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海菱在池子里挣扎了片刻,身子渐渐往下沉……

  好痛苦,她要死了吗?

  口里、鼻子全都灌进了水,窒息得胸口发胀,她本能地挥动四肢想要求生。

  在这一瞬间,脑海里掠过了几个人影,有爹、大娘、姊姊,还有她偷偷爱慕着的常弘表哥,最后停留在脑中的,是她的夫君绵昱贝勒的脸。

  他隐怒的表情、他低笑的表情、他邪肆的表情,还有他睡着的表情……这一刹那间,如此清晰地呈现在她脑海。

  她的胸口开始揪痛了起来,知道自己恐怕就要死了,她觉得有些遗憾,无法再见他最后一面……

  身子一直往下沉,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她能在夜里视物,但此刻她的面前除了笼天罩地的黑暗外,什么也看不见,她好慌好慌,双手拚命的挣扎。

  救我,我不想死……

  好冷……好冷!怎么会这么冷?

  探了探海菱的体温,珠儿惊呼道:“贝勒爷,福晋又在发烧了,全身还抖个不停。”

  绵昱爬上床,将那冷得蜷缩成一团的人搂进怀里,“把药端来给我。”

  “可福晋喝不下药。”

  “我叫你拿过来给我。”他低喝。

  “是,奴婢这就去端来。”

  接过药碗,绵昱含了一口药在嘴里,然后掰开海菱紧闭的牙关,一小口一小口的哺进去。

  有些药顺着她的嘴滑进喉咙里,有些药从她的嘴边流出来。

  他用衣袖擦去她嘴边的药汁,继续捺着性子小心喂着,好不容易终于喂完一碗药汤,他将空碗递给珠儿。“再去端一碗药来。”

  站在一旁看呆了的珠儿愣了愣。“咦?可是太医说,每次只要服食一碗药即可……”

  “你没瞧见有一半的药都流出来了吗?”

  “啊,是,奴婢这就再去端一碗药过来。”临走前,她回头再瞥一眼房内仍拥着福晋的主子,心头隐约明白了一件事。

  其实贝勒爷非常非常看重福晋,所以即使福晋之前做了那么多惹他生气的事,他虽然气恼,却始终不曾大声责备过她。

  原本瑟瑟发抖的海菱,身子已渐渐平静下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进她的体内,暖暖的,让她冰冷的身子有些暖和起来了……

  啊,她快不能呼吸了,是谁把她勒住了,快放开她!

  “你不会有事的,没有我的允许,我不准你死,听到没有,不准!”看着昏迷不醒的人,绵昱紧紧抱住她,沉痛地喝道。

  是谁在她耳边吼叫?震得她耳朵好痛!

  “你给我醒来、快点醒来!”

  不要再吼了,耳朵真的好痛!

  “贝、贝勒爷,药端来了。”来到房门口,便听到房里那沙哑的嘶吼声,珠儿顿了下,这才举步走进来。

  也难怪贝勒爷这么担心,福晋已经整整昏迷两天了,太医还说,福晋若过两日再不醒来,可能就……

  “贝勒爷,您放心吧,福晋一定不会有事的。”

  绵昱没说话,接过药,继续用嘴哺喂着海菱。

  啊,好痛,是谁、谁在偷咬她的嘴?

  见他喂完药,珠儿走到床边,提议道:“贝勒爷,我来替福晋按按人中穴吧,我刚听人说,这么做或许能让福晋早点清醒。”

  “是吗?我来。”他眼中乍现一丝希望,便动手按了起来。

  啊,痛、痛,不要再按了,好痛好痛,是谁这样狠心凌虐她?

  “咦,贝勒爷,您看福晋的眼角湿湿的!”珠儿吃惊的指着海菱濡湿的眼角。

  绵昱凝眸细看,更加使力按着她的人中穴。

  不要再按了,真的好痛!

  珠儿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贝勒爷,您、您好像按得太大力了,福晋的人中穴都被您按得瘀青红肿了。”

  绵昱这才罢手。

  呼,终于不痛了,不要以为她脾气好就敢欺负她,要是让她知道是谁这么凌虐自己,她一定、一定要报这个仇……

  有股暖意包围着她,让她觉得舒服了些,意识渐渐再飘散……

  好温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