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煓梓 > 玲珑结 > 上一页    下一页


  随着店家的视线,申梦意和尤玲珑同时转头看对方。尤玲珑对申梦意的第一个印象是这个男人真高!她在女子之中个子已经不算矮,但眼前这个男人竟比她高出快一个头,她若想看清他的脸还得抬高下巴,才能将他看仔细。

  申梦意本来无意凑热闹的,是因为店家摆的棋局吸引他,他才停下脚步,没想到竟棋逢对手。坦白说,店家摆的这局棋难度颇高,没有相当的棋力无法破解,就算是他也得动一下脑筋才解得开纠缠的棋势。

  可眼前这位女子怎么说呢?太特别了!她不只棋力跟他不分上下,连身高都不输他。通常他必须低下头,才能将姑娘家的脸瞧仔细,可看她只需要微微调整视线就可以看清楚,他的脖子终于不必再那么辛苦。

  阳光照在申梦意和尤玲珑的脸上,令他们过人的相貌一览无遗。

  出自武林中以美貌闻名的申家,申梦意长相之出色自然无须赘言。他虽不若申梦时来得漂亮,但却比申梦时多了几分阳刚气息,身材也更为挺拔。不同于申梦时完全承袭母亲何晓冰天仙般的长相,申梦意既承袭了母亲部分美貌,又承接父亲申兆侑部分特色,以至于他的外表看起来跟申梦时有些神似,却阳刚许多。

  总的来说,他像父亲的成分多些,五官也较突出刚毅。虽然一样是唇红齿白,但眼睛比起申梦时要来得深邃,皮肤也黝黑些,再加上刻意锻链的粗犷身材,都使他看起来不那么阴柔,在申家中算是异数。

  尤玲珑却是相反,她像母亲的成分多一些。尤夫人年轻时据说是京师著名的美人,和尤万生成亲以后才搬到太原定居,但太原的居民并不知道这段缘由,否则就不会误信谣言。

  神似母亲的尤玲珑,身材高纤细,一张鹅蛋脸和娟秀的五官,让她的外在气质显得特别出众。她的眼睛不会特别大,却闪烁着有别一般女子的智慧光芒,鼻梁挺直柔美,小巧丰匀的双唇似乎藏着许多秘密,等待有心人发掘。

  一阵风吹过他们的脸庞,他们同时收回视线,淡然的微笑。

  他们两人就像在照镜子,各方面都是那么相似,外表、棋力……等等,除了性别不同以外,简直就是一个人。

  “很抱歉,我先破解棋局。”申梦意首先开口赔罪,某方面也可以说是先礼后兵。

  “不,你只是下子的动作比较快,其实你并没有比我先破解棋局。”尤玲珑淡淡地更正他的话,某方面也算迎战。

  “此话怎讲?”申梦时双手抱胸,感兴趣地看着尤玲珑,只希望她不是硬拗,愿赌就要服输。

  “你站得比我久,思考的时间也更长,不是吗?”她指出双方立足点的不同,申梦意愣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

  她是最晚加入棋局的,虽然他也不过比她早一步,但这一步就决定胜负。

  “没错,是你赢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输棋,感觉挺不甘心的。

  他这么干脆认输,反倒令尤玲珑诧异,她还以为他会像一般男子般辩解,结果显然不是如此。

  “店家,这篮零吃不该我得,请您交给这位姑娘吧!”申梦意既然服输,理当不能拿奖赏。

  店家于是照着他的话把一整篮的零吃交给一旁等待的彩儿,只见她欢欢喜喜的收下,笑到合不拢嘴。

  “谢谢公子。”彩儿的眼睛忘情地在申梦意脸上打转,但他实在太高了,即使她踮高脚尖,也只能看到他一半的侧脸,没法看到他的全貌,但仅仅只是侧脸,就足以令她心荡神驰、惊叹连连。

  申梦意闻言侧过脸望了彩儿一眼,差点没教她当场昏倒,简直是太英俊了。

  她将整篮零吃抱在胸前,紧张地猛吞口水,被当成古董猛瞧的申梦意似乎已经习惯被姑娘巴着盯看,并无多大反应。

  “那么,告辞了。”申梦意向尤玲珑点头致意,随即转身离开。

  尤玲珑望着申梦意的背影,对他不由心生好感,因为他并不像一般男人那样轻视女人,对她的棋艺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尊重,是个有度量的男人。

  “小姐,您瞧见那位公子的脸没有?”彩儿同样盯着申梦意的背影哇哇叫。“我从没见过长得那么俊俏的男人,心都快跳出来了!”

  “嗯,看见了。”尤玲珑淡淡微笑,承认申梦意长得就像丫鬟说的那般英俊。

  “还有他的身材!”彩儿观察得很仔细。“又高又壮,是不是练武呀?”

  “或许吧!”这方面的见识,尤玲珑没彩儿来得广,她只觉得他的身高够高,倒是没注意他长得壮不壮,更不会想到练武上头去。

  “他肯定有练武,允文允武,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彩儿紧紧抱着零吃作白日梦,尤玲珑无法怪贴身丫鬟,因为申梦意的外在条件确实不错。

  “小姐,您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光她一个人心怦怦跳,那多无聊。“咱们今天遇见的可不是普通的帅哥,而是很帅很帅的帅哥,我敢打赌,城里没有一个男人能长得比他好看,他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啊?”

  彩儿发挥自言自语的本事唠叨个不停,尤玲珑连回答都省了,直接转身回家比较快。

  “小姐,您不觉得那位公子为人很好吗?”彩儿跟上她的脚步,一面碎碎念。“他明明可以拿走奖赏,却还让给咱们。”是个大好人。

  “才一篮零吃你就帮忙说好话,你可真好收买。”尤玲珑调侃丫鬟,彩儿急忙辩解。

  “我才没有帮他说话,而是那位公子的条件真的很好。”就是可惜溜得太快,没能拦住他问仔细,说不定可以偷偷帮她家小姐作媒。

  尤玲珑但笑不语,非常了解彩儿打什么主意,就她那点儿心思,八成想把她和刚刚那位公子凑成对。

  她不否认对方的外在条件够好,大多数的女子都会为之倾倒。但她例外,因为她的一门心思全给了她最爱的算数,为了追求更高深的学问,她要远离人群,一个人搬到乡下独自生活,专心一志研读术理。

  这是尤玲珑的梦想,她相信自己有一天一定能够完成,并且静待那天的到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