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笨福晋 >
楔子


  冬初,朔风呼号,月隐星稀,放眼望去,荒僻的四野是一片阒暗,只有不远的山坳处,闪烁着些许的亮光。

  董海菱身披一袭陈旧的驼色斗篷,举着一支火把,为正在修理车轮的男人照明着。

  “德叔,这轮子损坏得这么严重,还修得好吗?”望着那严重变形的车轮,她微微蹙了眉心。

  她与姊姊代替父亲去探望生病的姑母,回程时,马车不慎陷入坑洞里卡住了,使劲推出后,后轮竟坏了,无法再前行,只得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间就地修理。

  “二小姐甭担心,再一、两个时辰应该就能修好了。”德叔长满粗茧的手拿着一颗石头代替榔头,与一把匕首交互使用,修理着损坏的部份。

  听到左侧传来的喁喁交谈声,海菱的视线瞟向坐在篝火旁的两名男女,看见他们很亲密地依偎在一起取暖。

  那名披着白貂大氅的女子便是她的姊姊董海棠,她的粉颊被火光映照得红通通的,娇艳无比。男子则是她们的表哥常弘。

  董海棠将头枕在表哥的肩上,常弘不知在她耳畔低声说了什么,惹得她娇笑出声,一脸甜蜜,仿佛先前她为了马车车轮损坏,无法在入夜前赶到城里,必须露宿荒野而大发了一顿脾气的事不曾发生过。

  看着表哥对姊姊的呵护与疼惜,海菱的瞳眸微微一黯。

  常弘起身说道:“柴快烧完了,我再去捡些干柴回来。”

  “不用了,这种事让海菱去做就好。”董海棠拦阻他,拉他坐回身边。

  “可天色这么黑,让海菱一个女孩子去……妥当吗?”他有些迟疑地瞥了一眼举着火把在为马夫照明的海菱。

  “就是因为天色黑,所以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去了。”董海棠瞅向妹妹,扬声命令,“海棠,你再去捡些干柴回来。”

  德叔张口想说什么,海菱朝他轻摇螓首,阻止他出声,低声应道:“嗯。”

  “海棠,我看我也一块去好了,毕竟这儿荒郊野外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狼群出没?”常弘有些担忧的嗓音传来。

  董海棠轻描淡写地开口,“你甭替她担心了,在狼群发现她前,她便会先行避开了,她那双眼睛不输给猫儿呢。”

  海菱将火把交给德叔后,独自一人徐徐走向幽暗的黑夜中,渐渐听不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了。

  他们休息的这处山坳,四周生长着一丛丛灌木,没有较高大的树,所以她必须走到较远处,那边有一片林子,才有枯枝可捡。

  她拢紧身上的驼色斗篷,走进黑魆魆的林子里,阴沉的林内寂静得可怖,但她的表情却没有露出一丝惧意,因为黑夜的林子对她而言与白昼无异,她可以一览无遗。

  她弯腰捡拾地上的枯枝,不久,怀里便抱满了一堆干柴。

  准备往回走之际,她蓦然瞥见不远处有一道人影踉踉跄跄而来,她认出那是一名男子。由于多年前发生过一件事,从此令她对陌生男子产生莫名的畏惧,因此她紧张地抱紧怀里的干柴,旋身想尽快离开,但又发现那蹒跚不稳的身子似乎是受了重伤,随时都可能倒下。

  她垂目,喃喃告诫自己,“没看见,没看见,不要多管闲事。”虽这么提醒自己,然而她却迟迟无法迈开脚步离去。

  后面不远处亮起了几道火光与 喝追逐声,似乎是在追赶着那人,她迟疑了下,良心终于战胜了恐惧。

  她强忍着心头的惊惶朝那人走去,压低嗓音对他说:“你跟我来。”

  乍见一人突然出现在面前,男子冷不防地吃了一惊,防卫地抬起手中的剑。

  “快跟我来,他们要追上来了。”海菱低声催促。

  天太黑了,他瞧不清楚她的模样,从嗓音里听出是个姑娘,他诧异地问:“姑娘,你是谁?为何要帮我?”身负重伤令他的声音显得粗哑而低沉。

  海菱没出声,见他步履不稳,仿佛随时都会摔倒,她略一迟疑,便将干柴往胸前拢了拢,腾出一只手,畏怯地揪住了他的衣摆,领他朝左方而去。

  感觉得出来她似乎并无恶意,男子顺从地跟着她走。

  两人走了片刻,来到一处山壁前。

  “进去。”

  “进去哪里?”男子愣了愣,望着漆黑得看不清轮廓的石壁,委实看不出来她究竟是要叫他进去哪里。难不成她是叫他去撞壁吗?

