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佟芯 > 冒牌钦差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为什么段绍央都醒来了,你还不醒?你去了哪?

  你不经我同意就闯入我的世界,额覆我的生活,夺走我的心,将我变得不再是我,现在怎么可以不负责任的长睡不起,不听听我的声音、不醒来看看我?

  听着,我不准你一直睡着!

  庞穆真朝罗巧妍命令道,等待的这一个月,他历经了期望、失望、灰心丧志、绝望到现在的雷霆大怒,一张清俊的脸早被消磨得樵悴落魄,清瘦好多,变得不成人形。

  他只庆幸,随着段绍央的坦承罪行被收押,在绍王府里发现被烧的花田和金库,结束这桩案件后,皇上体谅的放了他长假,要不然,他恐怕要冒着触犯龙颜的风险辞官,也要待在妻子身边。

  “巧妍,快醒来,你不是最喜欢吱吱喳喳说话吗?不说话你不闷吗?”等不到躺在床上的她回他一句话,他怒气大消,化为疲倦无奈。

  “巧妍,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去救那种人?他不值得你救啊……”

  庞穆真埋怨道。后来他才从审问段绍央的人口中得知,她本来在第一时间就跑出木屋了,是为了救有意自尽的绍段央才重返火场。

  如果她没有回去,她就不会昏迷了……但,那也不会是他所爱的她了,她不是个会冷眼旁观看人死的女人。

  庞父踏入房里,刚好听到儿子正对着昏迷的媳妇说话,十分心疼,如果他早知那个杀千刀的绍王爷会强掳媳妇到那个小岛上,他一定会保护好媳妇……不,打一开始他就不会让她赴宴。

  “真儿啊,你早膳只吃一点,现在都午时了,爹要厨房做点好入口的粥,你多少吃一点吧,有体力才能照顾巧妍啊。”

  小彩端着热粥在庞父后头跟着劝说:“是啊,少爷,你先吃饭吧,少奶奶由我来看顾。”

  庞穆真的目光一眨也不眨地落在罗巧妍的脸上,喃喃道:“爹,巧研会醒来的吧?她并没有死“是,她不会死,巧妍这丫头总是笑得那么开朗,做什么事都那么有活力,她不会死的。”庞父安慰儿子道,可那酸楚的语气,听起来却不怎么乐观。

  “爹,巧妍是特别的,她不是一般人,不是这个朝代的人……”他仍积极抱有希望,深深认定妻子能从千里迢迢的未来穿越到他这个朝代,绝不会那么简单就死了。

  庞父听不懂儿子在说什么,只当儿子犯了傻,叹息道:“爹知道,就像你娘在我的心目中也是最特别的,不是一般人。”可是,他起码和他己逝的妻子当了三十年夫妻,有三十年的回忆可回味,儿子还那么年轻,正新婚燕尔,怎么有办法失去最擎爱的妻子?

  “少爷,我相信少奶奶会醒来的,大家都在等她。”小彩红着眼眶说。

  这些日子房外也随时有下人停伫,少奶奶平时没架子,对他们又好,他们都很关心她的状况。

  这时候,有下人跑来房里禀报道:“少爷,田道长来了,他在大厅等你。”

  闻言,庞穆真阵光一亮,精神抖擞道:“我马上去!”

  “真儿,也许这次又是骗人的……”庞父拉住儿子,不忍儿子一次次抱有期望又失望落空。

  “爹,那位道长是我朝国师的同门师兄弟,专攻茅山道术,如果不能相信,那我就半点希望都没有了。”他苦笑道,见父亲松了手,立即踏出房门,亲自到大厅接那位高人到房里来。

  “你的妻子本姓罗,罗巧妍,不是我朝之人吧?”

  庞穆真听闻后大为震惊,有多少道长都说是鬼魂纠缠,或说是她前世的业障,只有这个田道长一眼看穿她的秘密。

  田道长又道:“令夫人的魂魄己不在这具躯壳里,不过她还有气息,代表她的魂魄只是暂时出窍,没下阴间,但若不快点让她回到身体里,成为游魂的她渐渐失去记忆,就会在人间迷失,被比她大的鬼魂吞没,或是被阴间的牛头马面当成寿命己尽的游魂带走,到时候,她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他脸色苍白的恳求,“田道长,请你务必救救内人,无论要我付出多大的代价当谢礼,我都愿意。”

  田道长是个性情中人,挥了挥手道:“我早就隐居在山上,不管这个了,是我那个师弟说皇上拜托他,我推不了才来的。既然我来了,就当作我们有缘吧,别再提什么谢不谢的,只要请我吃一顿好菜好酒就好。”

  闻言,他对田道长更加敬重了。“是,我会准备好的,请道长务必帮忙。”

  “我来算算令夫人现在在哪儿。”田道长掐手算着,神情充满疑惑。“这是她原本待的地方吗?还真是稀奇古怪,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景象……找到了!她似乎是迷路了,走走停停的,我来办场法会,让你带她回来吧。”

  庞穆真听到可以带妻子回来,一时喜上心头。

  田道长却立即慎重警告,“不过,这法子会有风险,我的法力只能帮你打开那个通道送你过去,你得在一炷香的时间里找到她、带她回来,否则连你也会迷失没命。”

  听到自己或许会没命,他脸上没半点犹豫。“请田道长送我过去吧。”

  看出他对妻子的情深意重,田道长摸了摸胡子笑道:“记住,只要你的心强烈的呼唤着她,想着她的模样,自然就会找到她。等你找到她,两个人共同抱着要回来的心情,自然就会回来了。”

  庞穆真不知自己何时睡着的,只记得他一闭上眼,听到田道长念咒,就失去了意识,茫茫然醒过来后,便看到四周都是陌生、奇异的景象。

  这是哪里?

  有很高、美轮美奂又五颜六色的奇怪屋子:有很多轿子在路上跑,有四个轮子,也有六到八个轮子的,跑得奇快:有穿着稀奇古怪的人们,男人们都留着短发,少数女人也有留短发,还穿着极短的裙子,露出长腿来:有的人们还骑着奇怪的马儿,头戴着笨重的头盔……田道长有说看到奇怪的景象,莫非就是这个样子?这就是未来?

  他暗忖着,一顶“轿子”猝不及防的撞向他,他瞬间僵住,看着“轿子”穿过自己,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一抹魂魄。

  你得在一往香的时间里找到她、带她回来,否则连你也会迷失没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