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陷入昏迷的这几天,我的脑子每天闪过不同的画面,有时候是你,有时候是家人,但最常看见的还是我专心潜读研究术理的模样。我那时候就决定,如果我能醒过来,我一定要潜心着作,完成我的梦想。”她的梦想就是写出如《九章算经》一样伟大的巨着留给后人。

  “在我身边,完成不了你的梦想吗?”他说过会给她空间,不会妨碍她,她为何就是不相信?

  “说实话,我不知道。”她很迷惘。“有时候我想要留下来,有时候又想走。”如此反反复复,搞得她都累了。

  “玲珑……”

  “所以我决定先离开一段时间。”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方法。

  “什么意思?”感觉还有下文。

  “也许我也一样离不开你,但我也不能放弃追求我的梦想。”

  她的梦想就是离群而居,潜心研究。

  “你先让我独自生活一段时间,唯有透过比较,我才能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么。”

  果然是她的风格,凡事一定要分析比较加以计算,才能确定结果。

  “要多久?”既是他深爱的女人他认了,短暂分离总比今生永不相见好。

  “什么?”

  “要多久你才能确定自己的心意?”他无法毫无限制地等下去,他会发疯。

  “等到你打开玲珑结的时候。”她说。“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告诉你答案。”

  这招真狠,那玲珑结有一千零八个结,他打赌她不可能把书和她编写的计算留给他,打算考验他的耐心及脑力。

  “你一定非得这么做不可吗?”他牵她的双手,叹气。“第一次见面,就在棋艺方面赢过我,去赌庄也大部分是你在赢钱,现在还要我打开玲珑结。”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懒得搭理。”她笑着回道。“正因为你是自方面都和我匹配的男人,所以我才出这道难题。”

  是啊!他们两人就像在照镜子,脑力相当、学问相当,外貌同样出众。

  他们同时忆起当日他们在太原街上,彼此打量互秤斤两的画面,彼此露出会心的一笑。

  “你想的跟我一样吗?”也在想那天?

  “我正想问你呢!”怎么这么有默契?

  “老实说,那天在太原街上相遇以后,我想过你。”他自首。

  “我也想过。”彩儿在一旁叨念他有多好,不想都不行。

  “你猜我们会不会在那一天,对彼此一见钟情?”只是两个人都太理智,下意识排除这种想法。

  “很有可能。”不然她也不会在新婚之夜,因为他的靠近而心跳。

  “我们一定得分开吗?”他一脸眷恋。

  “真的那么舍不得我的话,就赶快打开玲珑结。”让她见识他的实力。

  “我会想念你的,伙伴。”他慢慢低下头。

  “我也是。”她抬起下巴迎接他的吻,两人激情拥吻,更胜以往。

  “小姐,这叶子怎么摘呀?”

  “小姐,要怎么打水呀?”

  “小姐,没有柴火了。”

  “小姐,灯油也没有了!”

  “小姐……”

  独自生活一个月,尤玲珑每天都在彩儿的抱怨声中度过。

  她原本以为有个互相照应,她更能潜心向学,结果彩儿大约每隔一个时辰就要进房打扰她一次,是佛都会发火。

  尤玲珑不禁开始怀念起在麒麟山庄生活的那段日子,申梦意严格禁止下人在她读书时打扰她,谁违反规定,谁就倒楣。

  她烦燥的收起书本,改为绣花。这是她近来培养的第二个兴趣,因为她怕自己如果不找别的事做分散注意力,她会忍不住掐死彩儿。

  才不过和申梦意分开一个月,她就想念他想念得紧,好想他快点儿来接她。这一半要归功彩儿,而且她怀疑他故意送彩儿来扰乱她,说什么得要有人在一旁照料他才放心,结果只会吵她,让她什么事都做不成。

  不过,也因不如此,她才能确定自己想留在他身边,哪里都不想去。

  都一个月了,到底解开了玲珑结没有?

  尤玲珑不分日夜的等待申梦意的消息,他终于在三天后现身。

  “拜托下次出简单一点儿的题目,我找那十个出入口,就快累死。”他对着她露齿一笑,她呆呆的看着他,半天无法说话。

  “怎么了?”怎么好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她仍是站在原地不动,脚仿佛生根。

  “玲珑——”

  “坏蛋!”她扑进他的怀中,拎起拳头捶打他的胸膛。“你知道我等你等多久了吗,怎现在才来?”

  砰砰砰!

  不痛不痒,比蚊子叮还轻。

  “不是才过一个月——”

  “感觉比一年还长!”

  砰砰砰,继续打。

  他先是呆愣,而后笑着拥紧她。看来不必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回麒麟上庄,答案很明显。

  “是我不对,抱歉。”他温柔道歉。

  女人的心有千千结,只要找对源头,多复杂的结解开——那就是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