  “这里有个洞口。”她低声说着,轻推着他穿越洞前一片半人高的草丛。这里是她适才在捡拾干柴时,看见一只兔子从里头窜了出来,无意中发现的。

  他拨开草丛朝里面走去,这才发现原来草丛后方是一处洞口,略感惊诧地望了望四周,但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回头发现她似乎要离开,连忙探手拉住她。

  “你做什么?放开我!”冷不防的被他扯住臂膀,海菱吓了一跳,惊慌地挣扎着,搂在怀里的干柴因此落了一地。

  “你也进来躲一躲,那些人心狠手辣,找不到我,必会向你询问,不论能不能从你这儿问出什么,事后一定会一刀杀了你。”漆黑中,他看不见她惊恐的神色,强行将她拉进洞里。

  把海菱拉进山洞后,他便松开了手,她则一脸惶恐的退到洞内最深处。

  “姑娘?”没听见她的声音,他蹙眉睇向黝黑的山洞,洞内没有半丝光亮,他根本看不见她在哪里。

  须臾,她才出声,“那些人是谁?”

  “他们是一些流寇。”见她还在洞内,他才放心的盘腿而坐。他受的内伤太沉重,已快支撑不住,必须尽快运功疗伤。忽然想起一事,他疑惑地问:“姑娘,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也不想帮你,可谁教我的良心没有被狗给叼走。”她低喃地说,语气里有一丝懊恼。

  她没有想到好心帮了他,结果却累及自己得和一名陌生男子困在这个山洞里。

  姊姊他们还在等她捡干柴回去,若久等不到她,姊姊一定又要生气了吧!

  男子张嘴想说什么,却听她道:“嘘,他们朝这里来了。”

  他凝目望向山洞外,视线透过那片掩住洞口的草丛,果然隐隐约约瞥见有几道火光在黑夜里闪烁,他连忙凝神戒备,唯恐他们发现这处山洞。

  “居然不见了,还不快四处找找,他受了伤,一定跑不远,千万不能让他给逃掉了!”洞外,一道冷酷的嗓音下达命令。

  “是。”

  半晌后,有人来报,“二头目,四下都找不到人,他会不会逃到别处去了?”

  “该死,你们三个留在这儿继续找,其他的跟我来。”

  见外面那几人迟迟没有发现这处山洞,他这才略略松一口气。

  阒暗中,海菱蜷缩在一隅,缩着肩抱着膝,自始至终都不敢细看他的脸,因为他那满脸的虬髯让她觉得好可怕。低垂的眸光不经意地瞥向他的腿,她黛眉轻拧了下,那儿有一道伤口,正  的沁出血来。

  她踌躇半晌,深吸一口气后,这才悄悄移近他,取出手绢。

  男子闭目调息运气,忽然察觉有双手摸向他的腿,准确地在他腿上的伤口系上一条巾子,替他包扎伤口止血,他疑惑地低声问:“你……莫非能在夜里视物?”

  “嗯,他们过来了,别出声。”轻声示意他噤声后,她再缩回角落去。

  他一边闭目运气疗伤,一边暗自戒备。

  良久,天际终于亮起了第一道曙光,驱走了黑暗,直到煦阳转炽,他才徐徐地张开眼,发现外面的天色已大亮了。

  借着斜射进来的晨曦,他侧首望见蜷缩在角落,紧偎着洞壁兀自沉睡的少女。

  浓密的睫羽覆盖住少女的眼睛,秀挺的瑶鼻下是一张嫣红、圆润的唇瓣,仿佛娇艳欲滴的诱人樱桃,他素来平静的心弦仿佛被什么给勾动,隐隐漾起一抹骚动。

  他痴望了她半晌,接着犹如受到了蛊惑,情不自禁地朝她俯下了身,只差几寸便要碰着她的唇瓣时,她霍然张开眼,他连忙心虚的直起身子,在心底低咒了自己一声,接着佯装若无事地出声,“姑娘,你醒了?”

  海菱揉了揉眼睛,睁眼看见有个男人盯着自己,她蓦然一骇,就要脱口尖叫,又猛地忆起了什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那些人走了吗?”她轻声问。

  “应该都离开了,姑娘你……”

  他话还未说完,便听见她猛然惊呼,“啊,糟了,天都亮了!”说着,她便慌张地起身往外奔去。

  姊姊昨夜一直等不到她回去,一定气坏了吧?不知他们会不会丢下她离开?

  “姑娘,请留步,我还没谢过你的救命之恩!”男子连忙唤住她。

  “不用谢了,大叔,我要走了。”

  大、大叔

  闻言,他愕了愕,回头朝左右望了一眼,确定这儿除了他没有其他人,也就是说︱她那声大叔叫的是……他!

  “你给我等一下,你叫谁大叔?”他一踏步,腿上的伤口陡然一痛,迫使他踉跄了下,这一耽搁,再追出去时已不见她的芳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