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她说要追求梦想,让我放了她,给她自由。”事到如今,申梦意不想再隐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她有什么梦想?”申梦时完全预料不到着状况,有点不知所措。

  “研究数理。”

  “什么?”这啥玩意儿?

  “就是方程式、正负数、损益数那些东西。”统称为算数。

  “她的梦想……还真特别。”申梦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吧!”申梦意笑笑。“这么特别的女人,你教我怎么放开她?特别是她算牌比我还准确,我们联手赢了不少银子。”

  “你、你带她去赌场?”难怪她会打扮成男人,原来都是被他带坏的。

  “我们只是想知道玲珑的计算准确性有多高。”纯粹只是娱乐,不是真心想赌钱。

  “原来如此。”这样就说的通。“我正觉得奇怪,你们怎么会惹上怡情赌庄?原来是这么回事。”赢走了太多银子,让他们脸上无光,才会遭到报复。

  “怡情赌庄?”申梦意顿了一下后恍然大悟。“你是说,是怡情赌庄派人下的毒!?”

  “没错。”申梦时点头。“这两天来,我亲自进城查探了一下,查出玲珑出事的那天、同一个时辰,赵大兴的两个手下在附近进出。此外,也有人向我们密报当天看见赵大兴那两名手下,待在同一间客栈喝酒,我请对方大概描述了一下长相,找画师画下拿去给男娃儿指认,最后证实却是他们干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们这五百两银子果然没白花。

  “可恶!”申梦意一听见找到凶手,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回房拿刀。

  “你干什么?”申梦意拦住他,不让他冲动坏事。

  “还用说吗?”申梦意冷笑。“去杀光那些家伙!”胆敢对玲珑下手,非让他们付出代价不可。

  “不要冲动。”现在不是时候。

  “让开!”申梦意挥手就是给申梦时一拳,申梦时摸摸被打疼的脸,怀疑申梦意是为了报复才借口打他。

  “叫你冷静下来!”申梦时回打申梦意一拳,试图把他打醒。

  申梦意没想到他会反击,被申梦时的拳头打退了两步,捂着被打的地方瞪申梦时。

  “要报仇也得等玲珑醒了以后再报仇,今晚她都不知道能不能安然度过呢!你去找他们又有什么用?”申梦时吼道。“等玲珑醒了,我陪你一起踏平怡情赌庄,替玲珑讨回公道!”

  申梦时这几声巨吼,果然吼醒申梦意,他说的对,现在就算铲平怡情赌庄也没有意义,只要玲珑一日不醒,就算赔上再多人的性命,也换不回玲珑。

  “看来听懂了我的话。”也没枉费那一拳。

  申梦意颓然坐下,靠在廊柱仰望他大哥,眼中写满绝望。

  “你是真的很爱玲珑,对不对?”他在他身边坐下,打从他们成年以后,兄弟俩就不曾像现在这样交谈。

  “我以为大家都看的出来。”除了玲珑以外,这个山庄内还有人怀疑吗?恐怕找不到一个。

  “这倒是。”申梦时点头。“但是玲珑知道吗?”

  申梦意没说话,申梦时明白这是答案,不愧是兄弟,犯得错都一样,也一样傻。

  “爱要说出口,对方才会知道。”他笨拙的劝申梦意。“不要学我一样,失去了以后才知道要珍惜,才要费劲儿追回来,不一定每次都追的回来。”他是比较幸运,因为荷香的个性本来就大刺刺,不会想太多,只要大声表白、真心告白,她就会包袱款一款跟着走,过程不至于太困难。

  “……我知道。”申梦意淡淡回道。“只要玲珑能够清醒,我一定会把心底的话告诉她,由她自己决定去留。”

  “梦意……”

  “如果她嫁的是普通人家,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武林有太多恩恩怨怨,就算我们不主动揽麻烦上身,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这件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申梦时无力反驳,因为荷香本身就是武林中人,武功又好,所以他比较不必替她担心,但他的弟妹连丁点儿武功都不会,梦意自是特别谨慎。

  “可是你舍得吗?”他那么爱她。“万一最后玲珑选择离开,你放得了手吗?”

  “那也得放,我希望她过得快乐。”申梦意淡淡微笑,申梦时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可怜的微笑,他都不忍心看。

  他拍拍申梦意的肩膀,传递无声的支持。

  “谢谢你,大哥。”申梦意这句话说的虽轻,其中的情谊却值千斤重。

  打虎还得亲兄弟,血缘不是骗人的。

  “梦意——啊,梦时也在。”荷香这个时候突然从房间冲出来,看见相公后停住。

  “怎么,我就不能陪我兄弟说话吗?”欠揍。

  “只是很意外。”嘻嘻嘻,兄弟促膝长谈这画面不多见呢,得找个画师把它画下来。

  “荷香,找我有事?”申梦意在他们夫妻的猛烈炮火中找空挡插话,尹荷香这才想起话还没说完。

  “对了,玲珑醒了。”她就是要告诉他这件事。

  “真的吗?”申梦意不相信地看着灯火通明的房间,默默感谢朱玉菩。

  “不过还不能见你。”尹荷香解释。“她目前太虚弱了,得再多休息一段时日。”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老天爷不把她夺走,他要等上多久都无所谓。

  “谢谢你,荷香。”他向她道谢。

  “别这么说,我们是朋友啊!”朋友间不必客气。

  没错,他们是朋友,除此之外,并未存在其他感情。

  这回,他会跟尤玲珑说清楚,即使她最后选择离开他,他也无怨无悔。

  五天后,尤玲珑终于答应要见他,这期间她几乎所有人都见遍了,唯独不肯见申梦意,看的旁人都替他着急。

  申梦时原本要带领麒麟山庄全部兄弟踏平怡情赌庄,申梦意却在最后一刻出面阻止,改为报官抓人,因为他不想尤玲珑再次因为他涉险。

  申梦时明白他想保护尤玲珑的心情,也不再坚持以江湖的方式解决,整件事以官府破获怡情赌庄诈赌,并涉及杀人未遂及恐吓取材作收。

  麒麟山庄和官府的关系因此又往前迈进一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站在客房的门前,申梦意感觉前所未有的紧张。

  叩叩叩!

  他轻敲门板,紧张到连胃都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