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桐伊 > 老爸的交易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孟靖川淡漠的眼睛在两个小孩身上快速扫了一下,正想移开时,视线却禁不住的停留在孟立阳的脸上,那熟悉的天真令他的思念瞬间窜烧,他突然快步接近孟立阳,手才一伸出去,就被另一个 有着同样脸蛋却充满敌意的小男孩挡住。

  “你要干么?”孟立风马上将弟弟护在身后,警戒的瞪视着他。

  “靖川,你怎么了?”秦振凯不懂好友怎么会突然有那样的动作,别说小朋友吓到了,连他也一样。“嗨,你们还记得我吗?小朋友,你还邀请我今天去你家的二手书店参观不是吗?”

  “书店在中庭出去右转的人行道上。”孟立风分心看了秦振凯一眼,但依然护着弟弟。

  “这是我的朋友,他没有恶意。”他头痛的解释着。基本上只要工作开关一开,靖川就能恢复冷静并发挥惊人的才情,但工作一结束,他就会变一个人,令人捉摸不透。“靖川,你到底怎么了?”

  “他好像宛宛……”孟靖川虽然此刻一改颓废,被助理照顾得人模人样,但只要一触及丁宛宛相关的事,他就像失了魂魄般的无助,所以他才会选择在荒烟蔓草的山区独居,就怕自己会不守信用去寻找他的宛宛。

  “丁宛宛?有吗?”秦振凯狐疑的看着。孟立风一听到眼前这个意图“染指”弟弟的怪叔叔喊着老妈的名字,戒备的眼睛瞬间迷惘了起来。

  而孟立阳则是童言童语的喊着,“小风,他们知道妈咪的名字,应该是妈咪的朋友啦。”他的童言童语让两个大男人突然像被雷打到般的震惊。

  “妈咪难怪我一直觉得熟悉又有趣,这两个孩子根本就是你跟宛宛的翻版嘛,我记得宛宛也替你生了对双胞胎,对不对?”秦振凯不敢置信地瞪着双胞胎,仔细观察着。“两个小家伙长得像妈妈多一点,但是鼻子和嘴巴比较像你,那么那家书店一定是宛宛开的吧,我们快去看看!”

  “我不能去!”孟靖川甩开秦振凯欲拉住他的手。

  “为什么?你那么爱她,这八年来疯狂的思念着她,既然有机会见面,为什么不去?”秦振凯蹙眉看着他,却发现好友一脸的担忧。

  他这才想起离婚后,他曾数次陪伴靖川去丁家想要挽回宛宛,因为好友根本放不下他们母子三人,但是宛宛不但不听解释,还说出非常狠心决然的话—“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不然我就 带着孩子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信你试试看!”

  一个总是充满阳光的小女人会这么失控的声嘶力竭大吼,老实说当时他们都吓傻了,靖川更因此了解宛宛是真的执意想要离开他,才决定不再挽回。

  因为他舍不得她不快乐,不想要她越来越悲伤,既然她已经听不进任何解释,他只能离开她的视线范围,独自一人承受着思念爱人的伤痛,只要她恢复原有的开朗就好。

  “小阳,我们该回去了。”孟立风精明聪颖的小脑袋瓜已经大概推测出眼前这个看到弟弟就冲动跑来的男人,有可能是何方人物了。

  他将孟靖川那痛苦的表情尽收眼底。他终究是个八岁的孩子,虽然他过去觉得没有爸爸不是多么严重的事,但当疑似爸爸的男人就站在他眼前时,他心里依旧不禁埋怨起对方的无情。

  “好。”孟立阳跟着哥哥走,但走没几步,又回头扬起可爱的笑脸。“你们要不要来我们家的书店,我们家有很多书喔。”“小阳!”孟立风大声斥喝。

  孟立阳可爱的眼睛一瞇,吐了吐舌,然后马上小跑步上前牵起哥哥的手,一起离开中庭。两个大男人顿时心酸酸的,因为那小男孩可爱的动作,完完全全就是当年孟靖川责骂丁宛宛时,她会有的反射动作。

  “八年了,也许宛宛没有这么生气也说不定啊,而且你不想他们吗?”秦振凯看着两个小家伙离去的背影,欷吁的说着。没想到,父子三人重逢的场面,竟是这么陌生又冷静。

  “我不敢赌。”孟靖川摇头,转身往回走,虽然看见自己的骨肉令他雀跃又激动,内心更是渴望见到她,却因为她当年决然的话而不敢向前一步。

  秦振凯无奈地看着好友。

  只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离婚的真正原因,虽然当时宛宛忿忿不平地控诉靖川外遇背叛她,但根本就没这回事啊,那时候刚退伍的靖川为了不伸手跟家里拿钱,他瞒着她到工地上班,天天为了爱妻和孩子奋斗赚钱。

  虽然他为好友不值,认为他应该去报社或出版社上班,虽然一开始薪水很少,但只要熬过去,依他的才情一定很快就会出头天,可是靖川不要。

  因为他舍不得宛宛和孩子吃苦,宁愿苦了自己,埋没自己的才能,也要让他们吃好的、用好的。

  他曾经以为好友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可是没想到宛宛一生完孩子之后性格大变,疑心病也越来越严重,一天到晚吵着要离婚。

  一开始他们都认为那是产后忧郁症,想带她去看医生,可是她坚持自己没病,直说有问题的人是靖川……最后,宛宛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总是开朗的笑脸被忧伤哭泣所取代,这让靖川非常自责与痛苦,他们终究还是离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