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佟芯 > 冒牌钦差妻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她错愕的看着他这温柔亲密的举动,却忽地有一股极淡、几乎快消失的香气钻进她鼻腔里。这味道是她捉起他的衣服仔细嗅闻,脸色大惊。

  为什么他衣服上会沾有芙荆花的香气?

  不会吧,他该不会是……“心妍,就算你失去记忆,个性跟以前判若两人,也没关系。”

  什么?罗巧妍抬起头,就见段绍央漆黑的眸底闪烁着异样冷光。

  “我们私奔吧。”

  她一震,全身僵硬到不能动弹。

  今天她受到的惊吓也太多了吧?

  辰时,庞穆真在刑部办公,探子阿勇求见,他立即放下手上的事召见。

  “大人,香料的事照你所说的吩咐去查,终于查到了。”

  “快说!”庞穆真精神一振,他照着妻子的话改调查购买芙荆花种子的客人,果然有消息了。

  “有个陈姓花商说,寻常人不会买芙荆花的种子栽种,但四、五年前有个男人跟他买下手上所有种子,还细心询问了他种植方式,让他印象深刻。也因为这种花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所以他后来追上想跟那人提醒这件事,那时候他听到那个人的同僚喊他陆靖……大人,陆靖是绍王爷最得力的手下……”

  庞穆真愣住,万万没想到会从下属的口中听到绍王爷这名号。“会不会是同名同姓……”

  阿勇机灵道:“我就怕是这样,所以有问花商那个人的脸部特征,幸好那个花商有特别记住对方的五官,我找了画师作画,确实是陆靖本人没错。”

  庞穆真一手培育的阿勇办事能力很强,连同陆靖的画像和段绍央的相关文件都递上了。

  这下,庞穆真再吃惊,也很快沉着下来,接过下属递来的画像和卷子看,暗付绍王爷的手下会买这种子,绍王爷肯定和案件脱不了关系。

  这时候,有人闯进来了,又传来捷报。

  “大人,捉到杀害柳金城等人的下毒者了!那个人是新来的狱卒,之前没怀疑到他,是因为他有不在场证明,现在戳破了,他是最有嫌疑的人,一捉到他,还没受审他就心虚的供出来自己只是收钱做事,支使他的人叫陆靖。”

  又有一条线索明确的指向绍王爷!庞穆真更认定他有强大的嫌疑。

  如果段绍央真的是幕后主谋,那么很多事就都说得通了,例如柳金城等人打死都不招出主谋名字,就是怕会遭到绍王爷灭口,或者是认为绍王爷有能力救他们,才想为绍王爷守住秘密。

  而柳金城的共犯和下人们看到的那位神秘年轻男人,极有可能就是绍王爷,才有办法教柳金城等人畏惧的服从,且有权势和金钱创立那么大的娈童集会拍卖场,在天子脚下瞒天过海那么久。

  至于金库……该不会是在王爷府的某一处,所以他才一直找不到?

  “马上派人到绍王府,捜查花田和金库。”他唤了刑部的人来,果断下了命令,宁愿冒着得罪贵族的风险,也不愿错过一丝破案的机会。

  但说完后,他心里却仍感不踏实,像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直到罗巧妍那张巧笑倩兮的丽容无预警地从脑海里闪过,他倏地大惊失色。

  他居然忘了,爹和巧妍此刻人都在绍王爷的别院里!

  绍王爷知道他在查这桩案子,当初寄帖子邀请他们夫妻赴宴是别有目的吗?现在爹和巧妍都在他手中,他会利用他们来制衡自己吗?

  待再看到卷子上记载的某一处时,他脸色更加阴骇一一绍王爷的字是子骋,他的目标是巧妍!

  “阿勇,去备车,我要马上出发到绍王爷的别院。”

  阿勇听了一惊。“大人,别院在城郊,坐轿子也要两、三个时辰才会到……”

  “那替我准备马匹,我要快马加鞭赶去。”

  罗巧妍震惊的圆睁着眸子,久久才回过神。

  “私奔?你疯了!”

  段绍央确实是疯狂的,一双黑眸充满了兴奋之情。“心妍,你看,那边那间小屋里备妥了食物,我们可以在这儿住上一个月也没问题。你腻了的话,我有很多钱,我们也可以搬去别的地方住。”

  她可听不下去,将肩上他披的外衫用力砸还给他,咬牙道:“绍王爷,你听好,我爱的只有我的丈夫,过去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听了脸上没有一丝不悦,还朝她笑得快意。“心妍,你只是暂时忘了我而己,有一天你会想起我的。”

  罗巧研听得心都凉了。

  “糟糕,吃饱了就想睡觉,在我醒来前你好好想想吧,你一定会想通的。”他伸伸懒腰,痞痞的道,然后脚尖一蹬,跳到粗壮的树枝上歇着。

  她看他还真的飞上树睡觉,一副老神在在她一定会妥协的样子,哼!她才不会让他得逞,她一定要从他身边逃出去。

  当然,她也非逃不可,他衣服上沾有芙荆花的香气,若真有涉及娈童案,她待在这里就有可能成为他用来威胁丈夫的工具,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不过,这里是湖中的一座小岛,连艘船都没有,她要怎么逃?

  游回去?看到一望无际的湖面,她脚都软了。

  求救?这时代没有飞机,不会有人看到她在地上画了个大大的SOS。

  那烧柴生火引起注意呢?也不行,一来会被树上的段绍央发现,二来她没有打火机,更不会钻木取火。

  怎么办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