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申梦意第一时间就冲回院落看尤玲珑,害怕是她出事。她安然无恙,只是脸色非常苍白,情绪焦躁不安。

  “梦意!”她看见申梦意回来,像看到救星似地投入他的怀中,他不明就理轻拍尤玲珑的背安慰她,问清事情的原委。

  “家里一片乱哄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她害怕到直发抖,嘴巴喃喃自语。

  “荷香她、荷香她从大槐树上掉下来,昏倒了!”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什么?”申梦意愣住,完全想象不到轻功奇佳的尹荷香会出这种纰漏。

  “怎么办?都是我害的!”她好自责。“如果我坚持不让她去帮我捡手帕就好了,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等等,你说什么?”他倏地抓住她的肩膀,生气地看着她。“荷香是因为你才从树上掉下来的?”

  “如果她动了胎气怎么办?我一定无法原谅我自己。”她点点头,烦恼不已。

  “你为什么让她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他暴怒,头一个不原谅她。“她现在还是可以爬上树的身体吗?连简单的走路都怕她摔着,你还让她去爬树!”

  “那是……”

  “我不是交代过你,不要跟着她一起胡闹,也不要跟她去危险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听?”如今发生事情才不知所措,怪谁?

  “我没有和她一起胡闹。”她和梦心都尽力阻止了,但拦不住……

  “都让她去爬树了,还说没有胡闹?”他完全不听解释。“哪一条手帕这么了不起,你非捡不可?别告诉我少了那条手帕你的日子就过不下去,只是一条破手帕,飞走就算了,你一定要让荷香为了那条破手帕冒险不可吗?”

  他左一句破手帕,右一句丢了算了,每一句都伤透她的心,没看好荷香是她不对,但她并没有要她去捡手帕,是荷香自己坚持要帮她捡,她并没有强迫荷香。

  真到此刻,她才明白尹荷香对他有多重要,她在他心中的地位完全无法撼动,即使只是无心的过错,只要是伤害到荷香,他就不会原谅她。

  她真傻!她还以为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安慰,结果只是更加让她认清事实——她在他心中没有任何地位,即使他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伙伴,但他们再亲密,都弥补不了他内心的缺憾。

  “是啊!只是一条破手帕,有什么了不起?”她不该自作多情要送给他,他根本不在乎。

  尤玲珑还没有来的及回话之前,申梦意便松开她肩膀,打开房门冲了出去,可见他多着急。

  她转头看着他的背影,心好像在此时碎成一块一块,原来失恋的感觉是如此,还真痛。

  无法马上面对旁人,尤玲珑肚子在房间里整理了很久的情绪,才打起精神上申梦时的院落探望尹荷香。

  她还没有踏进院落,远远就听到女仆说闲话。

  “你听见了吗?啧啧。”其中一个女仆说道。“二少庄主慌张成那个样子,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他才是大少奶奶的丈夫呢!”

  “也难怪二少庄主紧张。”另一个女仆回道。“之前他不是还请求庄主让他和大少奶奶成亲吗?那个时候大少奶奶都和大少庄主有婚约了,他还不死心。”

  “经你这么一提,我也想起来了。”

  “二少庄主还真喜欢大少奶奶呀!”

  “嘘,别乱说话,小心隔墙有耳……”

  女仆的声音逐渐远飘,尤玲珑心中的伤口却在逐渐扩大,原来梦意还想过娶荷香啊!真的是……

  泪珠有如珍珠成串滑落,直到泪水沾湿她的衣襟,尤玲珑才发现自己哭了。

  真没用,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她干嘛伤心?

  她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拭泪,看见她为了申梦意秀得手帕时,忍不住又哭了。原来她如此珍惜的手帕在他眼中根本不值钱,她放弃自己的梦想,换来的只是无情的责骂,他甚至还没有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急着骂她。

  尤玲珑的心碎了,幻想也破灭了,原来她和申梦意的恩爱只是假象,是一场他们携手共同创造出来的骗局。

  她又在申梦时的院落外头站了一会,从仆人间的对话和总管来回奔跑中得知尹荷香已经清醒,也没有动到胎气,她会昏倒是因为贫血的关系,身体并无大碍。

  听见尹荷香没事,肚子里的胎儿也没有,尤玲珑总算可以放下心来。她没有进屋去探望尹荷香,而是回到房间看着一桌子的书发呆,过了好久打开书箱,将书一一放进去。

  她因为爱情放弃了从小到大的梦想,她真是个笨蛋。她自诩为志气比天高,甚至使尽各种手段逃避婚事,最后还是一头栽进她畏惧的婚姻之中,成为爱情的俘虏。

  不,不是爱情。

  对她来说也许是爱情,对申梦意而言,她只是一个可以一起戏耍的伙伴,随时可以丢弃。

  尤玲珑将案上的东西都收拾干净,连同她从娘家带来的笔墨和砚台一起收进书箱,接着打开衣柜,拿出她的衣服收进衣箱,当她收拾到申梦意为她买的男装时,不禁愣了一下,也把它们收进衣箱。

  当申梦意回到他们的房间,尤玲珑已经把一切收拾干净,包括她的心情。

  他本来是带着笑意进门的,一看见案上的书都被收拾干净,衣架上的衣服也不见了的时候,笑容瞬间冻结。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把门关上,劈头就问:“你这是做什么?”

  尤玲珑看着他,曾经熟悉的脸而今如此陌生,到底是她的心情变了,还是他的承诺变了?仔细想想,他好像也没有承诺过什么。

  “给我写休书吧!”他唯一承诺她的只有这件事,现在她要求兑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