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桐伊 > 老爸的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瑶姊虽然每次都说得现实又市侩,老说把我当摇钱树在摇,但她其实很关心我。”这种被关心的感觉很像妈妈关心儿子,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任由她恣意妄为。

  “你遇到一个好人与伯乐。”丁宛宛点点头。

  “宛宛……”孟靖川好想问她,当年为什么要怀疑他外遇,到底是谁在她面前乱嚼舌根,可是又怕她反感,只能迂回的提示着。“这些年我都是一个人,唯一亲近的女性,只有瑶姊。”

  丁宛宛瞬间一僵,不懂他突然提起这个要干么?她不禁又想起江欣宜那哭得哀戚的美丽小脸。

  我好怕川哥哥不要我,因为他坚持不让你知道我的存在,所以你千万别告诉川哥哥我来找你,不然我怕川哥哥会生气不要我,也不要我肚子里这个刚成形的孩子!

  当时她正在坐月子,除了震撼与呆滞外没有别的想法,她根本无法思考与判断真伪。

  可是,若不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不会瞒着川哥哥来找你,我求你,放川哥哥自由吧,他说他爱我,对你只剩下道义与责任……

  接下来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她都忘了,只记得江欣宜说孟靖川爱的人已经不是她,对她只剩下责任……所以她疯狂的要求离婚,她愿意成全他们!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欣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呢?难道孟靖川事到如今还想要骗她吗?

  说不定江欣宜和他们的孩子正住在孟靖川家里,他说过,这里是他的工作室,不是他的家,他的家在别的地方。

  孟靖川看着沉默不语的她,内心一阵叹息,只能告诉自己要慢慢来,要解开她内心的结还需要点时间。

  总有一天,她会清楚知道,当年是她爱胡思乱想,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外遇这件事。

  晚上丁宛宛一回到孟靖川的工作室,发现他一个人在客厅看书,因为中午的小插曲让她想起过往的伤痛,所以她不禁觉得尴尬想回避。

  “孩子们已经睡了,累不累?会不会饿?我有请小年帮你准备消夜,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孟靖川一看到她回来,马上关心的说。

  “还好,不是很饿。”她摇头,不想面对他。“可是很累,想早点休息了。”

  “好,早点休息吧。”孟靖川失望地站起来,将书摆在茶几上,准备回房间继续写稿子。

  “你……在等我吗?”他的行为这么明显,再笨的人都看得出来。

  “嗯,担心你饿了。”随着她回来的时间近了,他根本静不下心写稿,干脆坐在客厅等她,手上的书看没几个字,脑子里不断的练习等一下见到她该怎么用最自然的方式关心她。“……”没想到他居然在为她等门,自从母亲过世之后,已经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了,丁宛宛感到一阵窝心,同时也心软了。“想一想,我好像有点饿了耶,小年准备了什么消夜?”她将包包放在沙发上,走进半开放式的厨房。

  “咸稀饭,料多味美。”孟靖川虽然不解她怎会突然改变心意,却很开心她接受他的好意。

  “嗯,看起来就好好吃,我热一热,你要不要也吃一点?”丁宛宛打开放在瓦斯炉上的汤锅锅盖顺便加热稀饭,香味渐渐飘出,她顿时觉得胃口大开,心情一好,她笑着反问他。

  看她终于绽放出甜美的笑容,自在的面对他,就算不饿,孟靖川也不想放过这么平静的好时光。“好啊,闻那香味就觉得饿了。”

  屋内晕黄色的灯光照映在充满温馨和乐气氛的餐桌上,两人一边吃着美味的咸稀饭,一边东扯西聊,最后聊起孟靖川跟制作公司老板沈瑶认识的经过,还有他这些年来的写作路程。

  孟靖川完全不提他生活的阴暗面,只说些工作上好笑又滑稽的事,逗得丁宛宛既惊讶又好笑。

  这一夜,是他们重逢之后,最和平又笑声不断的美好时刻。

  谁都不想打破这美好的氛围,因此两人的肚子明明都胀得很,还是将一整锅的稀饭吃完了。而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这一聊就聊到半夜两点多,直到孟立风起床上厕所,两人才惊觉时间飞逝。

  最可怕的是他们一点睡意都没有,甚至还想继续聊,这种感觉就好像热恋的男女舍不得离开对方一样。

  “太晚了,你快去睡吧。”孟靖川担心她明天还要早起送孩子们去学校,催促着。“你呢?”丁宛宛看着儿子进厕所,才朝着孟靖川点点头。

  “我也要休息了。”他在说谎,今天的进度延迟了,如果想要追上进度,今晚他不能睡了。

  “好,那晚安了。”看到儿子从厕所出来,她朝孟靖川回眸一笑,然后走到儿子身边带他进房。

  “晚安,我亲爱的宛宛。”孟靖川对着那扇已经关上的门,轻轻说道。孟立风回到床上躺好之后,丁宛宛才回自己借住的房间,拿衣服准备去洗澡睡觉,一见母亲离开房间,孟立风马上睁开眼睛,脸上 有着满足的笑脸。

  那笑脸少了精明的算计,只有符合年纪的童稚,小小年纪就深感责任重大的孟立风,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这么轻松的笑着。他刚刚都看到了,父母之间的互动是那么美好又自然,相信再过不久弟弟的愿望就能实现,而他的责任也能如愿轻松许多了!

  阳光很刺眼,刺得眼皮都睁不开,但是为了两个宝贝蛋,丁宛宛再累也要起床,不然他们上学可是会迟到的。虽然小风一直都反对她送他们去学校,又不是不知道路,可是这是她身为母亲的责任,跟孩子们的早晨约会,所以说什么她都要早起。

  好不容易战胜睡魔,丁宛宛睁开微微浮肿的眼睛,可一看床边的时钟显示九点二十五分,突然一愣,随后大声尖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