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今儿个的麒麟山庄也和往常一样充满精神。不同的是学员们不再愁眉苦脸,因为负责训练他们的申梦意,前些日子才刚娶了美娇娘,心情好得很,不会再拿他们出气,他们的日子自然也就好过啦!

  “第三式,水波动!”

  “喝!”

  学员们手上的刀舞得虎虎生风,这头申梦意也在自己的院落练刀,只不过他不时兴喊叫鼓舞那一套,喜欢安静地练刀,麒麟山庄独特的刀法一套十八式,要不了多久他便练完成收刀。

  原来手握玲珑刀是如此痛快的感觉,不愧是镇庄宝刀,无论是做工或是材质都极为罕见,刀子本身的重量也很合手,仿佛是为他量身打造,这把刀若换到大哥的手里,对他恐怕是一个负担。

  申梦意不得不佩服爷爷的先见之明,很早就看出他才是真正适合使用玲珑刀的人,而不像一般长辈,不管合不合适,硬要把传家之宝留给长孙。

  思及此,他再次拿起玲珑刀,练他自己的套路,父亲不知道他背着他自创招式,他若知道了以后一定会很生气,他一向就坚持阴柔刀法才是麒麟山庄的正统,不喜欢加入一些阳刚的套路,而他也懒得说服父亲,只管自己埋头苦练。

  也因此,他一直独自练刀,为的就是不想有人在旁边罗嗦。

  申梦意的功夫本就了得,宝刀入手以后,使起刀来更加凌厉,动作更加流畅。

  尤玲珑因为睡不着,一早就起来散步,结果就碰见他在院落中庭练刀。

  这还是她来到麒麟山庄第一次亲眼见他舞刀,看着看着有些入迷了。她不会武功,不知道刀要使到什么程度才叫厉害,但她觉得他使起刀来特别好看,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男人味。

  她就这么静静地伫立在长廊上,凝望他的背影,直到他收刀发现她的存在,尤玲珑都不曾移动脚步。

  申梦意走向她,还有些喘,胸口随着呼吸不断起伏,即使流汗也很迷人。

  “你怎么这么早起床?”他脸上的汗,顺着脸颊流过他的喉结,尤玲珑的视线不自觉地定在他的喉结上,想起昨晚他的呢喃有多魅惑。

  你知道你这句话比春药还有效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一直升起昨晚的画面。

  你已经挑起男人的兴趣,至少我开始对你感兴趣了。

  “咳咳!”她不自在的干咳了两声,强迫自己镇定,不要受到他的影响。

  “我没睡好,干脆下床走动。”她解释,眼睛尽量不看他。

  “我也没睡好。”他说这话不是故意跟她开玩笑,而是他真的睡不着,一直在想她的事。

  他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尤玲珑的心又狂跳了一下,眼珠子到处乱转。

  “啊,玲珑刀!”她发现他手上的刀,正是她爹花大钱买的“破铜烂铁”——套句她娘的说法。因为这把刀,他才愿意跟她成亲。

  “你也知道这把刀?”他以为她是千金大小姐,看见刀就害怕,但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爹当年买回来的时候,我就看过。”她点头。“爹说因为这把刀的名字跟我一样,才愿意花一千两银子买下,我还记得娘为了这件事跟随他老人家呕了快一个月的气,骂他冤大头呢!”

  “你爹似乎很疼你。”竟舍得花一千两银子买下和她同名的刀。

  “他是很疼我。”以前不懂得珍惜父母的关怀,出嫁了以后才明白,然而她还是想要一个人独居,埋头研究术理。

  申梦意打量她若有所思的表情,仿佛看见自己,他也经常露出相同的神情。

  “我想去一个地方,你要不要一起来?”他将玲珑刀放进刀鞘,挂在腰际问她。

  “哪个地方?”

  “跟着来就知道了。”他朝她伸出手,尤玲珑迟疑了一下握住他的手,经过了昨晚,两人似乎更亲密,虽然昨晚分手前的气氛不甚愉快。

  这是她嫁入麒麟山庄的第三天,除了饭厅和他们的院落以外,哪儿都没去过,自是感觉特别新奇。

  虽然她家是太原首富,但可能是因为住在城里的缘故,只能植些花草造假园林,无法和麒麟山庄自然的风光相比。

  她不晓得申梦意要带她去哪里,麒麟山庄太大了,没人带路可能会为路。最后他带她在一棵大树前站定,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大的树木,仰头还看不到顶端。

  “就是这儿。”他指着大槐树,尤玲珑一脸迷惑。

  “你带我来这儿,是要乘凉吗?”如果是的话,这儿挺好的,树荫连绵,非常清凉。

  “比那更好,看风景。”他微笑。

  “看风景?”

  “上头的视野很好,可以看见整座麒麟山庄。”他手指向上方,尤玲珑顿了一下才听懂他的意思。

  “不,我不敢……”

  “不敢爬树?”他挑眉。

  “对,我怕高——啊!”她还没说完,他就抱起她往树上跳,吓得她惊声尖叫。

  “不要——啊!”她用双手紧紧圈住他的脖子,用力之猛差点把他勒死,要不是他连脖子都有锻练过,可能已经断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