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你瞧,这是梦心绣给我的手帕,美吧!”尹荷香拼命献宝,试图炒热气氛。

  “真漂亮。”尤玲珑衷心赞美。“梦心的手真巧,我一朵花也绣不出来。”说出来挺丢脸的,同意都是千金小姐,她和梦心完全不能比。

  “我也是!”尹荷香可不觉得那里丢脸了,谁说女人家就得绣花,她偏不从。

  结果尹荷香和尤玲珑都决定另找时间跟申梦心学绣花,尹荷香方才的誓言等于白搭。

  他们又陪尤玲珑说了好多话,最后才离开院落。尤玲珑知道她们担心她,怕她寂寞才特地过来陪她聊天。

  对此,尤玲珑很感激,但她宁可一个人静一静。她的心情失落又纷乱,思绪莫名其妙的乱飘,整个人失魂落魄。

  为了稳定情绪,她只得把所有和术理相关的书都搬出来,一本一本翻,一本一本看。

  第三天,申梦意依旧没有捎来任何消息,她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到了杭州?

  那天晚上,她还是睡不着,干脆起来继续研究,要如何才能打出一千零八个结。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日复一日。她不停在雪白的纸上写下难懂的字句,画上难懂的圆形排列计算,一如她心中纠缠的结,无法戒也无法解。

  到了第七天晚上,她一直想不透的点被她解开。她愣愣地盯着完成的圆形和多达几十页的算式,上头满满的文字,都是她的心血。

  她终于完成了玲珑结,但她并不觉得特别高兴,这究竟为什么?

  “这就是你提过的玲珑结吗?”

  背后传出的声音,给了她最好的答案。

  她的身体变得僵直,脑袋好像打结,她慢慢的转过头,申梦意就站在她身后,含笑看她。

  尤玲珑惊讶道说不出话,眼睛直盯着申梦意,怕他是幻影。他说要去十天半个月,今天只是第七天,他不可能回来,一定是她思念过头,才会看见他。

  “我回来了。”

  但那张脸分明是他的,声音也是他的,微笑也是。

  “不欢迎我回来吗?”他朝着她张开双臂,她才敢相信他是真的。

  一股难以阻挡的情愫充斥她的胸口,她起身推开椅子,投入他的怀抱之中。

  “我好想你,伙伴。”他紧紧抱着她,无法想象过去七天是怎么过的。

  尤玲珑紧紧抱住申梦意,抱他之紧,让他有些惊讶,他微微松开她,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她,她亦热情的回吻她,两个人都有些激动。

  他吸吮她柔软的唇瓣,一遍又一遍,缓慢而深入,吸取附着于上的甜蜜。她的樱唇因为他的吸吮变成艳红,他用舌尖将她的唇瓣舔过一遍,酥酥痒痒的感觉,让她不自觉地开启芳唇。

  蓬门既为君开,申梦意理当登堂入室。

  申梦意毫不客气地把舌头伸进她的芳腔,在她狭小湿润的空间里遨游,他一并邀请尤玲珑一起结伴同行,就像过去两个月,他们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一起。

  尤玲珑的舌头和他一起嬉戏,学他如何挑逗,这两个月来他们除了是伙伴,他还是她的师父,教会她如何接吻。

  经过这两个月来的练习,她已经变得很会回应他的吻,甚至还可以反过来逗他。

  只看见尤玲珑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偷袭申梦意的下唇,他一声呻吟,双手圈紧她的腰,让她整个身体贴着他,几乎毫无空隙。

  她觉得好难呼吸,正要出声抗议,他的唇又压了下来,以秋风落叶之势,将她的唇腔内外蹂躏一遍,尤玲珑的嘴都肿起来,酥胸随着呼吸剧烈起伏,模样十分诱人。

  申梦意放开她的身体,深深地凝视她,在她还来不及表示任何意见前,一把抄起她把她抱向床铺,推着她自然躺下。

  到此为止尤玲珑并没有反抗,因为自从他们约好要成为“亲密的伙伴”之后,他们就经常这么在床上抚摸、接吻,彼此都很习惯触碰对方的身体。

  申梦意用舌尖舔她的耳朵内侧,尤玲珑的脸立刻涌现潮红,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你好坏。”她捶打他的胸膛抗议,他明明知道她那个地方最敏感,还故意逗她。

  申梦意笑着吻她的嘴,承认自己坏,而且她也喜欢他使坏,虽然她嘴巴上不说。

  “还有更坏的,你要不要试试看?”他松开她的腰带,掀开她的外袍,将手伸进她的中衣,隔着肚兜爱抚她的酥胸。

  尤玲珑顿时口干舌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她知道他下一步想做什么,半是期待半是害怕,因此显得迟疑。

  “玲珑,说要。”他不想强迫她,只好劝诱她。

  他真的是坏到底,这种事情哪有女孩子家先开口?根本把她当淫妇!

  “不要。”她故意和他唱反调,并把头转向另一边不看他,被他抓住下巴转了回来。

  “别这样,玲珑。”他真的是调情高手。“我日夜兼程赶回来,不是要听你拒绝的。”

  “我又没有请求你回来……”她的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申梦意明白她已经被他感动,他为了回来见她,可是差点操挂他的马。

  “好吧!”他作势起身。“既然你不想见到我,那我走了——”

  尤玲珑的小手紧紧抓住他的领子,他想走都走不了。

  “不要走!”她的眼睛有些湿润。“我真的好想你。”

  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些话更动听,申梦意的心被彻底撼动,完全进入失衡状态。

  “我更想你。”小别胜新婚,几天不见他就觉得好像一辈子那么长,他再也不要独自一个人出门。

  尤玲珑伸出手圈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害羞的说:随便他对她怎么样,因为她实在太想他。

  这等于是送给他一面免死金牌,而他也充分利用,申梦意不假思索地解开肚兜的绳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