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他淡淡微笑,不懂她为什么突然想要学绣花?但他很高兴她跟自己的妹妹和大嫂都相处很好,这意味她又往前跨一步,不再对陌生的关系感到别扭。

  “好像有一股香味。”他从进房时就闻到,很淡,不仔细闻不出来。

  “香味?”她愣住。

  “梦心给你涂了蔷薇露或是抹了香膏吗?”她就爱搞这些,十足的女人家。

  “没有啊!”她是有建议过,但被她拒绝了,她不爱涂那些东西。

  “那为什么有香味?”从哪里来?

  尤玲珑也在找香味的来源,和申梦意一样遍寻不着。

  “好像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申梦意怎么闻香味都是来自尤玲珑。

  “但是我并没有——”她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昨个尹荷香和他一样,也说从她身上闻到了香味,但她并没有涂任何香料,尹荷香先是一脸茫然,接着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一定是爱情的味道!”

  她忆起尹荷香昨儿个事如何地抓住她的手,兴奋地道贺。

  “我娘说,如果是一个女人被心爱的男人全心全意的爱着,人如荷花般盛开,全身上下的气息,会在爱情中凝结成香,所以恭喜你,你被梦意全心全意的爱着!”

  当时她嘴巴上虽然说谢谢,但心里却对尹荷香的话十分怀疑。

  如今看起来,大家都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只有她一个人没闻到。

  “就当做是我涂了香膏。”她对着申梦意甜甜一笑,不打算向他透露女人间的对话。

  申梦意闻言眉毛抬得高高的,知道她一定有事情没有告诉他,不过他没打算问,尊重她的隐私。

  “你在画什么?”他看着她手上得白色手绢,好奇问她。

  “我在画梅花。”她答。

  “你喜欢梅花?”

  “韩愈不是有首诗写道:玲珑开已遍,点缀坐来频?”她笑着回道。“我就是以这首诗为背景,所以才绣上梅花。”

  “原来如此。”他点头。“看来任何东西你都会想要冠上自己的名字才甘心。”打结取名玲珑结,绣花硬是有办法找到韩愈的《春雪问早梅》,在诗词中‘玲珑’两字一般指雪,唯韩愈这首诗指梅花,她也把它应用上。

  “等你绣完,一定要拿来让我评鉴一下。”看手艺如何。

  “等我绣完,我就把它送给你——啊!”她还绣不到一片花瓣,手就被针孔扎到,冒出血来。

  “我看看,怎么这么不小心?”申梦意把她的手指含进嘴里消毒,心疼死了。

  尤玲珑的手虽然被扎痛了,胸口却暖洋洋的,回想四个月前她刚嫁进申家的第二天,当她瞧见申梦意时舔尹荷香手上的伤口时,心里好生羡慕,现在她的相公也做出同样举动,她不必再羡慕别人。

  “对了,你知道荷香有喜了吗?”她想起昨儿个尹荷香透露的好消息,不禁为她高兴。

  申梦意闻言身体明显变得僵硬,过了半响才说。

  “那你可得小心她的身子,不要跟她一起胡闹,还有,尽可能不要和她去危险的地方。”他放下她的手,仔细交代。

  虽然短暂,但她的确感觉到他的不快。

  他仍然喜欢尹荷香吗?

  尤玲珑好想这么问他?

  即使他们已经这么要好,他的内心深处,依然为尹荷香保留一个位置,是这个样子吗?

  他若不在乎她,为何在她提起她有喜时,他的脸上会闪过复杂的神情,因为他遗憾孩子不是他的?

  有太多的疑问,在尤玲珑的心里发酵、胀大,却找不到解答。

  她既不能明着问他,暗地里猜测又伤身,只能默默消化不安的情绪。

  “你的玲珑结,什么时候才要开始?”他忽地改变话题,不愿再绕着尹荷香打转。

  “我已经拜托二总管,进城去帮我买麻绳,他还问我买着么多绳子做什么用。”她也配合他更改话题,但心头还是难受。

  “你怎么回答?”他感兴趣的看着她,笑容暧昧。

  “我还能编故事吗?当然是照实说!”真不晓得这些男人为什么都对绳子这么感兴趣,一听见这两字,眼睛全亮起来。

  “他八成以为有别的用途。”申梦意闷笑,笑容就跟二总管一样可恶。

  “绳子就是绳子,除了用来打结绑东西以外,还能有其他用途吗?”她赌气反问,只见他朝她眨眨眼,笑得十分开心。

  事实证明,绳子的用途多多,在床上也相当管用。

  经过了三天的努力,尤玲珑总算完成人生的第一条手帕,虽然不是绣得挺漂亮,但她已经尽力。

  尹荷香和她同时绣手帕,也绣完了。她们不得不在第四天完成,因为这是申梦心给她们规定的,不绣完也不行。

  姑嫂三人约好在大槐树夏会面,尤玲珑和尹荷香各自带着手帕,给申梦心评分,因为她是她们的师父,而她们对师父可是很敬重的。

  尤玲珑对任何事情都很自信,唯独女红不行,偏偏尹荷香在这一方面更白痴,两条手帕拿出来比较,高下立判。

  “说实话,还是玲珑绣得比较好。”两人都各自以自己的名字为题刺绣,荷花和梅花都不好绣,但至少玲珑的一看就知道是梅花,荷香的却要看半天才猜得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