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十四


  “是。”他连忙匆匆离去。

  鄂尔离开后,绵昱在旁边一张石椅上坐下,招手要她过来。“今天身子觉得如何?”

  “很好。”看见他关心的眼神,她粉唇微露羞怯笑意。经过溺水的事,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已不再觉得陌生,所以不会像之前那样排拒他的接近,晚上他搂着她睡时,她也能睡得安稳了。

  “你在看什么书?”看见她手里的书册,绵昱问。

  “水浒传。”

  “好看吗?”他发现她很爱看书,往往一看起书来就很入神。

  “很好看,及时雨宋江、花和尚鲁智深、豹子头林冲、武行者武松、霹雳火秦明、黑旋风李达和双鞭呼延灼……这些人的故事都好精彩。”一谈起手里正在看的书,海菱便双眸发亮,一脸兴高采烈,“贝勒爷,你看过这本书吗?”

  “叫我绵昱。”他敛眉道。

  “呃?”她眨着眼看他,似乎不了解他的意思。

  “我说叫我绵昱,你是我的福晋,不需要称呼我贝勒爷。”她这几日已不再像先前那样畏惧他,这令他感到满意,但这样还不够,他们还未真正成为一对名副其实的夫妻。不过他也不敢操之过急,就怕再惊吓到她。

  “可……”她有些羞窘的绞着手。

  “你不会说这两个字吗?”他抬起她的下颚,让她直视着他,“看着我的唇,说绵、昱。”

  她注视着他一张一阖的唇,心跳霎时跳得好快。“绵……绵、昱。”她顺从地轻声说着,脸儿登时染上两抹嫣红。

  “再说一次。”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他忍不住有些激动。

  炽热的眼神看得她面红耳赤,海菱微慌地垂下眼,低声再说一次,“绵昱。”

  “往后你都这样叫我,知道吗?”他的手爱怜的滑上她的粉颊,正想将她拥进怀里,就听见鄂尔的声音传来。

  “爷,人带来了。”

  “嗯。”绵昱起身,同时扶她起来。“你过来。”他拉她站到一旁,然后自己走到另一头,朝鄂尔说道:“可以开始了。”

  鄂尔朝一旁的侍卫示意,“照我刚才说的做。”

  那名侍卫依言迈步朝海菱走过去。

  见他逐步朝自己逼近,已来到一臂之遥,海菱忍不住面露惊慌,一步步后退,不解地望向杵在一旁看着的绵昱,不知他想做什么。

  绵昱注视着她,却没有开口解释,只是以动作示意那名侍卫不要停。

  侍卫继续逼进,她也步步退避,直到背抵上一株树,已无路可退,才骇然地低叫,“你不要再过来!”

  绵昱这才出声,“可以了,退下吧。”

  “是。”

  侍卫离开后,他挥手让鄂尔也一起退下,这才上前握住海菱的手,怜惜地安抚她,“刚才吓到你了。”

  “你想做什么?”她拧眉问。

  “我只是想做个测试,现下我确定一件事了,你不只是惧怕我,对接近你的男人你都怕。”

  她愕然地望住他。“你……怎么知道?”

  “刚才鄂尔一接近你,你便怕到从椅子上摔下去。”加上之前自己每次接近她,她都一脸惶恐,这才让他有了这样的想法。

  海菱垂首,绞着手里的绢帕,片刻后才出声,“嗯,我没有办法忍受陌生男人的接近,那会让我觉得很恐惧。”

  “这是为什么?”他疑惑地问。

  迟疑须臾,她才幽幽出声,“十二岁那年,我跟大娘去上香时,差点就被人给……欺负了,从此只要有陌生男子接近我,我就会害怕。”

  绵昱闻言大怒。“那个混帐是谁?!”原来如此,该死的,若是让他查到是谁干的好事,他绝饶不了那该死的家伙。

  看见他生气的表情,海菱微愕,接着心头涌起一阵暖意,明白他是在心疼她。当年那事发生后,没有人安慰过她,更没有人心疼过她的遭遇,大娘反而斥责她,说是她行为不检,才会无端招惹来这件祸事。

  “我不知道,因为表哥及时出现,所以他便逃走了。”

  “你还记得他的模样吗?我找个画师来,你告诉他那个混帐的长相,我非揪出那淫棍不可。”

  她动容的望着他半晌,这才轻轻摇首。“不用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况且我也不记得那人的容貌。”

  “但那个混帐害你怕我怕成这样……”

  “我现在不怕了。”海菱仰首凝视着他,主动轻轻握住他的手。

  绵昱一怔,随后激动得将她拥入怀里,面露灿笑。

  他一笑起来,俊美的脸孔风采媚人,让她看痴了眼。她的丈夫长得真俊!

  “十五叔,你说这么多话,口渴了吧?来,喝点茶润润喉。”绵昱打断说个不停的人,举起杯子递到他面前。

  “呃,好。”十五阿哥确实说得口干舌燥了,他接过杯子,一口气便喝了大半杯茶,“绵昱啊,我刚才说了这么多,你应该都了解了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