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桐伊 > 老爸的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一见到他认真时就会显得冷淡的神情,丁宛宛马上意会的点头,这种默契,彷佛他们从没分开过一般的自然。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

  一进房间的孟靖川,根本无心写作,他闭上眼睛满足地听着她在不远处活动着,听见他的孩子们好奇地到处摸索,也听见她轻斥要孩子们小声点,爸爸在工作。

  爸爸在工作……这句话从她口中说出,就像是他们一家四口从没分开过一样,让他不由自主的心安,这才能平静地开始工作,只因为他的女人,他的孩子都在他身边,令他安心又开心。

  直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他才自工作中回神。“请进。”

  “对不起,我知道你在忙,饭菜我做好了,你要不要也吃一点?”丁宛宛脸上因为不自在而泛起淡淡的晕红。

  “好啊。”她都亲自来邀请了,他怎么可能拒绝呢?“我刚好也饿了。”

  走在丁宛宛身后,孟靖川看着餐桌上的家常菜,还有坐在一旁两个可爱的稚儿,突然十分满足,这是他梦想了八年的场景,这一刻居然实现了,他感谢上苍的慈悲,让他有机会与他们重逢。

  这一刻的感动,让他决定要好好把握机会,他不想再一个人抱着无尽的想念过一辈子,从这一刻起,他不要再让他们离开他的身边!

  一听说丁宛宛家的惨况,吴巧婷第二天下班就赶到书店询问她最新状况,在听到他们住进孟靖川的工作室时,她马上激动的大叫。

  “为什么要去找他求救啊,你们可以来投靠我啊!”

  “孩子们想去,而且你家离这里有点远,孩子们上学不方便。”丁宛宛虽然很想表现得一脸无奈,但眼中的喜悦却是遮掩不住的。

  “别告诉我,你也很想去!”吴巧婷头痛的斜眼瞪着她。“难道你学不会教训吗?居然妄想吃回头草,你疯了吗!”

  “我哪有啊,只是借住一下,等二楼整理好我们就搬回来啦,而且别说小阳很开心,小风也很喜欢住那边……”丁宛宛原本还很理直气壮,但在吴巧婷越来越狠戾的瞪视下,她越说越小声。

  “我早就反对你让他们相认了。”吴巧婷担心地皱眉。“这下好了,搞不好等二楼整理好,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回来住,孩子们搞不好会因为新鲜好奇想跟爸爸住,我看 你到时候怎么哭。”

  “不会吧……会吗?!”她根本没想那么多,可是一经好友提醒,她开始担心了。“可是他说过,不会跟我抢监护权的。”

  “但如果小孩想跟他,他也有可能改变主意啊,你这个笨蛋。”吴巧婷猛翻白眼。“假使真像你所说的,他是鼎鼎大名的偶像剧编剧,经济条件优于你几百倍,到时真的闹到打官司,他绝对压倒性的赢 你。”

  “那我现在怎么办?”不行,她不能失去孩子们,他们是她的命啊。“我马上去把他们带回来。”

  “不行,这样等于撕破脸,如果孟靖川生气,马上打官司跟你抢,你绝对输得一塌糊涂。”吴巧婷虽然生气,但还是理智的分析着。“既然事实已经造成了,你只能静观其变了,但是要不断提醒孩子们,你们只是借住一阵子,等家里整理好就要回家了,不然会打扰到大人们的工作之类的,让孩子们知道他们不可能一辈子都住那边。”

  丁宛宛点头。“这个好办,因为他家里白天都有三个助理在工作,我还交代他们今天放学回那边之后要乖乖待在房间里,不要在客厅吵到别人。”

  “总之,快把二楼整理好才是最重要的。”

  “嗯,我知道,只是房东说木质地板全毁了,要重新弄过……不知要弄多久。”“你好自为之吧。”吴巧婷一脸爱莫能助。

  秦振凯不敢置信地瞪着那人小鬼大的孩子,更不敢置信那孩子的父亲居然还一脸得意骄傲。

  “你儿子还这么小就知道用诡计毁了房子,你不怕他长大后更可怕啊?”

  “叔叔,我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还有,这件事我经过老爸同意,而且我们很快就告诉老妈二楼淹水,所以没有造成书店的损失,又能让老爸老妈有机会相处在一起,虽然二楼毁了,但我觉得很值得,只是对不起房东伯伯,因为他要花钱重新装潢二楼,但老爸说之后会找机会补偿他。”孟立风有条不紊的解释着,他这可都是经过计算的,可不是贸然行事。

  “天啊,这小家伙真像你以前的死样子……”秦振凯啧啧称奇,下一秒却突然感伤了起来。“唉,真让我怀念啊!”

  他看着好友冷静的面容,他眼神中少了冷漠与年少时的意气风发,多了历尽沧桑的忧郁与充满思念的深情。

  他亲眼看着好友被思念折磨了八年,冷漠骄傲被磨得一丝不剩,几乎变了一个人。

  “今天我找你来,是想跟你说预定的小说行程要延后,等这部偶像剧剧本结束后,我要专心一志的将宛宛追回来,没空写作。”

  “可是,距离上一本《夏娃的脸谱》已经过了一年又九个月,再往后延,我担心上面会说话,而且我们已经接到许多读者的来信和电话,都在询问丁念川老师最新的悬疑推理小说什么时候要出,我担心我压不下。”

  原本正专心吃点心的孟立阳,突然向哥哥看了一眼,孟立风当然知道弟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老爸,你就是丁念川吗?那个写了《夜恶》还有《检察官的秘密》的惊悚推理大师,丁念川?”

  “虽然爱看书是好事,但你们妈妈怎么可以让你们这么小就接触这类型的书?”孟靖川蹙眉,脸上有着不能苟同的严肃。

  “老妈才没有给我们看,是老妈自己很爱看,她是丁念川的死忠书迷!老爸,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就是丁念川?”孟立风对这样的巧合感到讶异和兴奋。

  “你妈妈是我的死忠书迷?”孟靖川一听,心中的喜悦瞬间涨满胸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