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你说什么?”他知道她因为挨他骂而不高兴,但这也太夸张。

  “你承诺过总有天要让我自由,现在正是时候。”她是傻子才会放弃梦想,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她要离群索居一个人生活,找回初衷。

  “为什么又提这件事?”他握紧拳头,痛恨死‘自由’这两个字。“我们已经说好了今生都要在一起,为什么临时变卦?”

  “和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一辈子绑在一起,你不累吗?”她冷冷回话,申梦意愣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话中有话,别以为他听不出来。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活得太累,而且我不想再陪你玩罢了。”她受伤太深,说话有些口不择言,果然伤到申梦意。

  “陪我玩?”她是这样看待他们的婚姻的吗?“我以为你也乐在其中,你看起来玩得比我还尽兴。”

  “所以我后悔了。”后悔爱上他。

  “因为你后悔,就要我写休书?”那她之前的承诺算什么,只是随便说说的?

  “这也是你最初的承诺,不是吗?”拜托别再说了,爽快一点儿。“你并没有损失,透过我,你也拿回了玲珑刀!现在我只是要求银货两讫,为什么你就不能干脆答应?”

  她说得好像这场婚姻只是一桩买卖,话也没错,当初他确实是为了拿回刀才同意这桩婚事,现在反而成为最大的讽刺。

  “我不会给你写休书的。”他明白拒绝她,不让她存有一丝幻想。

  “为什么?”她不懂。“你明明爱的是荷香,为什么还要强迫我留在你身边?”他一定要她说出来,连最后的自尊都不留给她才高兴吗?难道他不知道亲口说出情敌的名字是一件多痛苦的事,特别是这个情敌她明明很喜欢,根本无法恨她。

  “为什么要扯到她?”他完全不明白她的心结。“荷香跟我们的事没有任何关系,你别把她扯进来。”

  是,她也不想把她扯进来,是他逼她的。

  “我不会伤害荷香。”她是那么喜欢她。“但是你好像不这么想,总以为我是故意伤害她。”

  “我知道是我错怪你,事情的经过荷香都告诉我了,我向你道歉。”他不该不分青红皂白责骂她,一切都是他不对。

  “一定要荷香亲口证实,你才愿意相信我吗?”这样的关系太累,她不想继续,也无法承受。

  “对不起,我承认是我太心急,没有听完你的解释就下判断。”他再次道歉。

  “不,你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她笑得好悲哀。“原来我在你的心目中,是一个连解释都没必要听的女人。这样也好,让我彻底明白我在你心中占有什么位置,我才可以死心。”

  “玲珑!”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他还以为他们互相了解。

  “把我休了吧,求求你,我不想再跟你继续生活下去。”放手让她去追求梦想,如今她只有这个愿望。

  “和我在一起真的有那么痛苦吗?”他也被她的话刺中,伤得不轻。“我以为这些日子我们过得很快乐,以为这样的快乐可以持续到永远。”结果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幻想,太讽刺了。

  “很痛苦。”曾经她也这么以为,但今天的事让她明白,光靠幻想幸福是维持不久的,还要有爱。

  尤玲珑最后一句话,虽然仅仅三个字,威力却更胜千言万语。

  她跟他在一起……很痛苦?

  他们这四个月来的欢笑和亲密,只是一场梦,对她来说不具任何意义?

  好讽刺!

  申梦意想笑却笑不出来,只得勉强牵动嘴角。

  “……抱歉,我无法让你自由。”他不能眼睁睁看她离去。“你恨我也没有关系,但是我不会给你写休书。”就是这样。

  话毕,申梦意转身打开房门走出他们的房间,整晚没有回来过。

  第九章

  天气冷飕飕,麒麟山庄的气氛更冷。没有人知道向来恩爱的二少庄主和夫人,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们已经冷战了整整五天。

  这五天之中,大伙儿想尽方法帮助他们和好,但他们不说话就是不说话,谁劝他们都一样。

  因为两人是如此相像,以至于固执起来的力道都相同。申梦意和尤玲珑理所当然分房睡,这回申梦意不是睡偏房,而是睡客房。夫妻两人闹到这个地步,所有人都头痛,却又不知道怎么帮他们,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申梦心曾经去找过尤玲珑,试着打听怎么回事,尤玲珑只是淡淡微笑,用其他话题打发过去。

  尹荷香则去找申梦意,想和他好好聊一聊,他意外的冷漠,也用别的事带过。

  “唉!”

  “唉!”

  姑嫂两个人聚在一起叹气。

  两人分进合擎的结果是惨败,尤玲珑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为了平复心情,这五天她的一门心思全放在玲珑结上。她专心的打结、不分昼夜的打结,终于打完了一千零八个结。

  这一千零八个结环环相扣却又各自孤立,她所设计的玲珑结,既是迷宫也是算术游戏,只不过迷宫有出口和入口,玲珑结的出入口却多达十个,隐藏在一千零八个结里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