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桐伊 > 老爸的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谈什么啊,就是我们一家四口一起睡嘛!”丁宛宛漾出美丽又迷人的笑脸。靖川居然只记得缠着她,而忘了客厅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正等着他,这令她心情大好。

  “我不要!”孟靖川无奈的臭着一张脸,丢下这句话便离开厨房。

  江欣宜一看到他走出来,表情不是很愉快,而且还对丁宛宛说不要,她想,难道两个人吵架了?

  是因为她吗?江欣宜脸上有着开心又期待的笑脸。

  是不是丁宛宛刚刚说不准她留下来,可是疼爱她的川哥哥坚持要她留下呢?所以两个人刚刚明明还甜甜蜜蜜的亲来亲去,下一秒却翻脸了。

  如果是因为她那就太好了,这表示她有机会可以再次破坏拆散他们。

  “怎么了吗?丁姊姊不希望我留下来一起吃饭吗?”

  “宛宛?”孟靖川身心都渴望着丁宛宛,但碍于时间和现实状况,他只有隐忍再隐忍,脸上难免多了一丝丝焦虑。“怎么会,她很欢迎你的。”

  他转头跟两个小家伙说:“小风、小阳,我们中午有好吃的握寿司可以吃喔,你们要好好谢谢欣宜阿姨。”

  “谢谢阿姨。”两个小家伙一听,脸上的表情很怪异,说不出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总之很别扭。

  丁宛宛将握寿司在大盘子上摆盘,端了出来。“各位,上桌吃饭了。”

  “一起吃吧,稿子的事我们可以边吃边聊。”孟靖川对江欣宜说道,纵使心里希望她吃饱后快点回家。

  一顿饭下来,孟靖川都有尽责的招呼,但是江欣宜就是能感受到自己是个不被欢迎的外人,被明显排拒在外的心情,让她心中的火苗闷烧着。“到客厅坐一下吧,我去泡茶给你们喝。”饭后,丁宛宛像个女主人一样的 说道,“小风,帮我把碗筷拿进来,小阳,帮我把桌子擦一擦。”

  “好。”孟立风在母亲还没开口前,就已经在收拾碗筷了。“是的,妈咪。”孟立阳也是,早就拿起抹布慢慢擦拭着。“双胞胎好乖喔,我也来帮忙吧。”江欣宜不甘心自己被当作外人。

  “不用了,你跟靖川去客厅聊一聊,你不是有工作上的事要请教他吗?”

  “欣宜,过来坐吧,我去旁边书架找几本对你有帮助的书给你。”孟靖川也招呼着她。

  “好,你先去找吧,我帮丁姊姊泡好茶就去客厅。”说完,江欣宜将丁宛宛推入厨房。

  “你要干么?”丁宛宛脸上有着排拒与不悦。

  “丁宛宛,你执意要跟我抢川哥哥吗?”她将吃饭时累积的怒火此刻全都发泄在她身上。“我真没见过有哪个女人像你这么不要脸,一个主动要离开丈夫的女人居然还有脸回来, 你刚刚说什么?“到客厅坐一下吧,我去泡茶给你们喝”?笑死人了,你当真以为自己还是川哥哥的老婆吗?!”

  “江欣宜,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丁宛宛惊诧的看着她,这女人脑子一定有问题。

  靖川明明就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却能如此嚣张地指着自己鼻子骂,若不是她脑子有问题就是她太有自信,认为她的恶行恶状不会被她最爱的川哥哥看见!

  “我过分?我一点都不过分,我说的是实话!”江欣宜一副想把她杀了吃下肚的阴狠表情。“你刚刚故意把我当成透明人,当着我的面和川哥哥眉来眼去,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故意表现你们很恩爱,是一家人,而我是个不知回避的外来者?”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在这个家,她江欣宜本来就是外来的客人啊,这有什么吗?有必要为此发这么大的脾气?而且,她和靖川是否甜蜜恩爱,关她什么事?不想看的话,刚刚就应该要知趣离去才对,是她自己不请自来,干么怪到别人头上?

  “我再说一遍,我不准你跟我抢川哥哥!”江欣宜步步进逼,将丁宛宛逼靠在洗碗槽边。

  “不然这一次,我可是会从川哥哥身上下手。”她的笑容很诡异。“你知道的,分开这八年你身边有没有男人,可不是你说了算,就算没有,我也会找出来给你,让川哥哥知道 你是水性杨花的女人,男人一个换过一个,那些男人会天天上门纠缠你,你书店的生意不但会因为名声臭掉而做不下去,就连川哥哥都会生气不要你!”

  丁宛宛看着她那失控的笑脸和眼中的阴毒,不禁浑身发颤,因为生气,更因为害怕。

  “就像当年一样,我不过说出川哥哥身上的特征,还有我怀孕的事,你就相信我和川哥哥有一腿,还因此发狂般的要离婚……你知道吗?我听说孕妇和刚生下孩子的女人非常脆弱,所以我就故意挑在 你坐月子,身心最脆弱的时候跟你说川哥哥已经不爱你,爱的是我,川哥哥对你和孩子只有义务,但对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真心疼爱……结果你真的相信了耶,还坚持要离婚。”

  江欣宜的脸上有着回忆过往的恍惚。“我知道的时候,好开心好开心,因为你这个碍眼的女人终于走了,我可以跟我的川哥哥永远在一起了……可是川哥哥却好伤心好伤心,所以我又更恨 你了,你居然这么伤害我的川哥哥,你这个可恶的贱女人!我当时好想陪伴在他身边,可是他却躲起来不见任何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