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唯有正确正确找到了这十个出入口,才能将玲珑结解开,但是并不容易,这关系到开方术。

  玲珑结从她脑中的概念变成实体,照理说她应该会很高兴,但她却不。或许是因为没有人在一旁分享她的成果,如果这个时候申梦意在她身边,情况应该会不一样……

  不要再想了……

  尤玲珑命令自己不准再想申梦意,但是麒麟山庄到处都是他的影子,她唯一能摆脱他的方法,就是离开麒麟山庄。问题是她不想偷偷走,她既然是他用花轿把她抬进门,理所当然也要正大光明的离开。她如果要采取逃走的方式,当初就不会出嫁,今日也不必神伤。

  也许,当初她半夜偷偷溜走还比较好。

  尤玲珑苦笑,受够了自爱自怜,她既不能逃走,又不想留在麒麟山庄,最好的方法是暂时离开麒麟山庄出去透透气,等心情好一点儿以后再回来。

  为了掩人耳目她换上男装,带上了银子以后到马厩去牵马。不可否认,跟着申梦意她尝试了许多过去不曾做过的事。

  现在她已经不怕高,能依偎在他的怀里,居高临下悠闲的看风景。以前看到马就害怕,现在已经能自在的驾驭马匹。过去只要闻到酒味就想吐,现在已经能喝一点小酒。最重要的是她不再害怕和人相处,不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因为申梦意告诉她,她只是兴趣和别人不一样,喜欢关在房里看书、研究术理没有什么不对,他很欣赏她的专注。

  她的生命因为他而丰富,她不想因为恨他而枯萎,所以她希望好聚好散,但他的想法好像跟她不同,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自由。

  想到这里,尤玲珑更闷了,跳上马匹就往山庄的后头跑,申梦意在那里发现一条密道,除了第一次下山是走正门之外,他们后来都是靠这条密道溜出麒麟山庄。

  “喝!”随着她轻踢马肚,身下的褐色母马加快速度。

  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进城,以往都有申梦意在身边陪她一起冒险,这次她只能靠自己。

  “喝!”说不想他又想他,爱情怎么会这么无奈?

  马匹有如风一样奔驰在往卧牛城的路上,一个时辰后,尤玲珑已经在城里最有名的客栈独自吃饭喝茶。

  她本来想叫酒喝的,但是一个人喝酒太无聊,而且她的酒量很差,万一喝醉了没人能送她回家,所以她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喝茶比较保险些。

  “小兄弟,今儿个就你一个来,你家公子呢?”

  由于她和申梦意每次进城,都假装是他的小厮,店小二都认识她,掌柜的还会主动打招呼。

  “他今儿个有事,我一个人来。”她尽可能压低喉咙,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粗哑,没有申梦意在一旁保护她,她有一点不安。

  “原来如此!”店小二不疑有他,长得像女人的男子他见过好几个,有的长得比她还漂亮。

  尤玲珑朝店小二点点头,感谢他问候。她同时松一口气,看来她扮男人还挺像的,这么久了都没被人认出来。

  其实是因为麒麟山庄的男人长得太阴柔,又每回进城都寄宿在这家客栈,久而久之,店小二见怪不怪,也不觉得她秀丽的长相有什么了。

  尤玲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就算他丈夫生得比较阳刚,外人看来他仍是唇红齿白,俊美非凡。她猜想卧牛城除了风景有名之外,位于后山的麒麟山庄也给卧牛城增添光彩,因为盛产美男子。

  她苦笑,一边拿起茶就口,丝毫没有察觉角落的边桌上,有两名身形壮硕的男子,隔着几张桌子打量她。

  “喂,你瞧瞧!最前面那桌的那个人,不是那天来赌庄闹事的臭小子吗?”

  原来,这两名大汉是“怡情赌庄”的打手,那天被她和申梦意耍得团团转,没抓到人回去还挨老大骂,差点叫他们回家吃老本。

  “是他没错,今儿个他一个人落单,正好给咱们兄弟报仇的机会。”

  打手们忒不甘愿,怎样都要找尤玲珑算账。

  “不要轻举妄动。”另外一个打手理智些。“我听说那个臭小子是麒麟山庄的二少庄主,最好别惹他。”

  麒麟山庄财大势大,一旦惹毛了麒麟山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天他没拔刀也算是奇迹了,在过分就不识相。

  “难道咱们只能吞下这口怨气?”另一个大汉气不过,只嚷嚷。

  “这倒也未必。”另一个大汉理智许多,也阴险许多。“咱们惹不起麒麟山庄的少庄主,总惹得起他的小厮吧!”

  理智大汉嘿嘿嘿的阴笑。

  “咱们可以对他的小厮下手,看他出入都带着他,可见这小厮对麒麟山庄的少庄主来说很重要,如此就可以间接报复他。”算是借刀杀人。

  “可这么一来,所有人都知道是咱们干的,和单挑麒麟山庄有什么不同?”单挑还比较来劲,至少死个痛快。

  “谁说要拿刀砍了?”笨蛋!“你身上现在不就有一样东西可以拿来杀人?就用那个。”

  “你是指从大理苗家寨拿来的毒药?”这招高啊!

  “赵老大正愁没人可以试药,不知道药性有没有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就拿那小子试试。”

  此毒药名为“半天散”,意思是吃了以后半天之内没有解掉,就会毒发身亡。

  “这主意好。”大汉把毒药拿出来。“不过,咱们总不能明目张胆地在他的茶里下药,如何杀得了他?”

  “这简单。”另一个大汉又阴笑。“那边有个卖甜豆的小男娃,咱们只要给他几吊钱,他就会替咱们办到。”

  “可万一那娃儿说是咱们指使的,岂不是对咱们不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