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佟芯 > 冒牌钦差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我不要跟你一起死,我不是葛心妍,真正的葛心妍早在那一场火里被浓烟呛死了!”她吼出了秘密,己顾不得这样会暴露身分。

  他自地上站起来,直视着她,眸中流露惊诧疑惑。“你在说什么?心妍,你就站在我面前啊。为了确定我没认错人,我派人调查了,庞穆真娶的人是你没错,虽然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在失去记忆后个性大变,可是我一一”

  砰!罗巧妍一拳揍上他下巴。

  “葛心妍会像我这样打人吗?你心知肚明我个性大变,那是因为我不是她。当你说起你和葛心妍的事时,分明早就不把我当成葛心妍。”

  “不,心妍没死,你说谎,你明明是她!”他抹抹唇上的血,纵然太清楚她与葛心妍的不同,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拒绝相信这种荒谬的事。如果她不是葛心妍,那她是谁?

  砰!她又往他腹部击出一拳,再反扣他的手,将他重重一摔。

  他全身疼痛的摔在地上,被她惹毛了,他发狂的奔向她,两人对打了起来。

  起初,段绍央没见识过罗巧妍的空手道招式,更小看她这个女人,在打斗上吃了亏,之后,他发现她打他、踢他可不手软,终于用尽全力反击,变成她打得很吃力,毕竟她所学的空手道没有轻功这一项,也没有古代武功那么变化多端,不像段绍央一下子就能飞到她背后攻击她。

  可是,她不能输,不能被他拖着一起死。她要让他认清楚她是谁,让他知道,他毁了一条永远无法挽回的宝贵性命。

  “我不是葛心妍!我叫罗巧妍!”

  罗巧妍自地上爬起来攻击他,被打败,又爬起来,再打。

  终于,她把段绍央的毅力也磨平了,两人可谓两败倶伤,各躺一方。

  她累得筋骨都发酸,动不了,闭上眼不断喘息着。“这样他就会死心,不会再当我是葛心妍了吧……”

  不知躺了多久,隐约间她好像听到有人拖着脚走路的声音,只是她累得爬不起来,一直到闻到一股木头的烧焦味,她才惊觉不对劲的撑起身子看,她被段绍央的举动吓得半死。

  因为,她竟看到他手上拿着火把在放火,点燃了床、桌椅和木柜。

  段绍央瞥了她一眼,不知怎地,她觉得他的眼神变得好平静,平静里带有绝望,像是他彻底领悟了什么。

  “心妍,你死的时候很痛苦吧?别怕,我来陪你了……”

  她听得都打起寒颤了。他还是想死?!

  她可不想跟他一块死!

  她冲出小木屋,对,她要逃,她才不管他这个想将她拖下地狱的烂人,她要划着她的小船离开……但跑到一半,她又停了下来。

  子骋,我等你,我会一直等你。

  想起葛心妍在日记上写下的最后一句话,她完全明白了。

  葛心妍那句会一直等他,是指她要等段绍央赎完罪后才回到他身边吧?她并没有要离开他,更没有不爱他,如果段绍央现在死了,他就永远不会知道葛心妍真正想对他说的话了……“可恶!我干么那么鸡婆?”罗巧妍转过身,边骂边往回冲,虽然他很可恶,但她无法眼睁睁看着有人在她面前死去。

  当庞穆真和下属快马加鞭赶来绍王爷的别院时,己过了午时。

  别院里热闹非凡,中庭里有特技杂耍,后院有舞伎们摇摆着妖娆身段献舞,大厅内更有从京城请来的当红戏子演戏,奢华又享受。

  庞穆真拿出钦差大臣令牌,一路顺畅的进了别院再入中庭,吓坏了席上一大票看杂耍的客人们,有客人和下人看见他手上的令牌,立刻恭敬的跪在地上。

  “真儿,你怎么来了?”庞父也在座席上,吃惊的喊道。

  “爹,巧妍呢?”一看到父亲,他先是替父亲的无恙松了口气,但巧妍不在人群里,仍令他一颗心高高吊着。

  儿子这么一问,庞父便心虚了起来,他得看牢媳妇的,却待在这里看杂耍。

  “绍王爷带巧妍去搭船游湖了……放心,有小彩跟着,几位大人的千金也一块去了,应该没问题……唉,我本来要一块去的,但早上起太晚,她们早出发了……”

  “她们是早上出发的?”他捉到早上这个关键字眼,再问一遍。

  “是啊,到现在还没回来……”庞父一怔,这才想到早过了用午膳的时间,未免也去太久了。“真儿,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庞穆真没有回答,脸色益发难看的思忖着。

  如果说妻子是和一群人去游湖还不要紧,只是……绍王爷真的不会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吗?

  这时候,小彩神情慌张的从右方跑来,模样看似狼狈,看到庞穆真出现在别院里,流露出获救般的表情。

  “少爷,快去救少奶奶!我被绍王爷骗了,他派人说要请少奶奶一起搭船游湖,把少奶奶载走后,竟派人将我关在柴房里,要我不得吭声,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庞穆真闻言沉下脸,目光凌厉的扫过别院里跪在地上的下人。“王爷人呢?他带我的妻子去哪里游湖?”

  以总管为首的几个下人知情,却神情怪异,不敢说出来。

  “快说!绍王爷绑架了我的妻子,还背着杀人罪和从事非法买卖的嫌疑,你们还想替他隐瞒吗?”

  总管多少也知道一点内情,冒着冷汗禀报,“王爷带庞夫人到后山的月泌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