等下即将要做的事,她有丝紧张地绞着手里的绢帕。

  绵昱走到桌前,看到桌上摆了一壶酒和一盘子孙饽饽,还有一碗汤面与一双牙箸,及两只酒杯,他纳闷地望向她。

  “这是做什么?”

  她斟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他,轻抿了下唇,这才脸红地说:“今晚才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闻言,他微愕,随即敛起眉。“你是说今晚要……”

  海菱轻轻颔首,羞得不敢看向他,端着酒杯浅酌一口,说:“这是合卺酒。”

  他深深地看着她,一口饮下杯中一半的酒,两人再交换酒杯,一起饮完杯里的酒。

  她接着夹起一颗子孙饽饽喂到他唇边,他张口咬了一半。“咦,生的?”

  看他皱了下眉,她莞尔浅笑。“我不是说今晚才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吗?这子孙饽饽自然是半生不熟的。”象征生丁的意思。

  海菱再夹起那象征着长寿的汤面喂进他嘴里。

  他的目光一直望着她,那灼热的眼神盯得她脸颊热烫,与他分食完一碗面,她红着脸起身,说:“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绵昱点头,随她一起走到床榻边。

  她动手为他解开马褂。

  看着她微颤着的手,绵昱轻叹一声,“你不需要勉强自己。”

  “不,我没有勉强。”

  “你的手在抖。”他指出这个明显的事实。

  海菱轻咬下唇。“那是因为……我很紧张。”是的,她还是会怕,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克服这股恐惧,才可能与他继续走下去。

  “你真的愿意?”他再问一次。

  “嗯。”她毫不迟疑地点头,“我想……与你做对名副其实的夫妻。”

  这句话让他眸里掠过一抹狂喜,“你终于心甘情愿成为我的福晋了。”他搂住她,深深吻住她的唇。

  她秀额布满细汗,看见他隐忍的神色,知他怜惜自己,她心里注满柔情,只盼成为他真正的妻子,于是舒眉一笑,轻轻开口,“我不要紧了。”

  “真的?”他注视着她的娇容,还是不敢加快动作。

  “真的。”她毫不迟疑地颔首。

  初经人事,海菱累极了,几乎就要睡着,但她惦着心里的事,仍强撑着眼皮不敢阖上。

  “夫君。”

  “嗯?”他原想纠正她的称呼,但旋即一想,夫君这个词儿也挺顺耳的,便作罢了。

  被他拥在怀里,海菱仰起脸儿看着他。“五格格那件事……咱们就算了,好不好?不要再追究了。”

  “为什么?她甩了你一巴掌,又把你打进池里,还害你差点就没命,你不恨她吗?”

  “不恨,因为要不是她,我也不知……”她羞怯地顿住了话。

  他轻吻了下她的粉唇,问:“不知什么?”

  “不知……你待我这么好。”

  绵昱若有所思地睇着她。“今儿个你跟十五叔见面了?”回来时,他从总管那儿得知自己离开后,十五叔见了她。

  “嗯,他是同我说了些事,要我劝你罢手,不要再追究五格格的事。”见他只是看着她没吭声,她接着再说:“我看过一些书,里头说官场很黑暗,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多不胜举,即便身为皇家之人,也可能会遭人暗算、诋毁。”

  他应了声,“是没错。”

  “所以我便想,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仇人。这回你若饶过五格格,那礼亲王一定对你心存感激,也免得因为五格格的事跟他结了怨,往后他可能使出什么手段报复你。”

  绵昱眸里扬起一抹异色,但仍不动声色的继续听她说话。

  “我不想你为了我而树立仇敌,礼亲王势力不小,得罪他,日后恐怕会惹来麻烦。”

  “我不怕。”

  “可我怕,怕他会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你是我的夫君,我没法不担心。”海菱握着他的手,软言央求,“所以你饶了五格格好不好?”

  他觑着她良久,这才点头。“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饶她这一次。”

  “谢谢夫君。”她扬起灿烂一笑。

  她笑得太甜、太诱人,让他已熄的情火又再熊熊燃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