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十三


  第四章

  宗人府

  绵昱优雅地端起一杯茶啜饮,坐在一旁的宗令却冷汗涔涔、坐立难安。

  “贝勒爷,这、这件事恐怕不太好办!”一边是皇孙贝勒、一边是宗室亲王,他哪边都得罪不起呀。

  “为什么不好办?”绵昱非常亲切地问,唇瓣微微勾起一笑。

  那笑让宗令一凛,背脊发毛,他猛搓着双手解释着,“五格格是礼亲王府的格格,所以……”

  “所以怎么样?”绵昱接腔问。

  “既、既然福晋已无恙,贝勒爷,您看不如我请五格格上门向福晋赔个不是,这样可好?”

  绵昱一脸恍然大悟,好亲切地说:“哦,我明白了,因为对方是礼亲王,因此你不敢向他拿人问罪,所以本贝勒的福晋就该死,没死成算她命大,你的意思是这样吗?”

  在他冷鸷的眼神下,宗令心中大骇,慌忙地摇手澄清,“不、不,贝勒爷,下官绝不敢这么想,下官只是以为,万事以和为贵,所以才、才想劝贝勒爷大事化小。”

  按爵位,自然是亲王要来得大,但这绵昱贝勒是太后最宠爱的玄孙,同时也是皇上最器重的孙子,听说他平定准噶尔部之乱回来后,皇上原本打算要将他晋封为豫亲王,但他却以此为交换条件,请求皇上将一名宫女赐给他当福晋,由此可见,他有多喜爱那名女子了。

  “我的福晋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太医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她救了回来,现下还虚弱的躺在床上呢!宗令,你说说这事要怎么大事化小?”绵昱低柔的嗓音徐徐说道。

  “这、这……”宗令惶恐得答不出话来。

  “还是你认为本贝勒人微言轻,所以最好就此罢手,别再不自量力地追究五格格意图加害我福晋的事,谁教我的福晋命贱,活该遭人欺到头上也不能吭一声。”

  宗令胆颤心惊地连忙哈腰。“下官不敢,下官惶恐。”现下绵昱贝勒不只是一名皇亲,皇上已封他为领侍卫内大臣的一品大官,哪里人微言轻了,而且他拗起来的时候,听说连皇上都拿他没辙,所以才会让他娶一个宫女为福晋。

  再说他十六岁就立下军功,矫健的身手可说是八旗的第一勇士,谁敢看轻他。

  “你惶恐个什么劲儿?”横去一眼,绵昱脸上仍旧带笑,温声问:“我问你,意图加害皇亲该当何罪?”

  “该、该当处死。”

  他再问:“福晋既是我的妻子,算不算是皇亲国戚?”

  “自然算是了。”宗令举袖抹抹额上沁出来的冷汗。

  “很好,那么你便秉公处理就是了。”放下手里的茶盏,绵昱起身,冷凝地开口,“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倘若让我知道你想徇私枉法,我绝不轻饶!”

  “……是。”宗令颤着声应道。他这可是两边都难做人哪,若真治了五格格的罪,礼亲王铁定饶不了他;可若不治罪,这绵昱贝勒也饶不了他,他得慎重考虑着要不要干脆辞了宗令的职位好了?

  趁着今日天气晴朗,身子骨恢复不少,海菱来到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看得累了,她微微阖目休息。

  “福晋,当心,有蜜蜂。”

  听见一句警告,她张开眼,猛然看到一个男子站在面前朝她探出了手,她冷不防地吓了一跳,心一慌,身子便从石椅上跌落。

  见状,鄂尔连忙伸出手要扶她起来。“福晋,您要不要紧?”

  她惶恐地避开他的手,神色微慌,狼狈地爬起来,还没站稳,便听到一道嗓音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

  “贝勒爷。”见主子回来,鄂尔连忙解释,“我适才看见有只蜜蜂绕着福晋打转,唯恐它去叮咬福晋,所以上前驱赶,也不知怎么福晋就跌下了椅子。”然后就像看见恶鬼一样地瞪着他。

  “是这样吗?”绵昱若有所思地望向海菱。

  “嗯。”她颔首附和。

  沉吟须臾,绵昱低声交代鄂尔一件事。

  “噫?”他不解地瞪大眼。

  “照我说的去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